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家樂有雪條送

我發現把這件事從昨天拖到今天來寫是對的。因爲今天我的兩位女兒真的跑到家家樂去吃午飯。

家家樂不是大家樂,而是我們學校附近的一家餐廳;而雪條就真的是雪條。但是不是真的有送,你也許猜到了,但我暫時還是要故作神秘。

正確來説,昨天我們吃飯的那個地方不是叫家家樂,但聽説它和不遠處的正宗家家樂其實是兩兄弟,甚至應該是連體嬰。加上家家樂這個名字比較好記,而且聼起來總覺得像是我們的朋友家洛投資開的餐廳,所以還是叫它家家樂吧。我們在那裏吃完了飯,然後由我去埋單,找回22元。

我回到他們身邊,問,22元,誰要找錢。一位朋友拿走其中的兩元,然後剩下20元沒人要。我又問了一次,還有20元是誰的。

最後我們終于得出一個無比重要的結論,就是餐廳多找了20元給我們。我們並不是好孩子,不但沒有馬上歸還這20元,而且立即討論如何瓜分它們。20元當然微不足道,不太夠我們五個人分,但是各位看官看到這裡大概就會猜想這五個壞孩子長大了會不會變成陳水扁或者陳良宇。如果我們真變成了陳水扁,我們就會在電視機向大家報告,20元我們根本就看不起,怎麽會貪呢。

我們用這20元不義之財在惠康換來了五支雪條。我們特地把它們帶囘教室才開始吃,並告訴那些可愛的女同學,家家樂學生餐有雪條送。有必要説明一下的是,我們班除了我們五個,還有另外兩個男生,剩下的都是女生。我們一致覺得,在如此衆多的女生面前吃雪條,並講一些謊話是人生的一大享受。也許這正如我們的英語老師會很享受在我們面前朗誦英語那樣。在結婚之前,我們男人應該盡量鬼混,盡量欺騙女人,等結了婚就做個誠實的男人–我的意思是在和外遇亂搞之前要誠實向她交待我們乃有婦之夫。當然,如果我們真是這樣的男人,那娶老婆絕對是個問題。

今天,我的兩位女兒,也是班上的其中兩個女同學,也跑到家家樂去吃飯。我們問她們,有沒有雪條送?她們一邊吃麵條,一邊傻笑。我們也是去家家樂吃午飯,但今天不送雪條。下次要去別的地方看看有沒有送。

(”雪條”的書面語應該是”冰棍”,五個光棍吃冰棍,都成順口溜了)

[tag]圓玄一中[/tag]


Technorati : 圓玄一中, 家家樂

Default image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