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寫永恆的儒術,我曾寫老莊的不朽。

—這是詩的分隔線—

人間充斥煙霧
遮蔽眾生之目
在你深邃的眼裏
這一切如此不值一提
於是你走了
你毫不戀留
只是駕著一頭牛
便如清煙一縷
飄離那個亂世

無人知道你去何處
但你必與宇宙同路

大風起
北海之鯤化為大鵬
你帶著它遨遊宙宇
有形世界又怎能將你束縛
你的自在消遙
因你的無求無欲
你與萬物融為一體
水中魚也和你一樣歡愉

世間無一物屬於你
世間無一物不屬於你

[tags]道家,老莊[/tags]

Technorati : ,

(本文共被 40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