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摘:請傳媒放過我們

[2008/07/25 – 2008/09/18]

  • 引述 :『要批評與評價的,不該單是中國政府的民主與開放,更不是中國政府是否「達標」,而是由奧運會所代表及象徵的跨國企業及資本主義擴張,以及它與中國政治體制兩者之間的糾結。』
  • 引述 :『嘩劇中這個角色的人生算幾幸福喎,人生最大的遺撼,也不過是沒有會考。而不是至尊寶那種曾經有一段愛在我面前,我沒有珍惜……或是父母雙亡老婆走佬被奸人陷害……那類的蕩氣迴腸。』
  • 引述 :『我想效法"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協會",作一個貼紙,叫"給傳媒的遺書",內容是如果我日後有何不測,也懇請傳媒不要到我的blog、flickr、facebook 偷照片及文字,亦不要轉載我親友在網絡上給我的思念文字到報紙上去!』
  • 引述 :『作為一個微不足道的Blogger,我能夠做的就是懇求傳媒高台貴手,在這些事上也保障一下受害者及其家人。他們大概已經夠苦,如果大家留情一點,不刊登這些東西當幫忙可以嗎?』
  • 引述 :『会在每篇文章的最后加上一个Recommend to Douban
    点击后可以写comment,需要登录豆瓣 』
  • open office改造版
  • 引述 :『由于《黑玫瑰之义结金兰》缺少当红大明星,只是小投资拍摄,没有太大的市场压力,于是"菩提老祖"便肆无忌惮的大玩特玩。其中介绍主创的片头就堪称香港电影中最有创意的。』
  • 引述 :『眼見兩位同伴先後被人批判"回國動機不純",含冤辭世,容國團沒有向任何人告別,6月20日下午無聲無息地在一間鴨舍外上吊。他的遺言是"不要懷疑我是敵人。"』
  • 引述 :『英國終於找到自己新方向新軟力量.
    當然,北京及倫敦亦一樣取用為人熟知的符號,建構自己城市印象,
    不完成代表它們真實,或是全部的面貌,可以說,
    北京偏重自己的文化歷史,而倫敦更急於建構新的形象。』
  • 引述 :『马拉松可以在受伤后蹓达到终点并赢得观众掌声,这是因为马拉松是使用慢肌的匀速慢跑运动,不会废掉运动员,所以它成为奥运会某种传统,但你看到过跳高、跳远、100米跑这些使用快肌的选手受伤后还坚决战斗在赛场上并高呼"记得给你爹我报仇"吗,那很滑稽,不仅废掉运动员,而且容易被奥委会理解是对项目的挑衅,对观众的调戏。』
  • 引述 :『从这个意义上而言,当中韩选手拿着同为韩国出产的Samick弓开始比赛之时,胜负其实已定……』
  • 引述 :『很多人的意思是,这么多人在看,就算骨折了也要爬到终点,并自作聪明把这种其实是取悦国人表演认为是体育精神。甚至有某些一直接受假大空教育的体育评论员还认为刘翔应该走完110米,以便于取悦于他和某些观众,接受他为代表的那一类人对于体育的理解。其实这根本就不是体育精神,这就是煽情,是超女精神。』
  • 引述 :『35岁后,女性阴毛呈脱落倾向,由此推断阴毛受雄激素支配,类似的是男性有秃发而女性秃发少。』
  • 引述 :『开幕式上全部都是剽窃的韩国的文化元素。韩国鼓,韩国字,韩国音乐,韩国绘绘画。就连唱歌的小姑娘都是穿的高腰的韩版裙子。对了,我们还有一个穿着韩版裤子的领导。』
    這篇是我看過的寫得最好的奧運開幕式觀後感
  • 引述 :『谁告诉陈其钢先生及其团队,国家需要通过伤害两个可爱的孩子来维护自己的完美形象和利益?陈其钢先生又凭什么认为,他及其团队的决定就维护了国家的利益?陈先生及其团队的这种做法,非但不是在维护国家利益,反而在伤害了林妙可的同时,也深深的损害的国家的形象。
  • 引述 :『很多人都擔心自己是否包皮過長,其實包皮長並不是大問題,只要小心清潔不要讓包皮藏污納垢就行了。就如上圖:不論是否勃起的時候,都能把包皮輕鬆拉下來,這樣根本就不需要專登把它割掉。』
  • 引述 :『为什么整个开幕式活动,福娃哪去了?但是搜索了一下,发现悉尼奥运会、雅典奥运会的开幕式上都没有出现吉祥物,闭幕式貌似也没有吉祥物出现的图片,不知道这是否国际惯例了』
  • 引述 :『道歉是远远不够的,因为这对那些尊重版权和规则,尊重默契的媒体很不公平。而且没有惩罚,就不能够起到警示的作用,而且可能会成为一个坏的开头,因为犯错的成本太低,会有其他的媒体看到一个坏的榜样。』
  • 引述 :『如果闾丘露薇看到的是传说中的新华社专供境外媒体专线的新华社稿件,那个稿件分2篇,一个是纪实,一个是救援,大概加起来有2000字,我们国内的媒体和老百姓,是无缘看见的。』
  • 引述 :『人自己制造的问题,嫁祸在猫身上,其实是挺操蛋的一件事。』
  • 引述 :『香港先生選舉,所謂打造男士新主義,便是女性眼中的男士,應該怎樣做,才可獲女性的歡心。這解釋為什麼全場只有女性,因為男士在這打造男士過程,沒有發言權。』
  • 引述 :『其时奉李鸿章之命出使朝鲜的中国使节马建忠(中国近代大语言学家,当时和其兄复旦大学创始人马相伯一起出使朝鲜)建议朝鲜政府采用中国传统的太极八卦旗作为国旗使用,这个建议得到了朝鲜政府的采纳,所以,最早的朝鲜国旗是一面不折不扣的白底黑色图案的太极八卦旗。』
  • 引述 :『由"美国家庭协会"(AFA)办的新闻网站"OneNewsNow"在转载美联社等媒体的报道时,将泰森-盖伊(Tyson Gay)姓名中的"Gay"全改成了"Homosexual"(同性恋),因为恐同的"美国家庭协会"不愿意使用单字"gay",并在其网站中使用了自动更改程序。』
(本文共被 43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