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缺

幾天前。

一位女性朋友在MSN上問我,可不可以給我打電話。

我說,為什麼不可以。

然後她表示馬上就打。

我說,不行,怕吵醒家人。明天再打。

當時已是夜深人靜。她同意了明天再打。

可是兩天過去了,我的電話沒有響過。本來被女人耍是平常事一件,而且我天生賤性格,特別喜歡被女人耍,上癮了。但是男人絕對不行,男扮女裝也不行,太監人妖也不行。我就是性別歧視了,怎麼著?其實,她有沒有打來對我沒什麼影響,我也不想知道原因。不過正好又在MSN上看到了她,就說了一句,你不是說打電話給我嗎?我估計她會答,有這麼回事嗎?到時我就只能說,對不起,這幾天玩電腦玩到撞鬼了。

可是她說,是呀。她好像完全不記得”明天再打”那回事了。女人真是善忘的動物,尤其是電話多的女人。

然後她又表示馬上就打。可惜當時又正好是夜深人靜時。這更加證明她真的是完全不記得”明天再打”那回事了。我只好又一次叫她明天再打。

如你所知,第二天她依然沒有打來。從此,我就把這件事忘了。多年之後,我要是寫一本《石籬志異》,就會想起這件事。

又兩三天過去了。她卻突然打來電話。她原來就是想知道我的試場在哪里。我如實回答。

她搞得這麼神神秘秘、神經兮兮,就是為了這事。我幾乎吐”雪”身亡。我以為女人三驚半夜想打電話過來,多半是有什麼心底話想傾訴一下,除了在酒店裡接到的那些電話之外。我都已經做好一切準備,做一個優秀的傾聽者。我真是失望至極啊,怎麼可以這樣玩弄我純潔的感情。

還有哪位女性朋友想知道我的試場?盡管來吧,我已經準備好了。

(本文共被 32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