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人

一天竟然考六個小時的試,上午連續寫三個小時的歷史,下午再連續寫三個小時的歷史。太瘋狂了。我現在深刻地體會到持久力對於一個成功的男人來說有多麼重要。或者說,只有通過了此種考驗,才算真正的男人。

上午考的是歐洲史,但我之前溫的是亞洲史,因為我記錯了順序。本來是打算中午吃完飯再隨便看幾眼歐洲史,臨時緊抱佛腳,但殘酷的事實卻擺在我的面前,來不及抱了,要抱只能抱自己的牛腿。不過我的目光掃到旁邊那位美女的腿,突然間色心大起,很想沖過去抱一抱。關於考試,我只好硬著頭皮上。用吳宗憲的笑話來說就是,當時我全身都軟了,只有一個地方是硬的,那就是……我的頭皮。事實也證明,我頭皮硬的時候,吹水的功夫還是有兩下子的。阿基米德曾經說過,給我一個支點,我能撬動整個地球。而我要說的是,給我一個G點,我能吹出一整個洞庭湖的水。

其實亞洲史我也只看過大事年表,而且溫完不久就發現溫了基本等於沒溫,忘得差不多了。幸好情人節還沒到,否則我寫著寫著就會把明治天皇寫成明治巧克力。雖然稱一個人為巧克力一點也不為過,但是歷史不能這樣考,而且這麼寫估計要拿給阿扁看才看得明白。中午匆匆瀏覽了中國史部分的筆記,就這樣上戰場了。誰說無知者無畏的?你奶奶的,我當時的心跳都飆到時速一百公里了,差不多可以和中國”自主研發”的彈頭列車”媲美”了。

考完之後幾乎崩潰。聰聰已經只懂得傻笑,不過看上去好像很開心。我心想,媽的,再讓我寫多十分鐘,我都有可能變成楊過第二了。姑姑,你在哪里?

[tags]歷史,考試[/tags]


Technorati : 歷史, 考試

Default image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13 years ago

[…] 香港的教育已變得”不像”應試教育。但香港的考試呢?依我看,香港的考試應有奧林匹克一樣的口號:更快,更強,更high。所謂high,如你所知,就是要像喝高了一樣,使自己產生幻覺。除了我之前說過的在上考場前要閹割自己,此外在考場上還要催眠自己,令自己相信眼前的題目都是一道道可口的美食,令自己相信我們不過是一臺臺高速運作的寫字機器–如果做到這一點,那麼前面那一點可以省略。 […]

Shares
1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