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同小可

我朋友其實不算少,但能談心事的似乎又不多,寥寥可數。這才造成了我對著ping.fm不斷的自言自語。

身邊的朋友不能說心事,是因為我的心事總是與身邊人有關。而且我這人長時間保持不正經,已經變成「狼來了」的孩子,沒人願意認真對待了。我的矛盾在於,不正經是為了把真實的自己隱藏起來–被人知道得太多不安全,然而我同時又在期待理解我的人。

在城大有一個人號稱總是能看透我的心,而這個人不是一個女孩。問題就是,這個人就算能看透我的心,也不能給我他的身–我對「採菊東籬下」是沒有興趣的,儘管我時常用「玩你菊花」來恐嚇人–當然這種下流的方法不能用在女孩身上。

此人正是豬頭羅。被豬頭看透自己的心,是相當恥辱的一件事,誰能想像得到一隻豬走過來告訴你「先生,我知道你在想甚麼」,我連母豬上樹都沒看過呢。不過,也許正是豬頭的簡單,才不會把我複雜化。還有一個問題是,這傢伙狂妄自大,不僅稱能看透我的心,還說能看透所有人的心。所以被一個豬頭看透還不是最恥辱的事,最恥辱的是被一個神經病看透。我想,我這種說法並不公道,一桿子打翻整條船,神經病其實很有能耐的,豬頭羅除外。

寫到這裡,本文的主角還沒有出場。前面四段,大家可以不理了,請忘掉豬頭羅吧,這個人不值得記住。我要寫的其實是一個叫小可的朋友,她是我的姐姐,不是我的妹妹。

小可不是我媽生的,更與我爸無關。

她原來只是一個陌生人。不過算起來,我們也認識好多年了。她之所以是我的姐姐,除了她年紀比我大之外,還因為我們經常說心事。和她說心事很安全,這種安全最主要在於我們絕無半點曖昧的關係,也就是說我們可以永遠維持這種良好的溝通。

—–分隔線—–

小可 23:47:08
他还在我QQ上,我把QQ空间全部删了,签名档不换, 不上线隐身
小可 23:47:12
反正不让他知道我任何消息

小可 23:47:37
不可能忘记
小可 23:47:41
因为是一个圈子的
毡巴不伟 23:47:50
那你不要愛他就好了

毡巴不伟 23:48:32
其實我這邊也有一個女孩子這樣對我,不讓我知道她的消息
小可 23:48:46
那你有什么想法?
毡巴不伟 23:49:29
我心碎,除此之外沒有想法

—–分隔線—–

我用了三段去寫她,而那三段其實可以合成一段。最後我想說的是,她做得到的,我做不到。

(有時候我會覺得很對不起我的blog讀者,因為我發洩太多了,這些東西對他們來說沒有價值,除了可供紫草研究之外。當然follow我的twitter或plurk的朋友就更慘了)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