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量

「我現在做的,已經不再是你認識的我會做的。」

如果今年發生過的所有事情我都會忘記,包括你說過的喜歡我,包括我們每一次的肌膚接觸,我仍不會忘記這句話。

如果我從此失去所有的感覺,包括感覺地球的萬有引力,包括感覺你雙脣的纏綿,我仍會感覺到這句話的重量。

可能我認識的你,從來就不是真實的你。可能我不僅虛構了我,還虛構了你。反正我能夠繼續活下去,就是要靠不斷地虛構。

最可能的是,我從來沒認識過你。你是存在的,而你正在遠方,等待著某種事物的出現。

(本文共被 50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