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體觀察】當Facebook學中國搞言論審查

當一個人的言論足以傷害到他人時,社交媒體平台要對言論作出一定的審查,或許無可厚非,但審查給予了社交平台極大的權力,這種權力若沒有邊界,比言論自由沒有邊界要更加危險。Facebook不斷加強其審查機制,已經到了讓人十分摸不着頭腦的地步。不少人已遭遇過無辜被禁言的情況,這情況如今發生在了我身上。
Facebook搞言論審查
Facebook搞言論審查

我認同言論自由並非沒有邊界。當一個人的言論足以傷害到他人時,社交媒體平台要對言論作出一定的審查,或許無可厚非,但審查給予了社交平台極大的權力,這種權力若沒有邊界,比言論自由沒有邊界要更加危險。Facebook不斷加強其審查機制,已經到了讓人十分摸不着頭腦的地步。不少人已遭遇過無辜被禁言的情況,這情況如今發生在了我身上。

事情源於一位朋友在Facebook發表了一張截取自微信的圖片,圖中一位中國家長一開始痛斥美國人太壞,讓病毒搞死才好,但是當家長們談到學生的英語成績的時候,這位仇恨美國人的家長又表達了希望其孩子將來能去美國留學的強烈願望。於是我在朋友那裏留言,演繹了一下中國家長的這種矛盾心理:搞死美國人,讓我們中國人去填補。

沒過多久,我就收到了因發表仇恨言論被Facebook禁言24小時的通知,這次禁言不僅我個人帳號被禁止發表或回覆,而且連帶由我帳號管理的專頁也無法發表和回覆。在大陸的網站上,這種禁言已是見慣不怪,很多時候是「有殺錯無放過」,即使提供了申訴渠道,也不太可能得到平反,而且禁言處罰會隨着被禁言的次數而加重,最後的結果就是整個帳號被封鎖、刪除,人稱「炸號」。

受這種言論審查機制影響,用家會作出越來越多的自我限制,以避免自己的帳號被封鎖或刪除,畢竟互聯網帳號也是一種珍貴的「數碼資產」,用家創建多年的帳號被刪除,意味着永久失去了對這筆「資產」的擁有權。一個人究竟發表了什麼言論,要遭受如此極刑?

之前曾因轉載拜登親吻其孫女的影片,被Facebook判定為發表裸露和色情內容
之前曾因轉載拜登親吻其孫女的影片,被Facebook判定為發表裸露和色情內容

這次被Facebook禁言24小時,平台的說法是因為我已經有兩次違規情況。上一次違規是什麼情況?是我在專頁上載了一段拜登親吻其孫女的影片,被判定為發表裸露和色情內容,申訴無果。那段影片其實源自媒體,當時正值美國大選,因而被人拿來攻擊拜登亂倫,在社交媒體上亦流傳甚廣,而我轉載那段影片,正是要說明拜登只是按禮節輕碰了一下孫女的嘴脣,而並非有些人描述的那樣不堪入目,然而我卻因而被判爲發表違規內容。我作出申訴後,Facebook甚至連回覆都沒有。於是至今累積兩次「違規」後,我被判罰了禁言24小時。

Facebook的審查機制結合AI和人工審查團隊,AI會主動出擊,大規模掃描平台上的言論,找到疑似的「違規」言論,在言論造成「實質傷害」之前,以「預防」方式對言論或發表言論的人作出封鎖,如AI犯了錯,再經人工審核。Facebook的AI也許比中國的AI要更智能更準確一點,但實質上仍是「有殺錯無放過」。當Facebook可以如此規管我們言論的時候,誰能管管這個正以審查作惡的Facebook?

根據《紐約時報》2018年的一份報道,Facebook的審查手冊最初主要是由說英語的員工撰寫的,有Facebook僱員甚至坦承,他們其實尚未搞清楚怎樣的貼文會導致暴力或政治動盪,審查手冊的編寫主要基於猜想──如果連真人都難以作出判斷,又如何指望人工智能作出更準確的判斷並以此處罰用家呢?而在紐約時報的這份報道發表之前,Facebook創辦人Mark Zuckerberg才剛表示「不應自行對言論自由和安全做這麼多決定」。

我猜測,這幾年Facebook審查團隊在應對不同語言上的能力可能已有所「改善」,尤其是在中文審查上,畢竟Facebook僱員中有數千人來自中國,而這些中國僱員之間甚至在上班時都以中文交流。然而,由此而來的新問題是,這些以中文為母語的審查人員到底會否因為自己的政治立場而影響判斷?在發生過不少「技術故障」後,許多來自香港和台灣的Facebook用家都對此深表懷疑。

Default image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frank979303
frank979303
18 days ago

wfrwfr

Shares
1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