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城大學生編委會

3

以錯補錯

當城大編委會出版六四專刊的計劃因遭到評議會的阻撓而變得高調的時候,我對這一屆編委會的能力其實有所懷疑,因為就在不久前他們剛弄出了一份錯誤百出的城大月報(三月)。沒想到他們果真「不負眾望」,專刊未出就在上一期的月報(四月)上鬧出了胡耀邦在六月四日突然病逝的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