懵懂少女的血淚史

尤納斯,一個聽起來像女神的名字,但擁有這個名字的少女卻非常懵懂。世上有很多尤納斯,我說的只是我認識的那一位。如果你正好也叫尤納斯,但我不認識你,那不好意思,說的不是你。甚麼,你想讓我說說你?那好吧,你告訴我你有多麼懵懂吧,下次再說你。但是我實在不相信,有誰會比我所認識的那個尤納斯還懵懂。

懵懂少女尤納斯在高考前不小心被罐頭割破了手。這還不算甚麼。尤納斯被血嚇得更懵懂了,急忙去洗手間用水沖洗。誰都知道,用水沖洗傷口根本沒有用,但尤納斯不知道。

尤納斯把傷口沖洗乾淨後,發現血流得更快,只好找塊毛巾按住傷口。誰都知道毛巾不能止血,但尤納斯不知道。尤納斯說,她的鮮血迅速染紅了毛巾。一塊毛巾染紅了是什麼?就是中國共產黨少年先鋒隊佩戴的紅領巾啊。尤納斯從一個懵懂少女搖身變成了革命烈士。

尤納斯恐慌了,一邊流血,一邊流淚。淚和血兩兄弟比誰速度快,結果顯示淚流得比血還快。如果我當時出現在這位懵懂少女面前,那我就能迅速樹立我的英雄形象。可惜我并沒有那樣的機會。我只能在事後聽她描述著這件事,然後像現在這樣譏笑她的懵懂。

後來她的傷口連了幾針。能被罐頭割成重傷的,除了懵懂少女尤納斯,恐怕不會有第二個人。做她的男朋友,須要為她的懵懂日夜擔心,結果造成心力憔悴,英年……幸好,我不是她的男友。我和她只是純潔的同學關係。身為她的同學,我只能像現在這樣譏笑她。如果她受不了我的譏笑,那她以後就再也不會懵懂了。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