網摘:就六四問題做出的幾個澄清

[2009/02/03 – 2009/04/10]

  • 引述 :『请允许我毫不负责的告诉您,他拥有首席科学家、教授、博士、专家、院长、会长等等头衔,
    他同时在以下单位工作:协和医院、北京大学、中国生命科学院、中国高原生物研究院……』
  • 引述 :『既然生肖取决于干支纪年,所以生肖的起始亦要按照干支纪念–而后者是以每年的立春作为一年的开始的。这也就是说,真正意义上的己丑牛年,是从2009年的2月4日立春开始的。』
  • 引述 :『这是因为许多钞票和票据设计中使用了一种叫做EURion constellation的秘密符号图案技术,许多图象编辑软件(以及一些扫描仪和图像复印设备)都可以检测到它。』
  • 引述 :『美國和香港的右派教會在道德議題上的最大特點,就是把它全部收縮窄化到性上面,似乎除此之外別無其他公開集體行動的理由。電視上有露點鏡頭,他們投訴;同志要求平權,他們就上街。但我卻從未見過「明光社」投訴報章醜化新移民,也從未見過教會為了增加綜援金額而發動信徒去包圍立法會。』
  • 引述 :『兩人去年底簽定婚前契約,鉅細靡遺規定生活細節,包括每月只能「炒飯」5次,超過一次以50萬日幣(約18萬元台幣)計,若不戴套也要「加成」50萬日幣。高城剛想嘗試不同的性愛花招時,也要事先與澤尻溝通。』
    還不如不結
  • 引述 :『对那些帮助过牛博的朋友们,我会永远感激;对那些偷偷下黑手或是落井下石的同胞们,我也会像伟大的犹太人一样,或是像敬业的贼一样,永远惦记着你们,咱们”解放”后见。』
  • 引述 :『希望这场大火能让相关部门考虑考虑,新闻到底需要不需要联播。』
  • 引述 :『就是這樣的要求,也完全被政府置之不理。沒有別的理由可以解釋,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這樣的政府,就是一個沒有人性的政府。』
  • 引述 :『是一个完整的Proxy解决方案: 与常见的HTTP Proxy不同,GAppProxy运行在Google App Engine上,不需要专门的服务器,这是最大优势.』
  • 引述 :『在這裡你可以把你的噗,嵌入到你的部落格文章裡面。』
  • 引述 :『这样一个震惊全国的”国内首例防病毒公司传播病毒案”,竟是个别执法人员与商业公司联手制造的一起假案。』
    1,這篇報導能出大概是強調了是「個別執法人員」
    2,有趣的是被抓的都是副的
  • 引述 :『联合国为悼念周恩来下半旗并不是破例之举。联合国于1947年制定了一部旗典(Flag Code)。其中有关致哀的规定是:凡成员国的国家元首或者政府首脑去世,必须在纽约总部和日内瓦的办事处降半旗致哀一天。因此1976年1月为周恩来降半旗只是例行公事。』
    就是一個意淫出來的故事.關於周恩來的謠言,還不止這麼一個
  • 引述 :『这次听证是由香港当局已安排法官、检控官到温哥华,并租用该法院法庭进行。作证租用地方的费用,由香港当局支付,有关程序相信会按香港法庭审讯的程序进行。』
    陳冠希老師有成功多花了香港納稅人的錢
  • 引述 :『中国的创业环境(这里特指上海)之恶劣不是你能想象的,不管你注册没注册公司,只要电信认为你在办公,那么好吧,你一年的上网成本就是48000。』
  • 「躲貓貓」引出來的
  • 引述 :『顺着这条路子,本想着百度出这个问题的答案,不料适得其反,我又百度出了更多的问题』
  • 引述 :『总理,你离开的时候能否把我们这些网民的提问打包带走?』
  • 引述 :『若然議會是神聖莊嚴的,那麼我相信那裏容不下的不是掟蕉的暴力,而是面具背後那偽善的暴力。』
  • 引述 :『删掉这两个镜头《色戒》都可以当做主旋律了,革命者气节不亏,只是失败而已,与阿汤哥的《刺杀希特勒》没区别嘛。高,实在是高!只是这已不是”李安作品”,而是”平安”作品了。』
  • 引述 :『《解放日报》日前高调报道”卧槽泥马”,编辑、记者、受访者均是糊涂蛋,竟将后人杜撰的”卧槽泥马”典故当真』
