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年會的精彩不在年會

一,關於網誌

「網誌」,是”blog”的中文翻譯的其中一種,特點是樸實莊重,而且兩岸三地通用。

大陸普遍叫「博客」,而台灣是「部落格」。「博」字音意兼譯,本是一個很不錯的叫法,可惜早年被方興東拿來惡心壞了。他竊取了他的合作夥伴王俊秀的翻譯成果–很多人都知道,真正最早把blog翻譯成博客的是王俊秀;方興東還自稱「博客之父」,最令人惡心的是,他不斷推出一些所謂的關於博客的研究來歪曲blog。當年,cnblog.org發起一個「我不是博客」的活動,就是衝著惡心的「博客之父」去的,得到不少的響應。據我所知,早期的中文網誌年會也是在cnblog.org大力支持下搞起來的。這年會要是由敬愛的「博客之父」來搞,恐怕比「博客網」更早倒下呢。

就當方興東是「博客」翻譯者吧,可誰聽說過「黑客」或「閃客」的翻譯者會自稱「黑客之父」或「閃客之父」?

去掉方興東這個「嘔像」的因素,「博客」還有一點不好的地方,就是一個詞包含了blog和blogger兩種意思。在這方面,台灣就做得很好,blog叫部落格,blogger叫部落客。

「博客」的問題並不在這個「客」字,聽不少人說過,明明是blog的主人,為何卻叫「客」。這些人中文學得不夠好,曲解了「客」的意思,「客」可不止「客人」一種意思,還包括指「某一類人」,比如「刺客」、「嫖客」、「政客」、「俠客」等等。所以把blogger翻譯成「博客」沒有問題,問題在於blog不該同時也是「博客」。blog叫「博」就好(不是把「博」當作「博客」的縮寫),或者就叫「網誌」也不錯,只是後者稍微直譯了點,不夠生動。其實如果把blog翻譯成「網誌」,那也還缺一個blogger的翻譯。

「中文網誌年會」取用「網誌」這一叫法,顯示出這是一個比較正經的會議。有趣的是,年會上的講者幾乎都不用「網誌」這個叫法。不如就當「網誌」是書面語,「博」是口語好了。

二,在路上

星期六早上五點鐘起床,不算太辛苦,因為前兩天晚上都比較早上床(雖然上了床仍在掛念著某人而睡不著,但閉著眼睛總該有利於休息的)。不過,由於等車花了點時間,最終到達上水的時間還是遲了十幾二十分鐘,幸好Ryan沒有貫徹「逾時不侯」的原則。

在坐著和諧號去廣州的途中,我們做了很不和諧的事。先是小兔黑黑向大家播放他錄下的貓叫聲,他讓我們猜是貓的甚麼叫聲,我們猜是打架聲,他的答案是叫春聲。可見那叫春聲真夠撕心裂肺的,如果人類也會叫春,我估計我這兩天的叫聲更攝人心魂。

我說,我也有貓叫聲給你們聽。說完,我就拿之前在從又一城log on一個玩具上錄下的叫床聲給他們聽。

有人問:真是貓叫聲?

我哈哈大笑,說:不是,是呻吟聲。

三,年會進行中

今年年會在廣州的星海音樂學院內一個類似廢棄工廠的地方舉行,很有革命根據地的味道,可惜會場音響設置不太好,回音比較大,影響收聽。

開幕的第一個講者是安替,聲音雖然響亮,但沒有抑揚頓挫,催眠效果不錯。到第二個講者時,整個會場已經比較吵了,郭大蝦跑上去叫大家尊重講者安靜一下,好玩的是大蝦是從講者手中搶過來的麥克風。

去年的年會給我留下最大印象的,是在大屏幕上顯示的人人都可以參與的微博聊天。這次我借jansen的手提電腦在上面也說了幾句,好滿足啊。那時十一點多吧,我說的第一句是「甚麼時候吃飯」。後來有一位講者講到中文分詞,舉例說「喜歡(開寶馬的人)」和「(喜歡開寶馬的)人」是不同的,我就在微博上說前者是述賓結構,後者是偏正結構。我承認,這是中文科學生的職業病發作。

整個年會其實比較悶,下午倒是有一個亮點,就是在B會場舉行的以「女性與blog」為主題的pannel discussion。觀點正確與否倒不必計較,關鍵是有趣。比如魏武揮說「女人寫博是表現自己,男人寫博是粉飾自己」,若是計較觀點的正確,魏武揮的看法當然算不得準確,因為表現自己和粉飾自己其實沒有分別,都是把自己的優秀一面展現出來,收起不好的一面嘛,但經魏武揮這麼一說就有趣多了。

