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arly Archive: 2014

1

一個老兵的「熱血」,換來多少小兵的倒抽一口涼氣

7月2日,在遮打道堅持到六點多便回家。我只是旁觀,但耗了一晚也像打了一場仗,此時要是路上突然跑出一人要劫我色,我也無力反抗,只能氣若游絲地吐出一句:「請幫我戴上套。」可能連最後那個「套」字,我也已經沒有力氣說完。那時沒想到,離這個戰場半小時車程外的一個地方,在那個比杏花村更遠的地方,有位新聞老兵也打了一仗——準確點說,也許是打了一槍。那一槍沒有聲音,只見明報上下二百多員工紛紛倒下。

1

器量

實在不敢說自己器量有多大,這一生與人絕交的次數,就和打飛機射過的精蟲一樣,數都數不過來,但因為政治立場而與人絕交,我倒是可以自豪地說:絕無一次--不過,最近的一次也許算唯一的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