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德塞被罵,是因為能力而非膚色

世衛真是越忙是非越多。武漢肺炎疫情仍未緩和,你根本無法想像世衛總幹事竟然沒在幹事,而是花時間在Twitter看誰在攻擊自己,並鑑別攻擊者來自何方,最後得出「台灣人在攻擊我」的結論後,還用了記者會三分鐘的時間把台灣痛罵了一頓。

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說:「批評衝着我來,我毫不在乎;讓我難過的是,整個黑人族群、整個非洲都被侮辱,我無法忍受。」他成功從中國政府那裏學到了一招:用種族歧視來為自己的失責辯護。

中國政府最擅長將自己和所有中國人捆綁,大多中國人似乎也很樂意接受這種捆綁:「你們罵中國就是在罵我。」譚德塞運用了同樣的邏輯,只是反過來演繹成:「你們罵我就是罵黑人。」他刻意強調「黑人族群」、「整個非洲」,就是要將自己和所有黑人、非洲人捆綁在一起,把自己需要回應的失責問題轉移到種族歧視的問題上,意圖激怒所有黑人,令整個黑人族群為他一個人的無能和過錯辯護。

「黑鬼」(Negro)這個字眼的確帶有種族歧視色彩,這一點應該毫無爭議。然而,一個人因為膚色而受到歧視,得不到與其他人相等的地位和權益,和一個人因為做錯了事情,而被人用帶有種族歧視的字眼攻擊,雖然都不文明,但情況並不相同──把後者歸入「人身攻擊」,其實更準確一點。打個比方,你因為鄧小平很矮而認為他沒有足夠的能力和智力去治理國家,和你因為鄧小平犯了錯而忍不住用「死矮子」來罵他,其實是兩回事──我猜,鄧小平應該也不會用三分鐘的時間來回應你的人身攻擊。大陸網軍翻牆出來四處罵「nmsl」、「曱甴」,還能比罵「黑鬼」更文明一點?

不管是什麼人種,人在高位,就自然會受到更多的批評和攻擊──這恐怕是連香港一個小明星都懂的道理,而這些批評和攻擊,也難免包含了一些不合理的、針對人身的攻擊。但身在高位、手握大權的人應該意識到,這些批評和攻擊首先是源於他的權力,無論對方運用的語言多麼惡毒、粗鄙,從權力結構上看,那些攻擊自己的人都遠遠比自己要卑微得多。而被譚德塞點名批評的台灣人,正是在世界災難面前最沒有話語權的一群。面對世衛總幹事的批評,台灣總統蔡英文卻在Facebook作出了有禮有節的回應:「藉著今天這個機會,我想要邀請世界衛生組織譚德塞幹事長訪問台灣,感受一下台灣人民如何努力在遭受歧視和孤立之中,堅持走向世界、貢獻國際社會。」

蔡英文回應譚德塞
蔡英文回應譚德塞

同樣是黑人,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在任時,肯定沒少被人罵,肯定也不乏罵他「黑鬼」的,但何時看過他會把那些對他個人的攻擊,轉化為對整個非洲裔和黑人族群的攻擊?他或許知道,那樣做其實對改善黑人地位並無好處,甚者有害,因為他若將別人對他個人的不滿,轉化為對他膚色所代表的族群不滿,那就是拖整個族群下水。若爲整個族群着想,個別黑人爭氣了,站到了權力的巔峯,應該幫整個族群爭氣,而不是反過來要整個族群為他爭氣,使他個人的權力穩固。

而不幸的是,譚德塞卻讓人看到,一個黑人擁有至高的權力後,他會拿膚色來為自己的責任開脫。遺憾的是,最維護譚德塞的中國,卻是最歧視黑人和非洲人的國家之一。

如他批評特朗普所言:「若不想看到更多的屍袋,就不要再將新冠病毒政治化。」他若把「幹」台灣的時間拿來「幹事」,那每天新增的屍袋也應該會少點。

(本文共被 59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