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向左,我向右

一年前,我如是說:

到了今天我又有種預感,我和她今年畢業後就再也沒什麽機會可以再相見,因爲我實在不相信這個忙碌的城市會有什麽緣分可言,人們就算相見也是因爲空間太擁擠。

一年後的今天,我們竟然走進同一間大學。只是在這擁擠的時空裡,我們也依然無緣。

經常有朋友問起:你在城大見過她嗎?

我說,自從那一次,我便不曾見過她。不過我不肯定她是否見過我,因為我估計她就算見到我,也不會走過來打個招呼吧。

那一次,我見到她。她還是那樣地單純可愛,這個世界的繁雜和喧鬧似乎與她無關。但我就那樣遠遠看著她,生怕走過去驚動了她。

這就是所謂過客。這就是所謂咫尺天涯。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