這場討論因為氣氛很好,所以超時了,下一場的講者周曙光先是提醒主持人時間已過,但討論正進行得激烈,怎能停下來,然後他就在大屏幕上搞他自己的東西。「女性與blog」完後,大家作鳥獸散,周曙光大喊「同學們,別走哇!」。結果,我估計差不多走了一半的人吧。我也走掉了。

之後去了酒店,從酒店回到會場,jonathan請大家喝啤酒和吃羊肉串。他還跟台灣的工頭堅提起對方多年前在那英《征服》MTV裡的激情演出。這事我們之前在plurk上討論過,紛紛表示羨慕。年會是沉悶的,這些場外的交流才真正有趣,也是我去年會的目的。

之後便是punch party,是台灣的朋友帶來的特備節目。節目相當不錯,可惜留下來的人遠沒有白天的人多,導致party結束食物也剩下不少。這次punch party,香港的sidekick也是六個講者之一。

四,吃和住

中午吃飯時間,每位參加者獲派一張價值六元的飯票,飯堂就在旁邊。食物的質量不高,但同行的朋友都說比想像中好。而我想起了以前在大陸讀書時,在學校的飯堂裡吃飯的日子。

夜晚朋友本來打算組織香港和台灣的blogger一起吃飯,後來沒有搞成,只有十幾個香港blogger去了吃台灣火鍋。一邊吃火鍋一邊聊天也不錯,只是我一吃火鍋就不知道飽,直到發覺時肚子已經快要炸開。

我們住的酒店叫南亞星,離會場很近,一開始不知道,打的反而兜了一大圈的冤枉路。南亞星所處並非鬧區,是打炮的極佳場所。我和小兔黑黑同住一間雙人房,還算乾淨,在乾淨的地方我們才能……忘了說,小兔黑黑其實是男人。可憐的angus住的是大床雙人房,牆上掛著艷照,較低處還有大戰後留下的痕跡,用特殊材料畫出的地圖若隱若現。可想而知,到南亞星的朋友都不太愛帶套。angus後來更在白色的被子上發現雞毛,嚇得他說今晚要在凳子上睡了。angus還說他在浴室高處發現不明物體。我說,不會那麼厲害吧。他說,所以我只能往好處想。我又說,那也不會是鼻涕吧。

奇怪的是,南亞星這家酒店居然不提供套套。如你所知,現在大部分酒店都會在房內擺著不同品牌的套套供人使用(如圖所示),當然是要錢的,南亞星居然如此純潔。南亞星的本子上還寫著不招待衣衫不整者,實在太可愛啦。

當晚,我蹲在馬桶上時,傳來男人吼歌的聲音,唱的是「小芳」。考慮到這歌聲將有可能影響到我的睡眠,於是我決定給南亞星改一個名字,就是「屌那星」。

五,年會上的人

年會的幕後主腦毛向輝看著有點像我今年做暑期工時的頭兒,走起路來步伐自信,頗有氣勢。

和胖子果然是一個胖子。一個重量級的人物常常是因為他的體重。

田中小百合其實是一個高大的男人。我可以很負責任地告訴大家,田中奏摺不是她寫的。他本來應該請我們吃飯的,因為他最近又將能領到五千元

一直以為郭大蝦是比較嚴肅的人,但我經常看到他笑。笑也是一種力量啊。

去年會的一個目的是認識人,但這個目的基本上沒有達成。sidekick雖然很努力地介紹香港blogger給人,但到頭來他們肯定仍會不知道我是誰,而我也沒有名片派發。結果呢,反倒是和同行的香港blogger更熟悉了。

六,歸途

星期日中午吃了飯,我和jansen夫婦決定提前離開,其他的香港blogger則說聽完年會才走。

和諧號上的一本雜誌牛皮吹得好大,說京津城際鐵路中國擁有完全的自主產權,好像那是中國自己研發的一樣,實際上是從德國購買的技術。又說當時的談判非常成功,讓德國公司第一次派來的談判代表「引咎離華」。甚麼叫「引咎離華」呢?

到了深圳,jansen夫婦去拍拖,我就先行回港了。

(用手機拍了些照片,稍後再補吧)

中文網誌年會

(by Charles Mok)

你能在這張照片中找到我嗎?

