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失去了一名blogger

在我的「五湖四海」裡,紫草早前都說不再寫blog了,他們也許有朝一日還會回來,然而羊狼二世卻永遠不會再坐在電腦面前敲下她的文字。

我和羊狼二世沒有交情,甚至直到看到「失聰女教師自殺」的新聞,我還不知道那個飛墜落地的就是她。她的網名讓我一直以為他是男的。現在想來,在羊的軟弱和狼的強悍之間她究竟承受了多少的壓力,那大概是無法用文字描述的。我和她唯一算不上交情的來往都發生在網上,她在我的「主治楊偉」blog裡留過幾次言,對我有過讚賞,也有過批評。老實說,我沒訂閱她的「凝望」,她的死訊是twitter上收到的,她的故事是從新聞上看到的。

肥肥之死,很多人撰文悼念她,把她捧得很高很高,但是我感覺離我很遠很遠。羊狼二世是一名普通人,一名普通的blogger,我和她也沒有交情,但我仍要悼念她。她已在空中飛過,留下了飛過的痕跡,我們都看得到。她現在在天堂,終於不用再害怕寂靜,她一定能聽到每一位blogger對她的懷念。在天堂,她還可以好好地聽一聽音樂劇

這個世界已徹底失去了她。blog未曾殺過一人,也未曾拯救過一人。

相關閱讀:

<羊狼二世走好>

[tags]blogger,blog[/tags]

Default image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13 years ago

[…] 李菁給人的感覺是一個相當清醒的人。她不僅知道自己有病,而且曾經嘗試擺脫它去尋找活下去的理由,但很可惜她失敗了。那天她從高樓飛躍而下,並不是她第一天有輕生的念頭,只是到了那天她才終於付諸行動。她在赴死前那一刻,依然清醒如常,她在遺書中向她的上司和父母道歉。正是她的清醒,使她至死未能放下即將離開的世界,有多少輕生者會像她這樣不是求儘快的解脫? […]

Shares
1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