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陳牛

8

誓死捍衛王菀之討厭政治的權利

王菀之說討厭政治一點也不奇怪,其他藝人又有多少不討厭政治?他們只是討厭政治到連「討厭政治」四個字也不想說而已。其實我也討厭政治,有位朋友曾對我的這種姿態表示質疑:「你寫那麼多政治,又經常上街,你說你討厭政治,不是自相矛盾嗎?」

7

疲倦的城市

和朋友兩個人去吃火鍋,後來旁邊坐了一對年輕情侶,女生一直在講話,分享自己的見聞,男生卻全無反應,一言不發,連女生說到她認為好笑的事,他的臉上也仍波瀾不驚。奇妙的是,女生沒有因為男朋友的反應而發脾氣,而且興致絲毫不減。港男港女固有的形象,完全顛倒了過來。

5

下流社會之墮入凡間的才子

生活逼人,我們已經習慣了才子有時候也需要出來賣賣燕窩,或者在安信兄弟的廣告上chok一chok。然後社交網站出現了,才子加速墮入凡間。

42

一個島鎖住七百萬人

「一個島鎖住一個人」,因為這一句歌詞,加上它的旋律,《傷心太平洋》成為任賢齊的歌中,我最喜歡的一首。十年前我還沒來香港,聽這首歌,我只會想起「一個人」;來香港後再聽這首歌,我想起的卻是一座城市,我生活的這一座城市。

15

關於少年Pi,你想聽一個怎樣的故事

《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講了兩個不同版本的故事,一個殘忍,一個美麗,一個是動物兇猛版,一個是動物版,你想聽哪一個?

4

人們為甚麼喜歡Sheldon

Sheldon 在《The Big Bang Theory》裡面,顯然不是討喜的人,他沒多少朋友,肯做他朋友的加起來十個也沒有,他為數不多的朋友也常常受不了他。

1

有人話亞視赤化香港,我就話王征撚化亞視,inevitable

如何思考亞視的存在,最近成為了一個哲學問題,它不僅困擾著王維基,也不僅困擾著蘇錦樑,也不僅困擾著江澤民,也不僅困擾著「四成」的收視觀眾,還困擾著我。盛品儒最新的說法,提供了一個絕佳的思考方向,就是「撚化」亞視。

4

歷史上的麥卡錫

梁愛詩拒絕出席立法會解釋最近關於香港法制的言論,並拋出一個一般香港人不太明白的「麥卡錫」(政府中其實也相當多不讀歷史的官員,如前朝特首曾蔭權),這個名字聽起來像是狂派的首領,大概能唬住一些市民。對於梁愛詩的說法暫且不作評論,先來看看歷史上的「麥卡錫」究竟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