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終人散之謝師宴

昨晚的謝師宴,幾個約好的人果然穿著中學的校服亮相了。

我的校服一件也沒丟,翻箱倒櫃找出來,原來都還穿得上身,只是真的比較醜--倒不是校服設計本身有問題,而是因為我買大了,於是人醜衣醜醜到底了。昨晚最耀眼的是阿丁,他穿的其實不算是校服,是童裝,頭上加一頂防止山火的黃帽子,簡直是神來之筆。

老實說,兩年的acs,我沒有很多需要感謝的老師,因為大多數老師其實和我沒什麼關係,今晚來的有幾個甚至是我不認識的。我這個學生,和別的學生很不同,我一般不去找老師,做論文也全靠自己找資料,不找老師,甚至還好為人師,幫同學修改論文,搶了老師的活來幹。求學問,問很重要,所以我不算是好學生,成績不好不能繼續升讀也真是活該的。但有些老師一定要在這裡感謝一下。

所有老師中,我和全老師的關係是最好的。這事人盡皆知,很多人說全老師對我有所偏愛。剛上來acs時,我其實儘力在各老師面前表現自己,但好像只有全老師留意到我。沒辦法,我只能承認,我的普通話真的是太出色了。第一個學期,全老師給了我a+的成績,她說我是這麼多年來第一個。我受寵若驚。

全老師其實對所有同學都很親切,當然我不否認她可能真的是對我有所偏愛的,但我不覺得她在成績上有偏心。第二個學期,她就沒有給我a+了,而同時卻有另一個同學拿了a+。有一次錄音功課,她給了我b+,我就問她為甚麼,因為我從來沒有拿過a-以下的。她給我的說法是以我的能力應該有更佳的表現,要是別的同學錄成我那樣子能拿a-以上,但我就不能。這件事說明,全老師不僅沒有對我偏心,反而對我有更高的要求。她對我的要求,我是接受的。所以如果有人說我會因為不滿老師給的分數而不滿老師,這並不對,至少不全對。

在acs,全老師並非教我最長時間的老師,到第二年她就沒教我了,她只教一年級。要說教我最長時間的老師,應該算是李老師。第一個學期,李老師教電腦,但我不是她那一班的,所以直到一年級的第二個學期,她教我現代文學時我才算認識了她。很多同學都怕她,因為她出了名要求多要求高,但同時他們卻也很相信她的實力。一開始我只是抱觀望的態度,後來我為她折服了。她造詣很高,教書也真的很認真負責,我喜歡上她的課。她的導修課,我記得我應該是沒有睡過覺的。

第一個學期的古典文學,我是失望的,上大課時我覺得和我中四中五的方式沒多大分別,因此我實在無法產生興趣。反倒是在導修課,從導修老師那裡,我能聽到一些新穎的觀點,但不足以挽救我的興趣。當然,也可以理解為我是因古典文學基礎不夠讀不通才產生了抗拒,這樣看也沒有問題。到了李老師講授的現代文學,我算是重新領略到了文學的魅力。其實她也只是上我們的導修課,但她講的東西可能比大課老師還要多。應該說,整個現代文學的課程編排都比古典文學的課程編排要好,這確實不能完全歸功於李老師。

那一個學期,我的文學論文拿了A。那次,我一本參考書都沒用,我從沒有那樣享受過寫論文。

到了第二年,acs的舊師大部份調回本部,只留下李老師和全老師兩人,李老師接任了課程主任,開始要處理很多的行政工作,但沒有影響她的教學表現。第二年的第一個學期,她教我商業中文。在她教我現代文學之前,我沒料到她教得那麼好;在她教我商業中文之前,我甚至不知道她連這個也懂。上過她的商業中文課後,我非常驚喜。我最佩服她的powerpoint,看似隨手拈來,實則相當活潑有趣,也相當精彩。她在上我的現代文學導修課時,是不用powerpoint的,只在最後一課做了一次示範。

後來我知道她出過一本商業中文方面的書,算是這方面的專家了。但她從沒在我們面前推銷過她的書,我覺得這一點難能可貴。老師出書,學生買來做教材,無可厚非,也正因為如此,我才覺得李老師不推銷自己的書是難能可貴。

