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獸

中化的聆聽試,我聽廣東話的錄音其實是沒有障礙的。雖然平時生活中有些潮語我是聽不明白,但中化考試畢竟不會有潮語出現的機會。事實上,昨天坐在聖芳濟考場的學生,也應該在聽廣東話錄音方面是沒問題的,甚至可能有人廣東話也說得相當流利,但還是選擇了用普通話考,這或許是個有趣的現象。

我懷疑有些家伙是因為沒有收音機,又不想去買,所以就選了普通話來考。我會這樣想別人,我懷疑在我潛意識裡那其實就是我的想法,不過問題是我有收音機。選擇用普通話考也有不好之處,比如要跑去離家很遠的地方考,很可能四周”人煙稀少”,沒人陪著吃飯,又比如聽不到考前的點歌節目,這是最重要的。我其實帶了收音機去,但是看到沒人拿收音機出來,也不敢貿然行事。

昨天比前天早到考場,沒有遲到的危險。但是禮堂到了9點半才”準時”開,考生在外面一個狹小的空間里,分享著稀缺的空氣,和供貨充足的汗味。禮堂雖然閉著門,但我還是能聽到里面談笑風生。我分不清那是考官在試廣播系統的音,還是他們本人在交談,總之我心裡不太爽,因為他們裡面有冷氣,而且空氣充足。我相信,若我們和裡面的考官調換環境,他們也會很不爽。從上面的描述可見,本人真正的弱點是聽覺有問題,這屬於本人未老先衰的其中一個徵兆。這注定我要是當了官,不太可能是個好官,因為耳朵不好,聽不到民意。

像考吼試那天一樣,我在等待過程中一直打哈欠,十足的癮君子形象。

兩天的考試,都是同一位主考官。這位主考官的普通話可真不怎樣。主考官普通話不好,對於考生而言當然沒什麼影響,我反倒擔心她說得挺辛苦的。考試結束時,她高聲宣布”考試時間繼續”,她這麼一說,我還真不好意不繼續;後來收完了考卷,她可能一時興奮,竟說考生收好”興奮證”就可以離場了(還好,沒說成”興奮劑”)。我想起電腦游戲BF2,裡面的中國兵把”發現步兵”說成”發現豹兵”,十分嚇人。估計EA是找了一個廣東人來錄的音,特意幽了廣東人一默。

早上在考場附近剛下車,就看到了出殯。俗話說得好,出門見棺材,升官又發財。這應該又是一個好的預兆,不同的是,前天的好預兆是發生在考完之後。好預兆這麼多,會否物極必反呢?

[tags]高考,中化[/tags]


Technorati : 中化, 高考

Default image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hare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