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凶獵殺》影評:殺手的覺悟

關於《時凶獵殺》(Looper)這部電影,也許你會和我一樣,想起一個關於時空旅行和流浪者的科幻小故事,我不知道編劇有沒有受到這個故事的啟發,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還沒聽過這個經典的故事,就請讓我簡略地復述一下:

1945年,一個來路不明的女嬰被丟在了孤兒院外面。

1963年,孤兒已經18歲,她愛上了一名流浪漢,並懷上了他的孩子,而這個時候,流浪漢也突然失蹤了。

1964年,她生下了一個女嬰,在生產時,醫生發現這位女主角同時擁有兩性的生殖器官,為了挽救她的生命,只好為她做了變性手術,使「她」變成了「他」。不幸卻接踵而來,一名神秘客從醫院偷走了「他」剛剛生下來的孩子。受此種種打擊,一無所有的「他」自暴自棄,終日酗酒,成了一名四處流浪居無定所的人。

1970年,已變成男性的女主角,在一家酒吧裡向一名酒保訴說自己的悲慘經歷,他認為他的苦果都是那位負心的流浪漢帶來的,酒保聽後說可以幫他找到負心漢,條件是事辦完了要為酒保工作。於是酒保用時光機把他帶到了他初識流浪漢的年月,並告訴他遲些回來接他,趁他尋找流浪漢期間,酒保又利用時光機幹了一件事,他來到1964年從一家醫院偷走了一名女嬰,並把女嬰帶到了1945年,遺棄在一家孤兒院外。之後酒保回到1963年,準備接流浪漢回去,此時流浪漢正和1963年的一位姑娘愛得火熱,但之前答應了酒保必須跟酒保走,而且他已經意識到自己是誰,酒保又是誰。

酒保把流浪漢帶到1985年,他要流浪漢為他做的工作就是成為時空旅行局的一員,然後這位流浪漢會回到1970年,化身為酒保,遇到一位終日酗酒的流浪漢,向他訴說悲慘的人生,他的目標是把流浪漢招收為時空旅行局的一員。

這個故事來自短篇科幻小說《All You Zombies》,是美國科幻小說家Robert A. Heinlein的作品。看出來了吧,時空旅行讓這一切變成了一個無休止的循環,回到過去會改寫歷史,乃至改寫未來,這是時空旅行最難處理的問題,這類題材的電影就像射門一樣,一係入一係唔入,處理得好了就是佳品,一有不慎則必是爛片,沒有第三種情況。《時凶獵殺》也是關於時空循環的故事,在這個故事裡,來自兩個不同時空的主角相遇了,年輕時是俊朗英氣的Joseph,年老時是霸氣外露的Bruce。

電影裡的「現在」,是時空旅行還未發明出來的時代。那個時代,有一種職業叫「時空殺手」,做的事情要比一般殺手要簡單得多,他只要帶上一塊表、一把槍,再在某個指定的地方鋪好布--顯然不是來野餐的,時間一到,殺手的目標就會從未來傳送過來,這個目標已被套上了頭套,被綁好了雙手,殺手只要扣動板機即可,剩下的只是處理屍體的工夫--因為都是對於現在並不存在的未來人,所以處理這些人的屍體也還容易。所以,確切地說「時空殺手」不是殺手,而是行刑者,他不需要任何殺手需要具備的技巧,他需要的只是如行刑者一般的,對生命的冷漠。男主角Joe幹的就是這一行。而有一天,他的麻煩出現了,當他拿好槍,準備迎來第 N 個死在他槍下的倒楣蛋時,出現在他面前的竟是三十年後的自己。這本來是每個「時空殺手」都必然要面對的境況--三十年前,他們殺死三十年後的人,三十年後,他們自己也必須死於三十年前的自己槍下,這是他們的因果循環,三十年前的Joe早已接受這樣的安排,只是三十年後的他突然改變主意了,已有準備的他,從三十年前自己的槍下逃脫了。

Joe知道了三十年後出現了一名叫風雨師的人,是這個因果循環的關鍵人物,他控制著未來所有的黑幫和「時空殺手」組織,但他卻要把所有「時空殺手」剷除--至於為甚麼,主角一開始也不知道。三十年後的老Joe回來三十年前,就是要把三十年前還是小孩的風雨師殺掉,而三十年前的嫩Joe卻決定要保護小孩。在《All You Zombies》,自己和自己做愛,生下了自己;在這部電影裡,卻是自己和自己廝殺。

嫩Joe最後想到了一個阻止老Joe殺死小孩的辦法,這個方法是一個殺手的覺悟:你不能決定別人的命運去改變自己的命運,但你卻可以決定自己的命運來改變他人的命運。也就是佛教說的「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Joe意識到只有這樣才能終止循環。從電影的角度來說,這個方法是好的,但從現實的角度來說,我還能想到更好的辦法,至於如何,我不告訴你們,除非你問。

P.S. 老Joe的愛人由中國演員許晴飾演,此人演過央視版《笑傲江湖》任盈盈,真沒認出來。但這個四十多歲的女人,依然有一對可愛的小酒窩。除了這位,後面的製作名單也出現了相當多中國人。

P.S. 電影中有一幕,嫩Joe和他的上司爭論退休後去法國還是去中國。嫩Joe的上司來自未來,他說:我來自未來,相信我,去中國。然後,Joe真的去了中國。真想知道到時共黨倒台了沒。

P.S. 別小看小孩,小孩是最可怕的,請各位家長務必搞好家庭教育。

(本文共被 2,706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