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說周曙光

周曙光事件本應告一段落,因為已沒什麼好說。但他最新一篇文章還是提到了我,那我就厚顏無恥再說幾句。關於他和西寧人的事,我暫時無法判斷孰真孰假誰對誰錯,所以不加入討論。

首先,我是否認為他是公民記者?在上一篇文章我已說過,周曙光不是他自己心目中的公民記者,怎麼又變成是我認為他是了?我的觀點很清楚,是公民都可以做公民記者,按照周曙光愛用的方法就是你們自行判斷。只有在中國這個不正常的社會裡,公民記者才會被吹捧到一個高度,只由某部分人擁有,然後才可能變得有利可圖。

其次,是誰的邏輯有問題?我說的心虛,是形容周曙光對募捐一事隻字不提的原因;而所謂心安理得則是形容周曙光對募捐隻字不提的目的。我不懷疑周曙光的邏輯能力,但我懷疑他的中文能力,竟將我那句長句子縮減成「心虛」和「心安理得」構成因果關系。真正的因果關系是,他心虛了,所以要求個心安理得。當然,他是否真的心虛,我無法知曉。我只是質疑而已。周曙光可以解釋不是,然後在通稿上補上資料就是了。這問題不值得辯論。

他募捐所得的錢,我沒認為他是取之無道。募捐來的錢和他向當事人收取的所謂「適當的交通費和通訊費」是兩回事。至於他在收取「適當的交通費和通訊費」上有沒有詐騙那些孤援無助的人,我就無從知道了。

在《公民記者走啦》一文,我已表明不同意公民記者代表當事人的利益,那又怎會要求周曙光向那些當事人感恩呢?顯然,我希望他感恩的是那些在他處女訪時提供無私幫助的人。顯然,周曙光又將募捐和向當事人收取所謂「適當的交通費和通訊費」攪和在一起了。當初捐款的那些人可沒有要求指揮你,也沒有任何其他的附加要求,有些甚至是匿名的。他們只是寄望你能提供有別於傳統媒體視覺的報道,這是對你個人的一種支持。這種支持難道不應該記住並感恩嗎?感恩難道只是利益的輸送嗎?不要隨意將過去和未來割裂。他們對你的支持也許是源於你過去的出色表現,但你現在的表現還能贏得他們未來對你的支持嗎?成語殺雞取卵說的就是這種情況。

可笑的是,周曙光認為依靠募款來做公民記者是損己利人的。基於他這種價值觀,當初捐款支持他處女訪的人豈不是害了他?另外,他還認為掛靠非政府組織也是利人不利己的。按照他這種價值觀,香港獨立媒體的人豈不全是傻子,全都生活不下去那種?我不認為個人利益和社會利益是割裂的。注意,這個「社會利益」和共產黨經常掛在嘴邊的「集體利益」不同,周曙光同學別再把概念給換了。

在那篇新的文章裡,周曙光很聰明地盡量避開了公民記者四個字,而更多地在談維權。我的理解是,「公民記者」突出不了自己對當事人帶去的好處,但「維權」卻能。如果「維權」再和記者掛上鉤,那就太好笑了,幸好周曙光沒有這樣做。周曙光一直以為自己在「參與」著,所以他說自己是在維權。許多弱勢群體也以為他能幫他們維權,但事後難免就會感覺到被騙了。周曙光只是利用他的blog進行有限度的報道而已,而沒有能力沒有可能進行更深一層的維權行動。這除了是中國國情現實的局限,更主要的恐怕是周曙光個人的局限。千萬別以為重慶「釘子戶」事件是因為周曙光才得以解決。正如誰說的,周曙光在重慶出現,其象征意義遠大於實質意義,而且是與維權無關的。

真正的維權英雄是那些切切實實在為弱勢群體辦事的人。他們付出的不知要比周曙光付出的大多少倍,但周曙光卻以為自己的處境已經難以抉擇了。你既要公民記者的名,又要收費記者的利,說不好聽一點不就是又要做婊子又要竪牌坊嘛,但我一直不說這句話,因為我覺得周曙光同學沒到這地步。

周曙光坦白,他的世界裡只有赤裸裸的金錢關係。假如某地出現了「釘子戶」,但邀請周曙光去采訪的是地產商,因為「釘子戶」自己吃飯的錢都沒了,那麼周曙光你作何抉擇?當然,地產商一般不會認為周曙光的新聞平臺有那麼高的價值。所以這個假設基本上不會發生。

[tags]周曙光,公民記者,維權,收費記者[/tags]

Default image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5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星际争霸
星际争霸
13 years ago

周曙光就是个小混混,本来去四川看热闹的,无意中被人捧一下,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又是出境旅游,又是接受外国人的报道,又得了点利,就觉着自己找着生财之道飘飘然了。

博主这句话说到点子上了,不要又做婊子又立牌坊。他靠着以前无意中立起来的牌妨嫌了利益,可惜钱还没骗到够多就被大家发现是婊子。现在他怪大家自己眼睛不够敏锐,不应该寄希望于他是贞女。那就不要整天拿块维权的布遮在自己下身嘛,说什么“在维权”“在帮助拆迁户”。早点说,我就是来赚钱的,我就图个钱不就行了
2b

zola
13 years ago

是的,被吹捧到一個高度,但我没有吹捧我自己,我跟所有人都说我是一个普通人,只在某个时刻作为现场消息提供者(不说平民记者或公民记者),这个牌坊是你们这些重视牌坊的人立起来的。
我不是你们心目中的记者,也不是有使命感的人,也不是喜欢牌坊的人。
我做我的事,牌坊不牌坊,记者不记者,关我屁事,我早就在《我志愿报道社会新闻》中说了,我就是来图个钱。
继续吹捧或继续打击“公民记者”这四个字吧,关我屁事,我又不是终身“平民记者”更不是终身“公民记者”,我只是写写BLOG,你们去研究什么是平民记者好了。是好,是好,由你们说。

zola
13 years ago

还是四月底我就说我是图钱图利了,你这文章分析搞得似乎我打着别人为我立的牌坊在行骗似的。
我四月底的文章《我志愿报道社会新闻》就明着说要赚钱了。

BTW:你有一个重要BUG,你把语句的环境偷换了,我说的是五月份后如何用募捐获得经费的方式报道社会新闻就会让自己陷入泥坛而不得脱身,并不是说“捐款支持他處女訪的人豈不是害了他”。
如果因为我接受了捐款就得受人家恩情和指责,这就是害我,是陷害我于不仁不义。所以,我坚持认为接受捐款不是交易,没有任何附加条件。
你显然比其它人认真,能够避免回贴不看贴,功课做得比其它指责我的人足,素材和证据够丰富。但我发现你和孙周武一样,在你的语言里,因果、逻辑、时间顺序、语言环境是可以任意置换,跟你辩论没什么意义,还得一个个帮你纠正错误。
还假设一些前提来作分析,对你的证明过程我是没有意见,但你的结论基于假设的话,结论无意义但有误导效果。既然無法判斷孰真孰假誰對誰錯,那就继续找证据作分析吧,直到找出足够多的证据让你有信心下结论或下断语。

我不会再回应这个话题,你遇到这些事要怎么做,你自己决定。

星际争霸
星际争霸
13 years ago

嗯,周曙光真冤啊,阮一峰,陈奉京,这些鸟人都和西宁人一样,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假设前提。
没有一个人像周曙光他爹一样站在他儿子的立场上来想问题
网上怎么这么多坏人呀

Shares
5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