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arly Archive: 2005

屌 1

  毫無疑問,這個字很粗--如果你對此存疑,那你可能是一個台灣人。大凡有「尸」字頭的漢字,往往都與生殖器有關,比如「屄」字就形象得無須多作解釋,下面一個穴字總該知道是甚麼吧。   「屌」字近幾年成為了台灣人口中的褒義詞。周杰倫周董可算是當中的表表者,他稱自己的音樂「很屌」,意思是說「很強」或「很牛」,後一種乃是大陸的說法。大陸的說法也斯文不到哪裏去,因為「牛」後面還有一個「屄」字。當然,現在一般都省略了「屄」,或者轉化為同音的「逼」。   一個有趣的結論便誕生了:大家雖隔著一個海峽,卻都喜歡用生殖器來表揚人,以誇大效果。這算不算是生殖器崇拜的一種呢?   說到粗口文化,自然不可忘了香港,這個地方的粗口文化絕對是國際水平。香港的粗口呈現出一種「斯文化」的方向,就是把粗話的原音變成另外一個音。比如「撲街」變成「赴街」。作為粵語初學者,我也一直懷疑「妖」就是「屌」的變音。這與大陸的粗口斯文化方式不同, 大陸是變字不變音,比如把「傻屄」變成「傻逼」,都是”bi”第一聲。兩地之所以有這種分別,大概是因爲粵語重口語,普通話重書面語。粵語重視說出來好聽一點,普通話則重視寫出來好看一點。   無論如何,粗口始終是粗口,本質不會改變。本人在這方面比較開放,不反對任何人用粗口罵我,只有一條不能接受,就是問侯我家人的那種。做任何事情最好都不要傷及無辜。同時要注意的是,講粗話是有代價的,講粗話首先受傷害的其實是自己,因為會讓自己的形象隨之變得粗俗。   先來聽一首歌,黃立成的《屌》 YA 這個節奏很屌 讓我感覺很屌 把麻吉手勢丟起來 跟著節奏 我從小學就常常作弊 還是沒得過A頂多B掉到C摔到D 直接跳過F爛到爸的G 現在混到好幾個千個兄弟 財產好幾億 讓台灣更國際 我的LG跟LP很有力 很大像內地 我是十四億的第一 所以我最有資格教妳 什麼是屌 巴黎鐵塔屌 台北101更屌 魚子鵝肝屌 滷肉飯更屌 Remy Nartin屌 金門高梁更屌 Bathing ape屌 MACHI第五街更屌 富士山屌 阿里山更屌 普吉島 巴里島屌 夏威夷跟大溪地更屌 YO我的寶島最屌 屌 這個節奏屌 這個感覺屌 我要你們大聲叫 屌 這個節奏屌 這個感覺屌 我要你們大聲叫 拍電影屌 拍小電影更屌 得金馬獎屌 抽到金馬獎更屌   屌,英文就是”fuck”。既然屌有表揚的意思,那也就可以用”fuck”來表揚人。如果我對你說,Fuck me,那就是叫你表揚我的意思;如果我說I would like to fuck you,那就是我想讚美你的意思。   我的母語客家話裡,「屌」好像也有「很強」的意思。我甚至懷疑,「屌」字在台灣的褒義功能其實正源自客家話。眾所周知,台灣有很多客家人。...

