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你點燃這支蠟燭

20100604437

繼上次給學生講反高鐵後,這次又給小鬼們講了六四。我可不是正式的老師,只不過是一名收入微薄的補習老師而已,所以也有多一點點的自由。由於反高鐵當時正進行得如火如荼,全社會都在關注,小鬼們也有一定的了解,他們聽起來也就比較感興趣;但是六四,他們幾乎聽也沒聽過,其中一位是六年級的學生,也只是知道一點點,他們聽起來也就沒那麼感興趣。但我還是講下去了,當然我只是粗略地講講過程,我甚至還避用「屠城」之類比較爭議性的字眼。等他們長大了,自然會有自己的看法,我只希望他們都能自己去尋找真相。

其中一位小鬼,平時絕對是個搗蛋鬼,昨晚一道簡單的方向題居然要我講了三遍--可以說他真的是一個找不著北的小鬼,但這次他居然能把我說過的百分之八十都複述出來了。我已經很欣慰。

今年其實是我第一次去維園參加燭光晚會,我已經來香港七年了,每次我想去最終都會想到一個藉口而沒有去成。非常活躍的星屑醫生自組了自由散漫民主聯盟,以我的懶散程度,我幾乎連這個聯盟也不好意思進。所以今年,我沒有再找藉口了。我不希望等我老了才發現,原來我從來沒有參與過這座城市的歷史。無論是參加反高鐵還是燭光晚會,我都不會因此變得偉大,甚至也改變不了甚麼,但至少我沒有缺席這座城市的歷史。

去維園前,我問一位小朋友要不要我帶她去燭光晚會,她媽媽就是我的老闆,也問她要不要去,但她說要做功課。後來我在維園的時候,竟然接到了她的電話,她用稚嫩的聲音說:代我點一支蠟燭吧。說得很堅定。所有想來但來不了的朋友,請允許我也代你點燃這支蠟燭。

20100604438

對於出席人數,警方估算的結果第一次如此接近主辦單位的估算,我真的開始懷疑政府最近的打壓其實是暗中幫助。可惜主辦單位只記著呼籲大家護送民女到中大,卻忘了更重要的目標是中聯辦,結果只去了十人。中聯辦和中大兩邊我都沒有去,我本來也想去,還跟朋友開了一個大膽的玩笑,說回不了家的話就找在中大讀書的某人,去她那裏睡好了。她不是民女,但她是文女。別對我這個懶人要求太高,我真的已經很累了。

[tags]六四[/tags]

(本文共被 225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