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Punch Party

15

鏟「講鏟片」

看到本地著名網誌「講鏟片」寫了一篇《Punch Party 5:有形無實,沽名釣譽》。這題目真叫人興奮呀。 但看完該檄文,卻覺得不對頭,我也實在忍不住要送給「講鏟片」八個字:有名無實,沽名釣譽。「講鏟片」罵是罵得很爽,但文中所罵跟標題說的卻是兩回事。 首先,若說punch party有甚麼「有形無實」的問題,而我對「形」和「實」又沒有理解錯的話,那一定是要說說punch party內容上出了甚麼問題。而「講鏟片」的檄文從一開始就在說「形」的問題,如七分鐘的限制、節奏的控制、音效的問題、食物的安排……該文質疑七分鐘的設定是「人云亦云」,尤為搞笑,莫非這七分鐘還得有甚麼科學根據不成。而真正的「實」的問題,比如選題是否亮眼、短講是否精彩,該文卻很「厚道」地認為「若要評頭品足對他們(講者)不太公允」。可是該文似乎從沒考慮過其標題甚或內文對punch party的組織者是否公允。 其次,「沽名釣譽」一說更是對punch party組織者的人格誣衊了。甚麼叫「沽名釣譽」?就是通過不正當的手段去騙取名譽。你可以說punch party辦得不好,但「沽名釣譽」一詞不僅抹殺了組織者的辛勞,還對他們的人格進行踐踏。難免讓人懷疑,該文作者跟punch party的組織者是否有過節啊?若不是有過節,就算有意見,也不至於用「沽名釣譽」來攻擊他們吧。 punch party確實存在種種的問題,這些不用我多說了。但是,還是可以看到這個籌辦團隊是相當有誠意的,比如,有意見提出上兩次punch party商業味太重,這次他們不是努力擺脫了商業味極重的海港城,搬到了一個位置較為不佳但有藝術氣息的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嗎?這次他們不是努力減少比較商業性質的環節了嗎? 搞這樣的活動不容易,我願意給他們點時間慢慢去改善。 「日後參與者宜先行將期望降至零,即使出現負數時也不算太難看。」既然「講鏟片」覺得這麼難看,已經是零期望值了,那我想說本人亦願意向「講鏟片」提供一個非常容易的解決辦法--不要報名,千萬不要給punch party 任何沽名釣譽的機會。把座位空出來,讓別人也來體會一下punch party的沽名釣譽嘛。 最後,我想表達一下我個人的感受:原來鏟「講鏟片」是這麼爽的! 另外,可以看看Punch Party Hong Kong 官方寫的一篇文章:不一樣的PPHK

