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香港

2

盛世明珠

這幅油畫里面人是夠多的,沒有一千萬也有七百萬了吧,但有幾個人可以選特首?這不是大型油畫,這是大型謊話。 剝去華麗的外表,這幅畫與《奧你媽的運》的藝術價值應相差無幾吧。

肥彭,香港始終有你 1

肥彭,香港始終有你

Dear十年前的肥彭: 你好。你不認識我,我也沒見過你。但請你不要介意,我正在寫一封穿越時空的信,是給你的,只給你一人。在我寫這封信的前幾天,香港有一位小朋友寫了一封信給中國總理,總理的回信把小朋友統戰了過去。我希望你也能把我統戰過去,如果你知道統戰是甚麼意思的話。然而當你收到這封信的時候,你應該正為英國將失去香港而黯然傷神吧。 轉眼間,你卸下港督一職已有十年。十年前,我從電視上看到你和你的家人傷感地登上了一艘駛往大不列顛的輪船,香港這塊奶酪從此離你們遠去。我記得那的確是一艘輪船,但你為甚麼不坐飛機?大不列顛這艘巨輪已經沉沒了。我沒看到你流淚,但據說你是落淚了。如果當年的你能看到十年後的今天,也許你會覺得還有更值得你落淚的事,因為在美國面前,你們不再顯得光榮,包括你們的首相。當然,你落淚一事也許只是空穴來風。媒體都很煽情。 你不必擔心你會因此失業,因為後來你做過歐盟官員,現在還是牛津的校監,相當牛逼。但人們只會記住你是末代港督,就像我們國家的溥儀永遠只會是末代皇帝一樣。「末代港督」成為辨識你的最主要的標簽。男人希望自己是女人的第一個男人,而女人希望自己是男人的最後一個女人。你呢?如果你可以選擇。 我不知道十年前的你是否介意肥彭一名。但你要知道,這個名字真是好極了。一來,肥才夠定夠康,給香港帶來繁榮穩定,我一直以為你的中文名就是這麼解的;二來,這個名字讓你顯得親民,許多人叫你肥彭都是因為你可愛。我想告訴你,你走之後的第一位管理香港的中國人,他有一個難聽得多的名字。人們叫他「懵董」。 「末代港督」這個標簽帶給你的好處是,每當香港人懷念英國,他們就會首先想起你,而不是伊麗莎白。也許我該說「我們」,因為你離開香港後幾年,我就來了香港,成了「他們」中的一員。「我們」想念你到了一個甚麼程度呢?我給您說一件事吧。我有一個朋友,她指著一本書的封面,說那是你。如你所知,那個并不是你,而是美國總統克林頓。現在,你該知道香港人多麼想念你了吧。十年前的你知道十年後香港始終有你,你會不會稍微安慰一點? 十年前,你很難過,當中的原因是否包括中國給了你很多罵名?當年我還在中國大陸,我認識你就是從罵你的文章開始的。他們說,你在香港回歸前做了很多不尋常的舉動。但是你放心,中國人似乎并不是那麼憎恨你,當你不再是港督之時。2002年,也就是你離開香港後的第五年,中國也做了一個不尋常的舉動:中共中央黨校居然邀請你跳了一次探戈。如果是十年前,這種與蛇共舞的事怎麼可能會發生。當然,2002年你的身份變了,是歐盟官員,不是英國官員,更不是末代港督。 十年前的你,有否預料到香港回歸後的第二年就爆發了亞洲金融風暴?這條亞洲小龍的經濟從此一蹶不振,直到2006年才有所好轉。十年前的你,有否預料到2003年的另一場風暴?如果這十年,你仍是港督,你會如何處理這些風暴?這不是我要問的問題,而是所有懷念英國的香港人心中的問題。我只知道,如果這十年的香港仍是你的,那就不會有所謂普選的問題。我只對一個問題感興趣:十年前的你,有否預料到你離開香港的若干年後有一位沒有你肥但比你可愛的人出現在香港? 你不用難過,往後的十年你仍有機會來到香港,仍有機會吃到你喜愛的蛋撻。當然,香港不再是你的蛋撻,你也只是匆匆來過。 我有一位「哲學家」朋友說過,離開是為了回來。那您甚麼時候回來? 祝 生活愉快 一個沒有你肥但比你更可愛的香港市民 上 (mysinablog「寫給十年前的信」:http://cowcfj.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640058) [tags]肥彭,香港,香港回歸[/tags] Technorati : 彭定康, 肥彭, 香港, 香港回歸

0

共黨治港

拍攝於荃灣一家酒樓的廁所。該廁所臭氣熏天,足以媲美共黨。

素質問題 0

素質問題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aSVAcEBziE 這個視頻裏的母子據説是來自大陸的遊客。但是僅從這視頻我也無從判斷。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v5eqayucRE 這是一個香港年輕人在接受電視臺訪問所說的話。 暫且不去考慮第一段視頻裏的母子是否大陸遊客,先說關於大陸的隨處小便問題,我不僅親眼看過,而且自己小時候也做過–也就是說隨地小便的問題在大陸的確存在著。這裡要討論的是,香港市民的素質和大陸同胞的素質相比,何者更高一點?本來這樣的討論是危險的,會導致某些人的人種優越感或者地區優越感,甚至挑起之間的對罵和仇恨。但是很不幸,這種討論早就已經存在了,這種種優越感也已經存在了,不是我等所能控制。 之所以隨地小便的情況在大陸很普遍,除了是人的素質問題之外(這又牽涉到國民教育之類的龐大問題),還有公共設施不夠等等問題。中國雖然發展迅猛,但發達地區也就集中在沿海少數幾個城市,你想想,在西北的草原、落後的農村,甚至一些小城市,你能找到多少公共廁所,別説建廁所,建個房子都難。如果你去那些幾乎沒有公共廁所的地方旅遊,人有三急,但你卻堅決要在廁所裏解決問題,你的素質在那種環境下大概只會被當作裝逼。 在香港做出隨地小便的行爲當然很有問題,但是視頻一的母子獲得了一個”大陸賤狗“的駡名,而視頻二的香港青年在自己弄髒了公共地方的時候卻可以”很有素質”地大聲辯駁。除此之外,作爲香港人還應該想到,對於那些來自五湖四海的遊客,是否已經有足夠的指示。也許對於他們來説在香港找個廁所之難,就好比我們在大草原、落後農村找廁所那麽困難。 一句”大陸賤狗”除了顯示出某些香港人在大陸同胞面前無限牛逼的優越感,也顯示出一部分香港人很沒素質。 [tags]國民素質,香港[/tags] Technorati : 國民素質,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