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太漫長,凝結成了霜

我曾經笑她胸部小。她不服氣,就昂首挺胸地說,是被毛衣遮住了。想起她一邊雙手叉腰,一邊不服氣的樣子,就覺得真是可愛死了。

假如我今天還笑她胸部小,她不會再理我,頂多是瞪著我說:無聊!

她能瞪著我,已經是對我最好的態度了。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