  • 引述 :『從去年施政報告的「進步發展觀」,到今年預算案的「反經濟周期」,還有那些徒具虛名的「綠色經濟」、「創意經濟」等口號,市民對政府千姿百態的政治修辭早已好生厭惡。』
  • 引述 :『金融海嘯讓許多內地年輕人意識到,牀上的恩愛比花天酒地更加美好和實惠。近期一些城市的安全套和情趣內衣銷量都上升,而色情網站瀏覽量和地下性交易數量也有增長。』
  • 引述 :『個人認為,「港男」並不存在。』
  • 引述 :『教育本是為了培養學生對真理持之以恆的追求與全人的發展,公開考試與大學只是為了成就教育目的才存在,可是基於市場化環境,卻本末倒置了,本是為了評估及輔助學生的發展工具,卻成為了教育的追求目的。』
  • 引述 :『評議員用了五、六小時討論出版《六四特刊》的事。評議員主要是反對編委會打算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的六四燭光集會上派發特刊,亦有評議員對應否出版存疑。』
  • 引述 :『我只是期望,谋智网络的诸位,能有更多的时间,跟招商银行的技术人员呆在一起,跟支付宝的技术人员呆在一起,跟更多愿意支持标准的网站开发者呆在一起。』
  • 引述 :『毓民又好有創意咁問到,成日睇傳媒報道,都見到有「政府消息人士」向傳媒放風,究竟以呢個身分向傳媒放風,例如開吓飯局咁,使咗政府幾多錢呢?』
  • 引述 :『「 外 交 代 表 」 已 被 嚴 格 定 義 , 僅 限 於 使 館 館 長 或 具 有 外 交 官 銜 的 使 館 工 作 人 員 。 顯 然 , 津 巴 布 韋 總 統 穆 加 貝 不 是 使 館 館 長 或 工 作 人 員 , 因 而 不 可 能 是 「 外 交 代 表 」 。 』
  • 引述 :『台灣要獨立只需要一個原因,台灣人要一個獨立的國家。這樣就夠,我們要有美國獨立那時候的精神,就是這樣。我們不但不要仇中,反而要幫中,因為通往台獨的道路是經過北京,不是華盛頓。只有強大而自信的中國存在,台灣才有獨立的可能。』
    問題是當中國真的強大,台灣會不會還想獨立?
  • 引述 :『一场简单的讨论,几句逆耳的批评,最后以和菜头污秽的怒骂结束。』
  • 引述 :『但今次有數據支持,為何還要打著男女平等旗號說男教授歧視女性?再者,說「男生精於邏輯思維,女生擅於組織與表達」根本並無貶低女性之意』
  • 引述 :『議員永遠不是道德的示範單位。因為他們的權力一定不及有明顯道德教化作用的家長、教育及當權者。假定我們相信議員是道德示範單位,而對議員行為不予道德批判就等於社會原來接受這套道德規範,即代表市民相信言而無信、相信否定歷史、相信有奶便是娘西瓜靠大邊、相信不能講廣東粗口但能舉西方粗口手勢。』
  • 引述 :『議員說得對,這些都是納稅人的錢,是公帑,倘若計劃具爭議性,不如公投吧,讓納稅人可以發聲,不要把場景計設成只有僱主、政府和學生對壘,當納稅人透明。』
  • 引述 :『大家口口聲聲說的”不安”,到底是甚麼回事?如果擔心的是面對裸體時,不隨意肌會活動起來,用”不安” 這字,會否暗示了某種生理狀態是非常危險的,要滅絕一切讓它出現的可能?』
  • 引述 :『若果大家無法容忍議員,在議會內講粗鄙言詞,那麼就應該更不能容忍以下的種種事情。』
  • 引述 :『更根本的,難道不是城市對露宿者的焦慮麼?該尼泊爾人無家可歸,拾人殘羹餘唾,兩個紅白藍就是全部家當,間或問晨運客借支煙仔食,向山上小草撒野,諸如此類。』
  • 引述 :『「 你 的 恤 衫 跟 我 的 床 單 很 配 襯 : 你 屬 於 我 張 床 。 」
    ‧ 「 你 現 在 處 境 很 危 險 , 因 我 控 制 不 了 慾 望 。 」』
  • 引述 :『盛大的过滤一言以蔽之就是简单、粗暴、傻逼、二百五。有这帮蠢材看着互联网,也就怪不得草泥马这种动物在当今中国如此风行了。』
  • 引述 :『六四屠殺發生的主要地點,不是天安門廣場,而是長安街上。那麼我們的問題就是:明明已經有部隊不需要通過長安街就可以控制天安門廣場了,為什麼還要在長安街上用機槍坦克進行武力鎮壓?』
(本文共被 150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