21

關於PPHK,補充兩句

(by Jack Szeto) 大家都說PPHK4很吵,這應該是事實。但是為甚麼以前不吵,PPHK4會那麼吵?是新人不懂規矩,還是舊人素質下降?我並不清楚,對於別人的人品,我也沒有作出深入的觀察,因此不能作出判斷。 但我想到另一個原因,那就是講者的演講可能有問題。當然大家會說,講者的水平再怎麼樣也好,他站在台上,就要給予尊重。然而我們要明白punch party是一個怎樣的派對?用粵語說就是「唔畀面」派對嘛。站在台上,聽眾就對你有期望,一旦與這種期望相去甚遠,聽眾不予理睬也是正常的反應。以網民為參與主體的聚會,吵其實是普遍的現象(中文網誌年會可能更吵),因為網絡在一定程度上是「無序」的,太過在乎規矩的人也根本不能叫網民。在我看來,吵所帶來的問題,最重要的不是對講者的不尊重,而是可能妨礙了別的聽眾。 因為要尊重講者而保持安靜不是punch party的文化;有趣而快速的演講,才是punch party提倡的文化--如果不能做到這一點,搞punch party來幹嘛。當然,這些觀點不代表PPHK官方,我不是局中人。對於我而言,對傳統的presentation已經忍受夠了,這種沉悶的presentation在學校非常常見,基於學術的嚴肅性,有趣基本上是不允許的。2008年我在廣州舉辦的中文網誌年會上,第一次接觸到台灣網友帶來的punch party,可以說完全著迷了。有趣這一項,第一、二次的PPHK都是很好的示範,PPHK3也只是個別問題。至於PPHK4,我只能說「有趣」也是個別問題--我的意思是只有個別做到了有趣。所謂快速的演講,有些講者可能以為只要內容少一點就可以了,這種想法絕對是錯的,punch party要的快是內容充實的快,這就是為甚麼演講過程中要大量運用圖片的原因。如果PPHK堅信自己在提倡一種新的演講方式,那就在邀請講者時就有必要向他們講清楚新在何處。不算小型的,PPHK才搞了四次,還只是開始。PPHK的籌委們需要意識到:你們不僅是籌辦者,而且還是傳道者。 如果說觀眾不尊重講者就是不尊重自己,那麼也可以說講者不尊重聽眾就是不尊重自己--沉悶的演講就是對聽眾的不尊重。兩者互為影響,最重要的還是尊重punch party這個平台,宣傳自己不是問題(就算商業宣傳也可),但是如何吸引大家的注意卻絕不簡單。PPHK3時新西蘭航空的手法就很對得住受眾嘛。準備利用punch party宣傳的人或機構需要知道,台下那群人對口碑的影響力不小,但他們也很挑剔。 我曾經問某位籌委怎樣找講者。因為每個話題他們都能找來五六位講者,我覺得非常厲害。而那位籌委的回答是:每次的主題其實都是其中某位籌委熟習的領域,所以在那些領域認識的人也多。但PPHK搞下去總會搞出籌委們也不熟悉的主題--不是會,是根本有必要,那怎麼辦?就算在籌委們熟悉的領域,畢竟籌委也不是雷達,也總會有盲點的吧,比如,PPHK4就沒能請來街頭賣唱的人。從一開始我就覺得punch party應該加入毛遂自薦的制度。怎樣做呢?籌委定好了下次的主題後,能請到的講者照舊請,同時也在網上發出「通緝令」,自薦者得先做出一個基本的powerpoint來報名,是否召用由籌委決定。別埋沒了那些籌委還沒發現但確實有趣的人。 台下的人只要在某方面有過人的見識或與眾不同的經驗,就有機會成為台上的人--這,也應該成為punch party的文化之一。這樣也能讓台下的人更加感覺到:這就是我們自己的party。 相關文章: Daisy:專重自己,做一個有質素的參與者 Jacky:Punch Party HK 的定位

7

PPHK4有音樂,但少了點人生

人老了,已經追不上Punch Party的報名速度,我記得PPHK 1時我是第四個報名的,如今到了第四場我連名都沒能報上。那為甚麼最後我仍能進場?這不是甚麼秘密,靠的不就是我那驚艷無比的花式跪求嘛。沒想到我這一跪還跪出了名,跟人家說我是陳牛,他們可能不知道是誰,但只要一說在twitter上跪求的那個,多數都會恍然大悟,心裡在想:原來他就是那個花癡啊。 PPHK的報名都安排在中午十二點正,往後我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是學會在十二點前起床,二是不斷改進花式跪求--對於我來說,還是第二種比較容易。我這種睡懶覺的人當然活該報不上名,但據說把報名安排在中午十二點對於很多人來說都不方便,所以我還是要建議PPHK不如把報名分開中午和晚上兩次進行,每次各一百人。 這次PPHK的贊助商裡居然有「貢茶」,我到會場時「貢茶」已所剩無幾,這些人真不要命,都沒有把內地專家的勸告放在心上。貢茶原是我的最愛,但最近覺得退步很大,以前那種香濃的茶味沒有了,所以決定了以後少喝,不過這次看在PPHK的面子上,我還是喝了。每喝一口都是驚心動魄,我都聽到了精蟲臨死前的呼喊。我太對不起陳家祖宗了。 (by Jack Szeto) 這次punch party可以說是最有party感覺的,因為有現場音樂表演,而且真的好聽。這次的主題是「音樂‧人生」,我的感覺是音樂講了很多,人生講得太少。我跟PPHK上的朋友說這次的缺陷是沒請來旺角街頭的賣唱人,這可不是隨口說的,因為我覺得會拿把吉他到街上賣唱的人總應該有點故事的。 PPHK每次都要換場地,像游擊隊一樣,其實也是一種趣味,真沒想到這次又回到了海港城。上次也在海港城,雖然維港夜景對於香港人來說已沒什麼好稀罕的,但當它以另一種方式出現在眼前時確實有點驚喜,會場前面的閘門慢慢升起猶如一幅巨畫在慢慢揭開,我甚至想用「震撼」來形容--從當時大家的反應來看絕對是配得上這個詞的。倘若沒有這個揭開的過程,那就如女朋友自己脫光站在面前一樣,就算胴體再美也嫌單調了點。雖然十萬火急,但衣服還是要一件件慢慢地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