1

夢回石馬

石馬,是位於廣東北部山區的一個小鎮。我在那裡出生和長大。 小鎮為什麼叫石馬?因為有一個像馬的大石頭。那塊石頭遠看像馬,近看像什麼呢?從哪個角度來看,它都只是大石頭,這好比對一些美女的幻想總是要保持距離的,近看就什麼也不是。 關於這隻石頭馬,有一個傳說。傳說一匹天馬乘著流星來到石馬鎮(那時應該不叫石馬鎮吧),偷吃農民種的田。估計天庭伙食不好,把天馬餓成要到凡間覓食了,難怪星矢打出來的的天馬流星拳沒什麼威力。後來又下來一位神仙--放心,他當然不會偷吃農民種的田,就算天庭伙食再不好,也有凡間的人供奉著他們呢--而他正是沖著那匹偷吃民田的天馬來的。神仙就是神仙,二話不說,也不給天馬改過自新重新做馬的機會,手指一點就把那匹馬變成了石頭。那匹馬從此再也不能偷吃近在眼前的稻穀,只能眼睜睜看著,看了幾千年現在還在看,算是一種懲罰,真夠可憐的,偷吃的代價未免太大了。如果把那些在外面偷吃的男男女女也變成石頭,那麼這個世上就會有很多的石頭陣。 關於石馬,還有詩流傳如下: 石馬無鞍座八丘,仙人遺下幾千秋, 大風拂拂無毛動,細雨霏霏有汗流。 青草滿山難啓口,竹鞭任打不回頭, 來往君子牽不去,天地爲欄夜不休。 不過,我懷疑這首詩是抄自蘇軾的《石馬峰》。據説蘇軾被貶惠州時,路過石馬峰,故作此詩,但石馬峰不是我鄉下的石馬,惠州離我家鄉還遠著呢。蘇軾的《石馬峰》只是稍有不同: 石馬生來在惠州,仙人遺下幾千秋。 狂風瑟瑟毛無動,細雨紛飛有汗流。 滿目青山口難開,鐵鞭任打不回頭。 借問牧童何處宿,天地爲欄夜不休。 幾千年過去了,我是時候該幫石馬解了這道咒語,像《哈爾的移動城堡》裡的蘇菲救哈爾一樣,或者像唐僧救五指山下的孫悟空一樣。不過,解咒語的方法我目前仍在研究中。 2000年,我離開石馬鎮到城里求學。雖說是離開,但至少半個月會回家一次,補充糧弾。2002年末我又移民來了香港,最初在香港呆了一個月,為了領身分證和回鄉證。那一個月過得極悶,時常想回去,導致好幾個晚上做的是同樣的夢。夢中的石馬就在香港旁邊,我通過一條山路回到了石馬,並見到久違的老朋友。醒來後,看到眼前狹小的空間,知道自己依然身在香港,失落得很。一個月後我又回興寧讀書,避開了2003年在香港爆發的sars。口上雖説回去讀書,其實是回去玩,玩了半年。 轉眼已在香港生活了幾年,一切似乎已經慢慢習慣。但我昨晚又一次夢回石馬,而且是回到石馬中學的三(6)班上課,見到了讀初中三年級時的同學,感覺十分真實,妙極了。當年我們上課的教室是平房,去年暑假回去發現已經被拆了,因爲有一位石馬藉的香港老闆捐錢興建新的教學樓。新的教學樓現在建好了沒有我並不知道,我只知道母校太多鳥人,從校長到校工,鳥人成群。鳥人多,很不利於建設,本用於建設的錢都進了鳥人的口袋。 特別要提到的是,原來的三(6)班下面是一個廁所。班上的煙鬼一下課就到廁所吸煙,有人會在廁所門口把風。吸完了,煙就藏在廁所裡。真不明白他們怎麼在這麼臭的廁所裡都有胃口吸煙。不用告訴我,吸煙是不需要胃口的。我發現香港的學生也是躲在廁所裡偷偷吸煙,只是廁所沒那麽臭。躲在廁所裏可以幹的事,遠比拉屎放屁要多得多。 曾經的那個三(6)班,有一些同學比較無聊,用報紙把屎坑塞了,經常造成尿漫廁所,其臭無比。學校因此很頭疼。但更頭疼的是我們,因爲要用這個廁所的不是學校的老師,而是我們學生,於是我們必須走很遠去另一個廁所解決,這一來一回的時間,夠我拉上三四次尿了。後來我在香港讀書,發現原來香港的學生也有塞廁所的愛好,這可真是普天之下,都愛塞廁所。 這是十多年前由同一個香港老闆捐錢造的教學樓,據說至少花了一百多萬,但是不到兩年,牆壁就出現了大量裂縫。這事情充分說明了學校的鳥人有多鳥,市裡的某些領導有多鳥!不過,這棟教學樓至今未倒,真是個奇蹟。可能是背臨青山,風水忒好。 我也經常夢到這座教學樓,但都是惡夢。我在裡面,經常被鬼追。我建議那些拍鬼片的導演,到我鄉下的石馬中學去拍,效果一定非凡。 昨晚我夢囘三(6)班,然後三(6)的平房課室突然塌了。我們若無其事地坐在廢墟中,繼續我們的課堂。

