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創作

影子 0

影子

我在每個人身上尋找她的影子 她的影子原來卻深埋我的心底 我早已為它蓋上泥 可它卻仍在呼吸

與誰對話 0

與誰對話

兒時總光著腳丫 奔跑在彩虹底下 豎起耳朵,等待回答 那顆小小的心 夢想正在萌芽 現實世界已變得複雜 走著隨時被搜身檢查 頭頂的彩虹燦爛得很假 豎起耳朵 響起的可能是死神的電話 那顆超載的心 早已甚麼都裝不下 請跟米高一起喊 幹你媽 請跟你媽一塊跳 幹你爸

頑石不恭 0

頑石不恭

地球的命運,交給你 江山交給你 拉登也交給你 交給你,我的每一寸土地 還有那塊本屬於我的玉璽 從此,我只想醉生夢死 生命的意義,交給螞蟻 多提無益 我的軍隊,交給你 飲者無敵 我們不如討論天氣 切磋廚藝 從此,我只想醉生夢死 你有問題 就戴上面具 去請教上帝 沒有問題 就帶上烤雞 來尋覓我的蹤跡 從此,我只會醉生夢死 只有醉生夢死 才能夢見那一顆頑石 他在水底 還在努力呼吸

愛上洪秀全 0

愛上洪秀全

洪秀全,聽上去像個韓國人的名字。但是韓迷們請注意,如果你不知道洪秀全是誰,請翻開中國近代史。如果你知道他是誰,也請你注意,我的愛並不是你想像的愛。順便請各位暗戀我的女性放心,就算在情場中經受多大的挫折,我也不會改變我的性取向。 我對洪秀全的愛,在於我突然想寫一個關於他的小說,長的短的都可–事實上我控制不了長度。太平天國的小說已有人寫過了,電視劇都有人拍過了,只是相對於三國而言,這個故事還沒有徹底用爛。事實上,我不管有沒有小說已寫過洪秀全,因為如果我要寫,肯定不寫正史上的洪秀全。正史上的洪秀全已經腐爛了,我那條通往修成正史的道路也在今年的夏天斷掉了,所以戲說歷史是唯一的出路。 研究正史的老學究不喜歡戲說歷史,所以他們把歷史折騰完了,交到他們的弟子手中已是一條死屍,然後他們的弟子從這具死屍中取走了還有點用途的器官,只剩下腐朽的軀殼再交到我們的手上。我相信,香港自從有需要連續作答3個小時的中史考試,就不會再有大師出現。所以當被歷史考試戲弄完,戲說歷史是唯一的出路。當然,香港的電視劇早就開始戲說歷史了,但那些卻多是一種無病呻吟。反倒是日漸衰落的香港電影,曾經有作品將歷史戲說得很不錯–不過我相信這種作品將很難再出現了,不是因為香港電影之死,而是因為香港的歷史之死。 我筆下的洪秀全,不再需要背負著歷史上的功敗興衰。我和他有一個共同點,都曾失意於科場。儘管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我的一個轉折點,但我知道那是洪秀全的轉折點。我連題目都想好了,就叫《天國的階梯》。只是以我現在對寫作的熱情以及對洪秀全的了解,不知何年何月才會有這篇小說的出現。 [tags]洪秀全,歷史,中國歷史[/tags] Technorati : 中國歷史, 歷史, 洪秀全

木乃伊 1

木乃伊

別嘗試看穿我的眼神 我的眼神只會騙人 這不是你的一個理由 去挑起仇恨與戰爭 然後你偽裝成好人 白布裹住我的身體 我沒有憤恨 也沒有靈魂 [tag]木乃伊[/tag] Technorati : 木乃伊

抄 1

錢錢錢 從來不入我眼 別看我很窮 其實很富有 我只要動一動滑鼠 別人的就變成我的 世界遲早都是我的 我教會它們唱歌 「不要問我從哪里來」 世界都是我的 而我屬於甚麼 相關閱讀:《當代文抄公》 [tags]抄襲[/tags] Technorati : 抄襲

Natalie 0

Natalie

她很美嗎?或許說不上。那天,我們在某個商店看到了Avril Lavigne的雜志封面。我說,她很美。作為她的歌迷,豆腐卻說,她並不是很美。從那時起我就誠惶誠恐,不敢再說誰很美了。假如未來荒謬到豆腐居然做了我老婆,那麼我一定是怕老婆的人。香港怕老婆的男人不多吧,不可能有傳說中的上海多吧,那我就會因此顯得很特立獨行。 所以,我只能說Natalie或許很美。 去年的暑假,我和表哥坐在客廳看《Leon》。一說到《Leon》,大家就應該知道Natalie是誰,除非連《Leon》都沒看過。《Leon》是表哥的電腦裡眾多盜版片的其中一部。如果海關對表哥有興趣,請到北京某大學去找他,恕不帶路。我們看《Leon》,用的是表哥從大學搬回來的主機,和我那臺2001年的聯想液晶顯示屏,一個看上去有點怪的組合,就好像之後有一天我們一同走在興寧一中一樣。它至今仍能正常運作,我真是連想都不敢想。我感覺和電影裡的一個人特別有緣,因為我回鄉下前剛好在玩鬼武者三。當然,我可能一天能見上某個人好幾面,卻會覺得自己很不幸。這是不合邏輯的,因為只屬於我的感覺。 表哥說,女主角現在長大了,長得不錯。《Leon》里那個早熟的未成年少女,其歲數其實比我和表哥都要大。但我只看到了她比我小的樣子。 「長得不錯」成了對我的心理暗示。我幾乎每次在電影裡看到「長得不錯」的外國美女,都要尋找一下有沒有少女Natalie的影子。當然,這不能怪我表哥。 事實上,我到現在也還沒能在電影裡找到長大後的Natalie。我感覺和她很沒有緣分。這件事不太對勁。 [tag]Natalie[/tag] Technorati : Natalie

與靈魂無關 0

與靈魂無關

先廢話幾句:趁最近肉體話題泛濫,我就貼個很爛的老詩。注意,用國語讀我的詩,會押韻很多。方文山給押韻的詩起了個新名叫「韻腳詩」。由於我的詩是沒有四肢的,所以不管有沒有押韻,都請不要把它們叫「韻腳詩」。事實上,大部分詩人(blog上曾有人笑話我自認詩人。沒所謂,我說的「詩人」只是會寫詩的人。實在看不過去的把我當梨花派亦可,有些人這樣會爽一點)都會力求押韻,但有押韻癖的確實不多。李白也沒押韻癖,也沒長出「韻腳」,所以才能飛到天上做了詩仙。 八戒熱愛乳房和包子最近,我的目光追隨它關注肉體那稍縱即逝的一種東西在一顆星墜亡的時間裏便可湮滅灰飛而我的眼睛始終沒有離開,記錄著這不爲人知 耳邊總是有搖滾伴隨一種流體在恍恍忽忽你認爲的不堪入目對于我卻是另類的美麗在我的意識裏也有死亡不時冒出來,沖擊我那一扇日漸薄弱的門 你說,我熱愛的早已被你鄙棄是的它們只是我個人的娛樂包括你早已把它們鄙棄的死亡,以及肉體帶著言之不盡的魅力讓我情不自禁去關注直至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