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散文

形散神也散,天馬行空的散文創作

0

只想跟她說一聲加油

去年雨傘運動期間,我在洶涌的人群中看到他在發言,隨即給他發了條短訊:「我看到你了。」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他。

0

遠方有位姑娘

可能是受了世界末日的影響,2012年很多人都從香港往外跑,在我所認識的為數不多的女人裡,就跑出去了兩個,文二是其中之一,奇怪的是她們去的不是西藏,反而是一些最容易被淹掉的地方,根本不把瑪雅人放在眼裡。文二這一去已有三個多月了,我收到了她從台灣寄來的第二張明信片,我開始有這麼一種想法:她不回來也許更好。

3

倒梁游擊記:元旦第一槍

由於除夕夜玩得太晚,到了第二天,我倒像是中了元旦第一槍的人,差點沒醒過來。好不容易從床上坐起身,在我意志力仍然非常軟弱的時候,有一句話鑽到了我的腦子裡:「打響元旦第一槍。 你舉得起這種口號,不必什麼武力抗爭,第二日睡醒,就有好結果。」

2

不敢再妄稱文青

年少時自稱文青,如今想來是多麼無知又自大的表現--偶爾也會自稱「偽文青」,但那樣說正是為了表現自己是個真文青,而且我覺得效果比自稱真文青要好,就好像你要得到一個人的芳心,絕不能早早露出自己的底牌,向對方說出「我愛你」三個字。

1

訪問:從辛亥革命唱起,音樂裡的百年中國變遷

1911年春,清廷剛成立的偽「責任內閣」宣布「鐵路國有化」,將原已交商辦的鐵路線收歸國有,並和英美德法四國銀行團簽訂合同,將多條鐵路的修築權交給外國,從而在湖南、湖北、廣東多省引起聲勢浩大的群眾保路運動,是為同年辛亥革命爆發之伏線。

保路運動七十多年過去,在中國大陸改革開放不久的1985年,一位來自香港的年輕人和他們的朋友回到了大陸

13

人人天生是巨星

舊情人不僅結了婚,還生了女兒。以前她喜歡自拍,當了媽的她依然如故,但多了她女兒的照片。我不喜歡看她的自拍,卻喜歡看她的女兒。

也許我曾未有如此頻繁地去觀賞幼童的表情,於是我發現,原來小孩子的表情如此豐富,也如此自然。他們餓了便哭,飽了便笑,儘管這一刻哭下一刻便笑,但從不讓人感覺唐突。

8

老伯,把頭抬起來!

這位叫作「施純立」的老伯,我已不是第一次在旺角見到他。見到他的次數多了,令小弟膨脹,哦不,是小弟的自信心膨脹,以為已是他的知己。但今天他批上這件猶如賣身葬父的白紙衣,低下了頭,我又覺得他很陌生。

3

我告訴你那顆石頭是誰

從前有一個男人,沒人知道他長成怎樣,大家只是想像他全身赤裸,渾身都是結實的肌肉,左手紋著兩個字--「No War」,右手紋著另兩個字--「Make Love」。他每天一絲不掛地把一顆大石頭從山腳下推上山,然後那塊石頭又會滾回山腳;他又再把石頭推上山,石頭又再一次滾回山腳,如此日復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