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和天使

魔疫

昨天考完試去看電影。有人逃跑了,剩下三人。古詩同學說想看《戇豆放例假》,雞同學說想看《魔疫》(The Reaping),我說無所謂。最後只好靠包剪錘來決定,結果是《魔疫》取勝。

雞同學明知《魔疫》是驚慄片,對它仍表現出極大的熱情,可見她一定是膽大之人,逃跑掉的人之前說古詩的膽子也大,所以恐怕我是這三人當中最膽小的吧。如果讓我坐在中間就好了,一有恐嚇場面,我就有充分的理由左擁右抱了。怎知在《魔疫》面前,她倆的膽子大而不堅,很快就給嚇破了。雞在我旁邊被嚇得縮成了一團,古詩也差不多。不是第一次和雞看恐怖片,以前沒發覺她是這麼膽小的,可能是因為以前有豆腐在--有豆腐在,任何人的膽小都會顯得微不足道而被忽略。其實和豆腐看恐怖片最恐怖的地方就在於她的反應。

雞和她的老朋友粟米相比,差得太遠。曾和粟米去看《見鬼十》,我嚇得縮成一團,而她好像什麼事都沒有。說實話,《魔疫》算不得恐怖,嚇人的方法都是老方法,十大魔疫也不算惡心。但是雞和古詩的表現卻可用四字來形容:雞飛「古」跳。

之前曾看明報上一篇對《魔疫》的評論文章,上面說這電影的故事是科學PK宗教,但是大搞迷信噱頭,很不靠譜。於是我就以為這電影可能和CCTV《走進偽科學》節目的性質一樣。但是看過之後才知不是那麼回事,《魔疫》沒有標榜自己是科學巨作,其主旨不在於說明科學和宗教誰對誰錯。電影的主要責任不是傳播科學掃除迷信,而是娛樂大家。就算給了科學很大面子的科幻片也不是在宣揚科學破除迷信,歸根到底其與現實不符的夸張科學也算是迷信噱頭的一種。不知該文的作者石琪先生為何對此如此介意。

如果石琪先生真的很不滿意,那其實可以從另一角度看,這電影也算是在破除迷信。因為《魔疫》也算是在反邪教。宗教不一定是人類大敵,但邪教一定是。往大了說,這電影還教人要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別聽人家說誰是壞蛋就以為誰真是壞蛋,對青少年有很深刻的教育意義。

《魔疫》的故事模式雖算不上新穎(據說是兩年前就已拍成的作品),和《格林兄弟》一開始裝神弄鬼,後來發現真有鬼有點相似。但《魔疫》也不至於無聊,在伏筆、懸疑的處理上還是不錯的。看這電影需要動腦子,要人動腦子的電影都不壞。最後比較令人意外的是,女主角和邪教頭子真有一腿。原來我以為那只是女主角的一場春夢而已。

我真希望,有朝一日我也可以春夢成真。然後某個美女肚子裡就有了我這個魔鬼的種子,生米煮成了熟飯,哈哈。

(本文共被 287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