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的冷酷

十一月的蕭邦早已

停止了秋季的彈唱

誰來溫暖日漸冷冰的回憶

我只有靜聼著夜曲

懷念未曾有的愛情

愛上她是我的不幸

因早早宣告了死刑

今年的天氣真神奇,一到十二月,就開始轉冷了。今天是學校規定必須轉冬季校服的日子,讓人驚訝於學校對天氣的準確預計。之前幾天,大多數同學都已轉校服,而我卻還穿著短袖。

我對十二月的討厭,不是因爲寒冷,也非因爲年歲將盡,而是因爲太多狂歡的節日。人們的狂歡,總是與我無關,卻影響了我的心情。

聖誕節和陽曆除夕都最好不要到來。因爲一到那些日子,我又要開始念經了。

在過去的幾個月,我的腰又肥了一寸。似乎已人到中年了。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