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不同

  今天中史堂,駱老師已經講到了道家的莊子。

  但是美微同學仍然不明白什麼是道。於是駱老師給我們表演了一套可以感覺到道的招式。經過一番招式之後,他說他已經找到了道,他的手在不自覺地打開、合上,因為中間有一個無形的球,那就是道。

  最後他的結論就是:經過他多次親自實驗,證明道是存在的,而且是可以感覺得到的。

  我卻覺得這是一次成功的行為藝術實驗。於是我為之大笑。其實,笑的不止我一個,因為駱老師的「實驗」太成功了。

  過了一會兒,駱老師說:陳奉京,你出去。

  我問:為什麼要出去。

  他說,你出去,三分鐘後我會叫你進來。

  於是,我出去。我看著車在奔跑。我想跟它們一起跑。也許跑著跑著,我就可以感受到道在我後面推著我前進。

  幾分鐘過後,班長出來叫我回去。

  於是,我回去,坐下。

  駱老師問我:你沒有不高興吧。

  我答:我不高興。

  駱老師經常挖苦我,以為可以讓我不高興,但是無論他說我烏鴉嘴,還是說我必下地獄,我都沒有不高興,我也不介意。但是這次我真的不高興,雖然我不想這麼容易被別人搞到不高興。如果說這是一次玩笑,那我實在看不出來。

  隨後,駱老師說:學識是有層次的。

  我聽明白了。他的意思是說,我還沒到達他那種層次,所以他能感受到道,而我只會傻傻地笑。

  如果我學識不夠,那似乎更不應該趕我出去。

[tags]中史,道教[/tags]


Technorati : ,

(本文共被 44 人蹂躪)

陳牛

在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我只想做一棵青菜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