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華

某天,我坐在椅子上沉睡。

我之所以要在椅子上睡覺,其中一個原因是我隨時準備著死,而毫無徵兆地死在椅子上無疑是最浪漫的。

但是,我坐在椅子上沉睡時,卻夢見自己叼著數支煙在吞雲吐霧,煙霧通過我的口腔慢慢從我的鼻子出來,我不得不說,那種感覺奇妙無比,比進入女性的私密領地還要讓人振奮。

也許那就是死的感覺,死不一定是痛苦的。說不定死就只不過是一股煙霧從你鼻孔中溜走。

Default image
陳牛

陳牛,曾先後於《明報》、《端傳媒》、《香港01》任職,為《號外》、《就係香港》等媒體擔任特約記者、撰稿人。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田中小百合
田中小百合
13 years ago

不論如何浪漫,我現在很怕死。

Shares
1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