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去深圳

一,

東門附近有一家哈爾濱餃子店,據說與宮崎駿有點關係,所以又叫做哈爾濱移動餃子。我們就去那裡吃的午飯。

美食的力量,既能改變人的體型,甚至還可以讓人忘記悲傷,但若心情不佳,龍肉也吃得沒味。上一次和這群朋友去深圳,剛到不久手機就被偷去,之後到泰鼎豐吃飯,雖然還算美味可口,但始終吃得不夠爽。這次沒有被偷,總算可以盡情地吃。

大陸的飯館最美妙的是,館子不大,菜式卻很多。這家哈爾濱移動餃子,光是餃子就有煮蒸炸三種做法,而且還有多種餡料可供選擇。

我們埋了單正準備離開,老闆娘從裡面的大廳出來大聲問有沒有人懂英文。我自告奮勇,指著鵝說她懂。原來是裡面來了個老外,不懂中文。

二,

東門依然是同行女伴們的最愛。

吃完午飯,我們就一直在東門;傍晚去中森名菜吃了晚飯,又回來東門繼續她們的購物,直到大多數店舖開始關門,她們才依依不捨離開。每個男人都必須明白,絕對不要嘗試取代購物在女人心目中的地位。

在一家文具店門口,我等著裡面的女伴們出來。門口有個賣錶的女人問我要不要錶。

我就問:你這錶能走多久?

女人答:至少一年。

我又問:有沒有能走一萬年的?我女朋友說這樣的錶才能表示我愛她的決心。

女人說:小子,你還真幽默。

嗯,我確實是幽默,因為事實是我沒有女朋友。把沒有的事說得像真的一樣,不是騙子就是幽默大師。所以,對於共產主義,我傾向於相信那是一種幽默。

下次如果我還敢跟這幾個女的去東門,並且再次見到那個賣錶人,我相信這會是一種莫大的緣分,所以一定要問問她能不能帶三個錶。這個問題困擾陳某很久了。

三,

第二天,從書城出來,她們說再回去東門一趟。我只好向她們投降,幸而還有另外一個男生,他即將要去考警察,最重要的是如果遇到「胸」徒,他應該是最明顯的目標,所以有他在諸位女生的安全應該沒有問題,於是我就一個人先行回港了。

這已經是我第三次踏足少年宮站的書城,也許是時候該忘記我第一次到那裡時的情景。但是當我第二次在福田海關過關的時候,我還是想起了一些事情。

我喜歡福田海關,因為那裡很大,人流不多。上一次我到那裡時正好是黃昏,夕陽正是無限好,她在那條長長的電梯上說:我越來越喜歡你了。

然而,後來事情卻往相反的方向發展。記憶之所以珍貴,是因為無法再重演,悲哀的是,和你共同創造記憶的那個人,她並不覺得這些記憶有甚麼珍貴。而我,對所有在黃昏發生的事都產生了懷疑。黃昏,是一段虛假的時光,這段時光很短暫,卻會讓人產生會持續很久的錯覺。

[tags]東門,深圳[/tags]

(本文共被 147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