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邦派的生理需求

城邦派罵人「賣港賊」,就好像大陸人拉屎一樣,是無法自控的生理需求,隔一段時間需求來了就要當眾解決。

社運人也好,長毛也好,沒聽他們說過要豁免大陸人,任由他們在大街拉屎拉尿,一個正常的人,決不想自己居住的地方變成到處都是屎屎尿尿,也不想屎味飄飄處處聞。我身為國師口中的「垃圾」,其信徒口中的「左膠」,其實也非常反感包括隨地屙在內的各種無公德行為,就如反感隨便罵人「賣港賊」一樣。但是口說要懲罰他們卻又不報警,也不作阻止,只拍張照放上網,然後一堆人圍觀別人屙屎,品頭論足,高談闊論,日以繼夜夜以繼日,這就叫愛香港?愛不愛港不說,首先這是非常詭異而且沒有品味的事:一個大陸小孩的腸道作動,竟然帶動著諸多君子的口部運動。

看到而不作阻止,這才叫包庇和縱容吧?

其實我也算得上是城邦論的早期支持者,之所以支持,是因為我也絕不願意香港被中共操控,但眼見城邦論與蝗蟲論合流後便愈趨流於情緒化,動輒罵人賣港賊,而且矛頭往往不是指向罪魁禍首(如:自由行的罪魁禍首是長毛、陶君行嗎?),凡是不和城邦論保持一致的皆有可能被罵成賣港賊,叫人如何能繼續支持下去?這種罵法,又和建制派罵民主派禍港亂中的慣常做法有何分別?國師說,中共竊據了「中國」,我看城邦派也竊據了「愛港」。以國師的邏輯,中共竊據了「中國」,便不要這「中國」了,那麼既然建制派和城邦派都竊據了「愛港」,這港不愛也罷。

另外,這張照片的「大便」卻不知跑了哪去,是被誰吃了嗎?一看到大陸小孩脫褲子就想到拉屎,和魯迅說的「一見短袖子,立刻想到性交」大概是同一類。

(本文共被 1,141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