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牛

他當年起了這樣一個花名,原因與他的人品或運氣無關,只與他的外表有關。他長得很斯文,一米八幾的個子讓他顯得有點笨重,「衰」是我家鄉話音譯,意思大概是呆滯。他其實並沒有這個花名所顯示的那麼呆滯,他只是長得有點像朱自清而已。

多年前,有人說我的朋友都很怪。那人所說的怪朋友應該沒有把「衰」牛考慮在內,可我想我應該把他也考慮在內。「衰」牛的怪是他喜歡的東西和我們很不同,也正因如此,他總是遭到我們的恥笑。

他對德國足球隊的熱愛是我們無法理解的。對於當時的足球,可以喜歡巴西、阿根廷、荷蘭、意大利、法蘭西甚至英格蘭,但他喜歡的卻是我們一致認為只會頭球的德意志老戰車。要知道,另一個被稱為頭球隊的正是我們的國家隊,在足球這項運動上和中國齊名不能算是光榮的事。我們譏笑他,他據理力爭,而且每次去玩winning eleven,他從來不玩德國隊之外的球隊。他玩winning eleven,基本上就靠一招,底線傳中,此招充份發揮了德國隊的特點。當年的winning eleven,底線傳中幾乎是無敵的。其實,在他的角度看來,我們對德國隊的不喜歡也同樣難以理解。

老實說,當時的德國隊也不是沒有球星,而他喜歡的偏偏是Bierhoff,一名身材高大擅長頭球的球員。為表對這名球員的熱愛,每次我們踢球,罰角球,他就「埋伏」到對方門邊去,準備以Bierhoff的方式解決對手。前面給埋伏兩字加上引號,是因為以他的個子實在難以達到埋伏的效果。

他雖然個子很占優勢,但是如果對方的守門員是趙薇–對,說的就是《少林足球》那個趙薇,那麼球還是進不了的,估計「衰」牛還會故意把球頂出底線為趙薇解圍。我要說到他被我們恥笑的另一個因素,他居然喜歡趙薇。當年發生趙薇日本軍旗事件,歷史老師在課上談到此事,「衰」牛當然是為偶像極力辯護。這事情我只有一些模糊的印象,要不是大刁提醒,我都快不記得發生過這樣的事。

說他是牛應該沒錯的,我們看到他對自己的喜好的執著,無論我們如何恥笑他,他不為所動。

其實我們的審美觀並不是完全沒有交集,至少我們都曾經愛過同一個女生。分別只是,全班都知道我喜歡那位女生,卻沒多少人知道他喜歡她,也許連她也不知道。

我和「衰」牛已多年不見,然而當我再一次聽到他的消息時,卻是他重病的消息。當我開始理解他的執著,卻又開始理解不了老天為何要如此對待這樣一個生命充滿熱愛的人。「衰」字不好聽,龍叔改成「帥」牛。我知道同學們捐的那一萬多塊錢幫不了他多少,我問過一個在家鄉工作的醫生朋友,換個腎要一百來萬。別說錢難找,腎更難找。我能做的只是詛咒這個無情的老天。

面對生命,請你保持當年的執著。

陳牛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張國榮
13 years ago

趙薇還因為這件事情被糞青潑糞咧
帥牛膽敢挺身而出為偶像極力辯護是不容易的
就像王千源
中華民族要掙脫病夫的宿命有賴這樣素質的一群人
查良鏞十七歲時就寫了一事能狂便少年
耐何讓歲月作證是艱難的
金庸最終也只落得在武俠小說裡意淫
然而這些人都不枉少年輕狂過
黃世澤零九年一月三十一日寫道

香港長期以來
只懂死讀書的教育最大的惡果
就是造就了一群學歷很高
但鑑賞能力缺乏的傢伙

是說得很對的
香港就是一個華而不實的偽城市
黃霑推薦水平思考法香港人就一窩蜂抬舉
李天命推崇語理分析香港人又一窩蜂追捧
人們也競相講藝術
仿彿嘴裡講藝術就沾染了藝術就懂得了藝術
懂得藝術自身就是個笑話
所謂懂得
懂得了又怎麼樣
香港人
就一樣事情真正行
見高踩底地追名逐利
是以這個城市的性質就這樣
離題了
帥牛這般的獨排眾議者
香港這個廢都有多少個呢
可是中國的帥牛會陸續有來的
我很樂觀

1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