敬鬼神而遠之 0

敬鬼神而遠之

小弟以為,孔子所說之「鬼神」並非指鬼和神。 鬼神,牛鬼蛇神也。牛鬼蛇神,實人也,非真鬼神也。 此種見解若與聖人原意不同,還請聖人原諒。 [tags]鬼神,孔子[/tags] Technorati : 孔子, 鬼神

憤青 0

憤青

憤青是什麼?這個名詞在國內十分流行。它一開始似乎是帶有褒義的詞,後來卻慢慢演變成一個貶意詞,其中原因我並不知曉。一般來說,如今有人說你是憤青,那多半是在罵你,如果罵得不含蓄就直接噴出”糞青”兩字,此時它已類似於廣東話的”扑街”。不過,會罵你”糞青”的人,99%的可能也是一個”糞青”。剩下1%的可能是打了錯別字。 然而,我心目中的憤青並不是這樣的意思。 表面上,憤青情緒難控,容易憤怒,也經常憤怒,簡直有點神經質。但事實上,憤青心目中有他所堅持的信念,這種信念甚至是矢志不諭的,不過這一般都會被人理解為”固執”。如果各位不反對我把憤青提高到一個更高的高度來說,那麼憤青其實就好比孔子說的”志士仁人”,是可以殺身成仁的。至少,憤青不會輕易放棄,不騎牆,不受人擺佈。 世上不平之事太多,所以憤青很多。他們敢怒敢言,常通過一些激烈的、與眾不同的行為來表達自己的思想。憤青,與時代太有關係了。在戰國時代,孟子事實上就是一個憤青,如果他活在一個和平的世界裡,就不會有他的”反戰思想”。我們知道,在政治上孟子是個失敗者。由於憤青與世界的衝突,憤青的下場通常就是失敗,除非憤青自願磨平自己的棱角。而長毛能進入立法會正是憤青中難得一見的成功,但是只要長毛一天沒有實現他心目中的政治理想,都算不得多成功。如果長毛覺得他作為一個憤青,價值僅在於搞一些鬧劇調戲一下別人的話,那他應該遭到鄙視。 憤青最大的優點就是其棱角,但在現實中最致命的也是其棱角。一個憤青若功力不夠,就會被慢慢磨成鵝卵石。磨成鵝卵石未必是壞事,因為不這樣的話也許會活不下去。我們所熟知的黃毓民,他就正在被磨成鵝卵石,原因並不在於他被商台炒了魷魚,而在於他已經被耶穌收服。耶穌的子民嚮往快樂,而拒絕憤怒。在耶穌的博愛世界裡,你已經被宗教解救,沒什麼好再憤怒。但宗教只是給了你一個安慰而已。 憤青往往難以結成一個長久穩固的朋黨,因為畢竟每個憤青的信念不可能總是相同。有時候他們會站在一起,有時候他們各自為戰,有時候他們甚至是敵對的。