到了最後一個學期,李老師又成了我寫作課的老師。我認為,教人寫實用文很容易,教人寫會考作文也不難,但教創作是很難的。第一年也有寫作課,教的主要是應用文寫作,當時的老師教了等於沒教過,我是真不明白,一個宣稱以他的級數是不應該教我們這班副學士的人,卻為甚麼連應用文都教不好。這位高級老師,在這次謝師宴沒有出現。

而這最後一個學期的寫作課,李老師所教,我個人認為是無可挑剔了。她的powerpoint也保持她的水準和特色,我覺得唯一可以挑剔的是,時間太短,講得比較快,powerpoint也飛得快。但李老師向來不給同學send powerpoint的。

如果說我算是全老師的愛徒,那麼,我應該不能算是李老師的愛徒,她給我的成績不算高,教的三科都是b+。但我為她折服,我也感謝她傳授給我很多新的知識。

論時間,王富榮老師也算是教我比較多的老師,第一年兩個學期都有他的課,都是必修的。他給人感覺是比較傳統的老師,但不會高高在上,我雖和他接觸並不多,但我欣賞他的漢語知識和幽默感。和某高級老師相比,天壤之別。

至於第二年新來的老師,我都沒有很多的接觸,唯一要說說的是曉蕾,其實她只是一名兼職。她頂替上調的賴老師教傳媒中文,第一個學期時我只需上她的大課,導修是另一位老師,所以到了第二個學期,她負責我們的傳媒中文fyp時,我們才開始有所接觸。她經常抱怨我遲到,也經常挑剔我們的做法,但很少見到她的怒容,她其實發脾氣也是很可愛的,我和朋友私底下也會模仿一下,迄今為止我們只模仿過兩位老師,一個是全老師,另一個正是曉蕾。第一個學期時,我覺得她初來乍到,準備不夠,連舉例子也通常就拿她自己的文章來說明,我覺得很不足夠,但到了第二個學期,她負責我們的fyp時,我確實是受益良多,儘管未來我可能並沒有機會進入傳媒。如果有機會跟著她去外面採訪,我覺得能學到更多,但這是沒可能的。

曉蕾是一個特別的人,她並不喜歡我們叫她老師,但我還沒來得及習慣直呼其名「曉蕾」,就已經畢了業。我一直覺得她是一個驕傲的人,但我認為她是有資格驕傲的。而她的這種驕傲,並不是高高在上,所以也要和某高級老師分清楚才好。對於我來說,這位老師最特別的是,她和我一樣,都是blogger,甚至我們都曾經接受過港台同一個節目的訪問。

謝師宴上,我一聽說將安排曉蕾和我們同台,就提出意見:其他老師都坐一塊,怎麼可以把曉蕾分開?然後同學解釋說其實是曉蕾自己要求的。你看,她就是這樣特別的人。

寫到這裡,也許有人質疑我為何不寫賴老師,她可是acs的靈魂人物。其實我和賴老師的接觸真的非常少,她只上過我們一個學期的導修,所以我也不知道從何說起。但我知道她很和善,也知道acs是她一手帶大的,沒有她就沒有現在的我們。

我會記得這些老師,雖然我沒在這兩年留下甚麼值得讓他們記得。

這次謝師宴原本在酒店舉行,很貴,後來經過諮詢,改為在城大的城軒酒樓進行,我覺得很好,雖然不豪華不奢侈,但其樂融融。唯一不好的是,酒樓服務員趕著下班,催命鬼一樣趕著上菜。

謝師宴玩得很高興,散席後,本來和一眾朋友興高采烈去唱k。但就快到的時候,突然有一種莫名的悲傷襲來。不能說毫無徵兆,因為幾乎每一次熱鬧完,我都會陷入莫名其妙的悲傷當中,像一棵小草無法自拔。我想,這絕對不是對某人的思念,這更可能是天生的孤獨感。我告別了大伙,去車站的途中,阿廣又打來電話說不唱k也可喝酒。一聽到喝酒,我是有點心動了,還有甚麼比酒更能麻痺自己而不用付出太大的代價呢?有是有的,大麻便是,但香港不能合法吸大麻,而且再怎麼說,酒比較便宜。

但是我剛心動,阿廣又說:不過你不來就算了。於是,我還是算了,回家去了。雖然曲終人散,只要有心,總有聚頭日。

送上一首歌:曲終人散

[tags]謝師宴,acs[/tags]

Technorati : ,

(本文共被 374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