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利用google map

紫草說,是否知道西藏的地理位置是毫無意義的,除非是用來中傷人。

「究竟有多少人了解西藏的地理位置」是我在上一文中提出的疑問,而我實在不知道這樣一個問題怎麼會產生中傷人的殺傷力。很遺憾,我猜一定是中央情報局給紫草報錯料了。我不希望紫草將我的原話抽出半句來解讀,我的原話是:高舉”free Tibet”旗幟的他們, 究竟有多少人了解西藏的地理位置、歷史以及其他種種?

一個不關心西藏的人,當然毫無必要去了解西藏的地理位置,那的確毫無意義可言。然而,那些為了西藏站出來遊行並高舉”free Tibet”旗幟的人,他們對西藏如此關心,難道西藏的地理位置就一點也不值得他們去了解?要他們說出西藏的經緯度是不可能的,但他們至少也應能指出西藏的大概位置吧。如果一個人說他很關心胡佳,但是他連胡佳是誰也說不上來,你相信他真的關心胡佳嗎?如果你連胡佳是誰也說不上來,那你又如何去說服別人和你一起關心胡佳?

是否了解西藏的地理位置固然不是非常重要的問題,但在一定程度上能說明一個人是否對西藏足夠的關心。西藏這個地方存在這個地球上的意義,當然是不僅在於其地理位置,但它的地理、歷史和文化等等一同構成了西藏。正因為西方很多人連西藏在哪都不清不楚,所以當西方媒體張冠李戴,拿印度、尼泊爾等地的照片來描述西藏事件時,他們沒有提出任何的疑問,而是依照慣性相信了西方媒體,最後反而是被譏為「蠢貨」的中國人揭露了西方媒體的錯誤。如果西方媒體很頑皮地共同虛構一個叫Utopia的地方出來,並會生會色地描述當地人民正遭受殘酷的屠殺,配上幾張震撼人心的照片,大概也會有一幫人因此跑上街頭高舉”free Utopia”吧。

紫草所舉的例子,不太能說明問題。報警求救的人難道沒有義務提供自己所處的位置嗎?警察不是上帝,不可能聽到求救聲就馬上出現在求救者面前。雖然這個例子討論下去偏離了主題,但我想告訴紫草,地理位置很重要,不是只有警察對此感興趣。1999年北約用五枚導彈精準地襲擊了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美國的解釋是使用了過期的情報地圖。如果有一天中美不幸開戰,美國再次使用了所謂過期的情報地圖,把西藏的布達拉宮炸了可怎麼辦?那可不僅能中傷人,還能炸死人。

google map雖然沒有多大的軍事價值,因為它是過期的,但至少可以拿來了解一下世界,不要只用來尋找裸曬的人

[tags]西藏,googl map[/tags]

Technorati : googl map, 西藏

Default image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6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紫草
紫草
13 years ago

del 了上一篇吧,我習慣了 publish 才校對,暈。

難得死牛為我開一篇,那我這個由公海的山寨搬到原始人的山洞般的 private 的 Live space 裡畫壁畫的傢伙,也不妨出來曬曬日光浴,裸曬一翻 ;P

Cow 你分辨不到就是一種為普世性的價值觀而吶喊,與及為個別對象進行抗爭這兩者的分別。拿一個例子來說,你有需要了解你的鄰居的歷史,才有資格為他家發生的家暴憤懣嗎?反正家暴就是家暴。我根本沒必要知道她之前有多少個情人、有多少個風流孽帳,又或她的語言宗教社經地位,才引發出他丈夫的暴力。

我會背馬丁路德金的《我有個夢想》(大半),那是一篇為黑人遭受的種族歧視而作出的演講。裡面也有一堆美國州名,但我有必要知道這些州的位置,才有資格被他感動嗎?我有必要知道公車運動、一家玩種族隔離的大學,逼得 Eisenhower 這個二戰時期的統帥要出兵,這些這些黑人歷史,才可以為他對 “justice rolls down like waters, and righteousness like a mighty stream” 的理想感動嗎?

這便是你失察、或者不了解在你立場對面的人--最少是其中一部份人--的所思所想的原因。個別國家不過是個別事件,和普世性理想並不直接對等。這種普世性理想並不特別愛、亦不特別關心某個特定的人,他所關心的是種種人的遭遇。

卡謬說過,對作家來說,並沒有哪個劊子手比另一個更值得譴責。換在這種普世性理想下,亦沒有哪一個民族比另一個更值關心--只是在當下,誰在受苦。

說回來,你有需要了解你的鄰居的種種歷史,才有資格為他家發生的家暴憤懣嗎?老實說,這個被打的婦人,可能昨天才搬進來,而明天就搬到庇護所了。不要說你知不知道她是誰,一週後在街上見到,你也可能認不出她。將普世性的理想扭曲為對特定對象的愛,正是令你產生混淆的地方。

而中傷,難道你不察覺以地理位置 (或者,加上你說的「歷史以及其他種種」)去回應 free tibet 的支持者,其效果不正是將這些支持者的愛 (假設是愛),轉化為一種「無知的愛」、「錯誤的愛」嗎,並用以揶揄?只要聽聽深夜那些專幫少女解答感情問題的電台節目,就很易明白為什麼是中傷:少女們一個接一個地被主持罵蠢罵得哭了。如果你覺得這些少女是因懺悔而哭,那我會歧視你的智力,雖則那種中傷是寄身在較嚴肅的口脗裡,而不是輕佻的揶揄。

而談到虛假照片那裡,就讓我覺得你有做憤青的口才了。你知道 誰是 Orenthal J Simpson 嗎?這傢伙因殺妻而於同日榮登 Times 和 Newsweek 的封面。Times 和 Newsweek 同樣都是用當地警方發放的一幀照片作封面,但是 Times 卻刻意把照片燻黑,令他看上來陰森恐佈一點。事後美國大事譴責 Times 的做法。

外國平民本來就一直都會對新聞材料作出監控,甚至試過有記者「擺拍」都受同行篤背脊而鬧大。而如果繼續操持「他們沒有提出任何的疑問,而是依照慣性相信了西方媒體,最後反而是被譏為「蠢貨」的中國人揭露了西方媒體的錯誤」的看法,那就不過是在比拼東西兩邊誰玩 photo hunting 強一點,然後剛好這次中國贏了,就說「靚仔係勁 D 」罷了。

時間人物地點根本毫不重要,重要的是一種普世性觀念:公平、公正、正義、種族間互相尊重罷了。

trackback
13 years ago

[…] 回應紫草的回應 […]

肥張
肥張
13 years ago

自問學識吾高,你講既野我都get吾到,
but你講既普世性觀念,我覺得過份理想化(or偽善)

71
71
13 years ago

不是揶揄你們, 這種辯論下去相當無聊, 不要浪費時間, 來去不又是這一回事? 不是普世價值生, 就是漢奸言論死的當今, 你們快點講講, 究竟? 究竟有沒有普世價值這一回事?! 然後, 我們才可以比照世道, 來決定紫草究竟有多漢奸, 又, 比照行情, 漢奸已經成了時髦名稱, 金晶都可以一下子民族英雄, 一下子漢奸, 所以。假使普世價值確立得起, 我們也才可以評估一下, 怎樣愚公移山消滅中國, 剷除漢奸胡錦濤溫家寶, 拯救我中華民族于非普世價值水火之中, 如此。總而言之, 一言以蔽之, 究竟紫草是漢奸? 亦或胡溫是漢奸? 快快, 不要浪費時間, 短兵相接, 一招定生死決勝負。

trackback
12 years ago

[…] 回應紫草的回應 […]

Shares
6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