[tags]cnbloggercon,blog[/tags]

Technorati : blog, cnbloggercon

Default image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19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idekick
13 years ago

做乜冇link 我o架?

71
71
13 years ago

去中心化開放源碼模式的網絡竟然有「之父」而且更還是自稱的真是厲害啦

在年會裡如何識別五毛黨?

路人甲
路人甲
13 years ago

那就 blogger 叫 “博客”,blog 叫 “博格” 吧!(但這樣一來就不是 blog 而是 Borg 了)

sidekick
13 years ago

言則, 你覺得其他人都不夠出名了?

你好快d link 番我!!! 

trackback
13 years ago

[…] 人物:列一下我知道的名单,白鸦、安替、格雷、和菜头、平客、北风、老虎庙、刘晓原、魏武挥、卢刚、David Feng、杨恒均、Alex、fenng、shizhao、number5、yiling、herock、zuola、工头坚、Vista、凯洛、isaac、webleon、连岳、王佩、daxa、安猪、文心、叶子(还有小叶子),有些在2006年就已经见过,没见过的也常在网上见,不过终究和心目中的印象都些许有点差距。(陆续增加一些blogger名单:抽刀斷奶、jonathan、小兔黑黑 […]

田中小百合
13 years ago

咁年會精彩的地方係邊?見到有人爆房?

請食飯呢件事我真係無醒覺,怪不得星期六當日好似有人問過我派糖呢個問題:)

仲有,張相裡面大家的表情都好很怪異。

Ryan
13 years ago

老實說內容真係悶到嘔, 回音又大, 第一場已訓著! 最開心能見到大家!

Ryan
Reply to  陳牛
13 years ago

@cow, 台長不嬲都好豪的!

肥力
13 years ago

口出主旋律言論,又聽不出調侃味,就較有可能是WMD。

而床上那幅嘛,我覺得是拼貼畫。而那男人吼的《小芳》,相信我,那會是你此生此世最不會忘懷的版本,連原唱版也會比下去 XD

trackback
13 years ago

[…] –  年會的精彩不在年會 Jonathan 敗家手記 – 中文網誌年會 08′ 襟章 CnBloggerCon 亞當閒話 – cnbloggercon […]

trackback
13 years ago

[…] Sammy dot HK: 中文網誌年會08(廣州) […]

trackback
13 years ago

[…] 之前說了有相的,沒騙大家,儘管遲了。本人攝影技術、裝備都是有限公司,大家將就著看。 […]

trackback
12 years ago

[…] 去年在廣州舉辦的中文網誌年會已是第四屆,由於鄰近香港,從香港跑去參加的blogger居然有二十幾個,這對本次年會的成事應該有一定的刺激作用,到今年阿當在香格里拉飯店花重金搞了次飯局,他明確提出想要一個網誌年會,於是趁熱打鐵,新的一班籌委就地組成,真的是「吃飽飯沒事做」。這班籌委人數沒有上一次多,反倒成事了,但我還是相信,兩班籌委要是打起架來,人數少的還是要吃虧的。 […]

trackback
12 years ago

[…] 因為要尊重講者而保持安靜不是punch party的文化;有趣而快速的演講,是punch party提倡的文化--如果不能做到這一點,搞punch party來幹嘛。當然,這些觀點不代表PPHK官方,我不是局中人。對於我而言,對傳統的presentation已經忍受夠了,這種沉悶的presentation在學校非常常見,基於學術的嚴肅性,有趣基本上是不允許的。2008年我在廣州舉辦的中文網誌年會上,第一次接觸到台灣網友帶來的punch party,可以說完全著迷了。有趣這一項,第一、二次的PPHK都是很好的示範,PPHK3也只是個別問題。至於PPHK4,我只能說「有趣」也是個別問題--我的意思是只有個別做到了有趣。所謂快速的演講,有些講者可能以為只要內容少一點就可以了,這種想法絕對是錯的,punch party要的快是內容充實的快,這就是為甚麼演講過程中要大量運用圖片的原因。如果PPHK堅信自己在提倡一種新的演講方式,那就在邀請講者時就有必要向他們講清楚新在何處。不算小型的,PPHK才搞了四次,還只是開始。PPHK的籌委們需要意識到:你們不僅是籌辦者,而且還是傳道者。 […]

Shares
19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