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判官

朋友說我不公道。

這場是非,我本來不想捲入,只當路人甲,雖然我身輕如燕,飛簷走壁,哼哼哈兮,但到頭來還是避免不了,掉入了這個泥潭。我甚至不知道,該不該說這是一場是非。有男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是非。「胸」多吉少說的就是,女人越多,越不和諧。把它看得平淡了,也不至於現在這樣。

對於任何一場是非,只要是與我無直接關係的,我都認為,我加一隻腳進去,不僅無助於解決問題,還可能無意中達到煽風點火的效果。所以,我一律採取沉默態度。

要我說我的看法,我肯定做不到絕對的公道。我不忍心傷害任何一方,但我是人不是神也不是法官,我的五情六慾注定了我會傾向於某一方,我認為更需要我保護的一方。抱歉。

我不是不敢得罪任何一方,而是不想傷害誰。得罪一個人容易,要保護一個人原來是這麼困難的。所以,操縱輿論的權力對於男人來說,是多麼重要。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