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法推動的「二次回歸」,港人感受不重要

無論是立法的意圖、程序還是至今半遮半掩的條文,說國安法預示着「一國兩制」的終結,都不算是什麼「嚇人」的言論。一國兩制的終結,換一句話說,也正是最近很多人提到的「二次回歸」。最最荒誕的地方在於,「二次回歸」比23年前的第一次「回歸」,更不顧及港人的感受。所謂「港人治港」,實是廿一世紀人類社會最大的謊言。

攝於某年某月某日的海港

在國安法正式實施前的十幾個小時前,知道具體條文的香港人,寥寥可數。「有權」知道條文的,甚至不包括特區的最高行政長官林鄭月娥。2015年,時任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提出的「特首超然論」,如今顯得更加可笑。這個「超然」的特首,在中央眼中,還不如人大常委譚耀宗,乃至不如一個有份列席人大常委會的港區人大代表。

這次有份表決港區國安法草案的中國第13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共有175人,僅譚耀宗為香港人,且此人並不能廣泛代表港人──他在香港立法會任職時,就是以臉皮厚、出賣港人利益所廣為人知。許多人對這位面相醜惡之人最念念不忘的,出現在2011年的TVB訪問。當時記者就民建聯對立法會遞補機制質問譚耀宗:「政府提出的原方案,你支持;修訂的,你支持;不諮詢,你們支持;到要諮詢,你們又支持;感覺是,你的立場在哪裡呢?」譚耀宗無言以對,只能尷尬一笑。這樣的人竟然「代表」香港人,坐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對港人利益至關重要的國安法投下他的一票。

而真正負責法案起草工作的人大法工委,則一個香港人也沒有。對於外國施壓,說是外國勢力無權干涉中國內政;然而對於「自己人」的香港人,他們也不並不覺得重要。自己也不知道條文的保皇黨人,卻不斷嘗試「安撫」民心:你們只要乖乖做個順民,你們以後依然能過好你的日子。

此時回想1985年香港基本法的起草委員會,總共59人,港人有23名,佔三分之一以上。這「三分之一」的人數,放在立法會的話,是由否決權的,而委員會副主任王漢斌曾將之詮釋為「體現了中央對香港同胞意見的充分尊重」。委員會中的23人雖然來自香港社會各界,但論代表性,當然也是遠遠不夠的。六四事件後,更有李柱銘、司徒華、查良鏞、鄺廣傑四位港人退出,港人比例下降為三分一以下。

除了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同年還在香港成立了基本法諮詢委員會,委任180人,於1988年和1989年先後舉行兩次公眾諮詢。當時,為了穩住香港人心,中共對「回歸」的準備工作可謂做了不少戲。然而,當「總設計師」(鄧小平)換了「總加速師」(習近平),來一場所謂的「二次回歸」,卻連演也不演了。不尊重港人感受和意見的「回歸」,即使再來一百次,也不會換來真正的「人心回歸」。

第一次「回歸」前,「沒有國」的港人,在此地安居樂業;有了「國」後,「家」在哪裏?

(本文共被 40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