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悲傷,我懂

有一天,我和家人去房屋署辦事。剛坐下來不久,就有一個看上去已年過五旬的女人開始嚎啕大哭。她坐在輪椅上,旁若無人地嚎啕大哭。保安問她的家人怎麼回事,她的家人說她就是那樣子的,誰也拿她沒辦法。

她邊哭邊念叨著一個人的名字:「阿x走左啦,係咪唔理我啦!」她不斷重複著這句話,聲音撕心裂肺。

人們用奇怪的眼神看著她,聽著她怪異的哭聲。我卻不能。因為她的悲傷,我能明白。

在多少次惡夢中,我也這樣地嚎啕大哭:「妹妹走左啦,係咪唔理我啦!」如果那個女人是神經病,那麼,毋庸置疑,我也是一個神經病。每個神經病都是把他們壓抑的情感一次性地宣洩出來而已。

世界上之所以有神經病,是因為在他們變成神經病之前,沒有人明白他們。醫生醫不好他們的病,是因為醫生醫不好他們的悲傷。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