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早離去

能說話的朋友越來越少。我也越來越不喜歡說話。

沒能說的話,原來可以全部傾注到網誌上。但連帶著網誌也不想寫。

最令人沮喪的是,難得找到一個能說得上話的,而這個人又突然不見了。

昨天晚上是朋友的生日。確切來說,他生日已過,我們只是為他補過。我坐在中間,沒人跟我說話。其實我坐在哪裡都沒人跟我說話。

一堆朋友出來聚會,必須學會搭訕。可是既然彼此遙遠了,我不想特意去搭訕,只想早點離開。我想,有一天我會上山挖一個洞,從此不下山了。平時就鑽鑽木,爬爬樹。

千百年後,香港變成了荒島,我也改了名字叫「King Kong」。我坐在山上,等著那個姑娘來一起看夕陽。

陳牛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71
71
14 years ago

羨慕你
教我沮喪的是
在現實裡
我必須很努力
才能制止一些嘗試來跟我說話的人
例如
四目交投時的一種冷漠
凝住一種張力得教人不習慣的一絲不苟禮貌
偶爾以文明偽裝著的橫蠻去懲罰一些渴望埋堆的人們
致使自己有極難相處的名聲
等等等
比較起來
要人來與你說話是一件容易得多的事情
比方說
將身體維持好
很講究穿著突顯個人特質
學習並練習一些俘虜人心的溝通技巧
設法擠身於’美麗人類’行列
等等等等
尤其是那些典型的無處不在的醬缸中華民族
一見他們堆起笑臉
以那種和稀泥的腔調說話
我仿彿就看見這個民族幾千年來的災難
我必須盤算他們第一句廢話之後的接踵幾步後著
包括肢體上的逐漸勾肩搭背稱兄道弟
也得估計砸爛他們醬缸之後他們的扣帽子
煩死
對我來說
幸福的其中一個定義
就是擺脫他們
舊龍不死新龍難昇

Shares
1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