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了豆腐‥‥‥的家

說起來有些奇怪,為了我和朋友J的九月生日,我們到另一位朋友B的家裡打火鍋--而這位朋友八月生日時我們去外面吃的義大利菜。朋友B原來就住在藍澄灣,但曾經搬來我家附近的雍雅軒住了一段時間,那段時間不時去他那邊打桌球。現在他又搬回藍澄灣去了。

還有一個住在藍澄灣附近的朋友,多年沒有聯絡,最近又有了聯繫,她還親手做了餅乾送給我作生日禮物,是不是特地為我而做倒沒太大所謂了。她一直在說餅乾做得太硬,不要怪她。之後有一天她又問我吃了之後有沒有生病。我說,有啊,吃完之後老在想著做餅乾的人。我接著說,剛剛不久才吃了三塊,馬上就睡著了。睡著了是真,但原因是瞎掰的。她就說她在餅乾裡下了毒。我說,不是,是你的餅乾太硬,咬累了就睡著了。事實的真相是,她做的餅乾並不硬,而且「食餅有餅味」。

提到這件事,只是想說,時光似乎又回到了從前。

當天可能只有我和豆腐有空,所以我就到她家附近陪她去買打火鍋的食材。通電話時,她的聲音有氣無力,沒睡醒似的。到了街市,她果然一直在說困。買了要買的,然後如你所知,我就上了她的家。作為她的普通朋友,此前我只上過她家裡一次,但那次就見到了她媽媽。我驚訝地發現,原來她媽和我媽竟然是一樣的,都是女人--其實我想說的是她們都是護士,我媽曾經是,現在不是了。那次去她家裡是好幾個人一起去,要錄製廣播劇。哈哈,這次終於只有我們兩個,既然閒著也是閒著,我們就一塊做了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那就是洗菜。一開始是她在洗,我像男人那樣站在旁邊觀看,我說:「需要幫忙嗎?」她說我看著壓力大,但拒絕幫忙。可第一次也沒洗完她就去了接電話,剩下的由我完成。她講完了電話,換成她站在我旁邊看著,像一個男人那樣。我身上一點壓力也沒有,反而是身下‥‥‥

相比起某人的絕情,能夠和豆腐大大方方做朋友,我實在已經很滿足了。

在豆腐家門口時,我接到一個電話,電話裡的朋友問我正在何處,我大聲地告訴對方我正前往女友家中。豆腐在一旁聽了的反應是說了一句「食屎啦」。如果豆腐是我的女人,而我又是唯老婆之命是從的男人,那麼我的煩惱將會是:究竟去哪找屎來吃?

Default image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3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idekick
12 years ago

^O^

trackback
12 years ago

[公牛擠奶] 我上了豆腐‥‥‥的家:

說起來有些奇怪,為了我和朋友J的九月生日,我們到另一位朋友B的家裡打火鍋--而這位朋友八月生日時我們去外面吃的義大利菜。朋友B原來就住在藍澄灣,但曾經搬來我家附近的雍雅軒住了一.. http://bit.ly/vYkCY

trackback
10 years ago

@momo_chen 牛說: 我上了豆腐‥‥‥的家 http://www.rapbull.net/posts/1762

Shares
3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