男女有別 0

男女有別

  和一群女人在一起最開心的是,聽她們講八卦無聊的事情。所謂"一群"的人數最好是三個,不可多,不可少,既不會被她們忽略,也不會被迫成為"第三個女人"。   和一群男人在一起最開心的是,喝酒,暢所欲言。如你所知,酒是非常了不起的一種東西。   和一群女人在一起最不開心的是,像一條跟在富太後面的狗,她們完全不理會你。   和一群男人在一起最不開心的是,他們都不愛喝酒。

綁架骨灰 0

綁架骨灰

新聞說,有骨灰被偷,小偷留下字條,要求家人交錢才會將骨灰交還。

不會笑的校長 0

不會笑的校長

  以前在國內,我的校長是不笑的,整天板著面孔,儼然一個便秘患者。有的校長甚至很少出現,我是說很少在我們學生中出現,仿如有錢人的閨女一樣,深藏不露。然而”千年等一回”,一旦他們出現,我們又總是看到他們板著面孔。校長們的笑,千年也等不到一回。   如果你看了李敖的北大演講,那你應該知道北大的副校長是不笑的,儘管台下的學生都在笑。這是校長不笑的一個典型。校長笑不笑,本來沒人關心。但李敖不同,他當場發問:為什麼不笑?其實這樣問不代表不知道答案。國內的校長都是共產黨,因為加入共產黨才能證明這個人政治正確,政治正確才可以領導教師們教書育人。要知道,共產黨都太嚴肅了,但若不是共產黨,哪有資格做校長。所以國內的校長要是十個之中有一個會笑就算不錯了。通常我們說魯迅太嚴肅,但是魯迅也會笑,他不僅自己會笑,還會開玩笑,逗人笑。兩者不可比也。   其實國內的校長也肯定會笑。要是一個人能做到永世不笑,那他就不是人了,而應歸到鬼神一類,既沒有感情,也不需要感情。但是校長的笑不屬於學生,而是屬於比校長更高一層的領導。會不會對學生笑一點也不重要,然而會不會對領導笑就太重要了。領導就像校長的情人一樣。你若整天板著臉孔面對你的情人,你想想你的下場會如何?   香港的校長就不同了,他們不用入黨。我不知道全香港有多少校長是笑臉常開的,但至少圓玄一中的尤校長算是一個。   如果你是一個校長,或者你有志做一名校長,那請你保持笑容,對著你的學生,而不是你的上司。 [tag]校長[/tag] Technorati : 校長

道不同 0

道不同

  今天中史堂,駱老師已經講到了道家的莊子。   但是美微同學仍然不明白什麼是道。於是駱老師給我們表演了一套可以感覺到道的招式。經過一番招式之後,他說他已經找到了道,他的手在不自覺地打開、合上,因為中間有一個無形的球,那就是道。   最後他的結論就是:經過他多次親自實驗,證明道是存在的,而且是可以感覺得到的。   我卻覺得這是一次成功的行為藝術實驗。於是我為之大笑。其實,笑的不止我一個,因為駱老師的「實驗」太成功了。   過了一會兒,駱老師說:陳奉京,你出去。   我問:為什麼要出去。   他說,你出去,三分鐘後我會叫你進來。   於是,我出去。我看著車在奔跑。我想跟它們一起跑。也許跑著跑著,我就可以感受到道在我後面推著我前進。   幾分鐘過後,班長出來叫我回去。   於是,我回去,坐下。   駱老師問我:你沒有不高興吧。   我答:我不高興。   駱老師經常挖苦我,以為可以讓我不高興,但是無論他說我烏鴉嘴,還是說我必下地獄,我都沒有不高興,我也不介意。但是這次我真的不高興,雖然我不想這麼容易被別人搞到不高興。如果說這是一次玩笑,那我實在看不出來。   隨後,駱老師說:學識是有層次的。   我聽明白了。他的意思是說,我還沒到達他那種層次,所以他能感受到道,而我只會傻傻地笑。   如果我學識不夠,那似乎更不應該趕我出去。 [tags]中史,道教[/tags] Technorati : 中史, 道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