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M&M’s

4

情人節尋人……一起吃M&M’s

我是那種看到很多人觀賞煙花,就會忍不住拍下煙花並附上一句「花錢買汙染」以作批判的人,所以我向來對情人節這種大眾節日不感冒,如果我在那樣的一天和千千萬萬個別人幹著同一類事,我就會有種同流合汙的罪惡感。但是今年的情人節來得不是時候,這狗日的情人節竟然選擇在我正為情所傷的時候來了,這他媽簡直如凌遲處死般痛苦,以為割完這刀就死了吧,原來還要再割。當我收到這份 M&M’s 情人節特別版,更深深體會到情人節最悲哀的一件事,是你有朱古力但沒人跟你一起吃。這種感覺就和《兄弟》中的李光頭坐在火箭上升上太空時的感覺一樣--宇宙如此大,竟只有我一人。 去年聖誕節前,在網上公開徵炮友,沒想到竟成功爭取到「疑似女朋友」陪了一晚平安夜--我當時高興得想在大街上掛個橫幅:「成功爭取有女陪」,還打算就掛在民建聯的橫幅旁,一爭高下。把她送回家已是深夜,從她家到我家已沒有巴士在行走了,經過的的士也大多是有乘客的。青山公路除了車,向來冷清,晚上大概只有孤魂野鬼在遊蕩,我走著走著,竟覺得身子發熱,此時把心挖出來,一定是燙手的,路過的惡鬼可以趁熱吃--我建議加點辣椒醬。那晚,我憑一己之熱力就讓青山公路載滿了人氣,在加強的光合作用之下,路旁的樹也一夜之間長高了幾尺--具體幾尺我倒是沒有丈量過。 《天與地》最出色的場口之一,是30多歲的佘詩曼走在一條公路上,回想起10多歲時和家明初次相遇的情景,以蒙太奇的手法處理,尤為令人感傷。我走在深夜的青山公路,回憶卻是空蕩蕩的,因為那一刻我不需要回憶,現實已經如此美好,需要回憶來幹嘛。是的,現在我需要回憶了,如今已沒有多大的可能會一個人在深夜的青山公路行走了,但一盒情人節特別版的 M&M’s朱古力卻可以讓人想起很多的。一個男人吃朱古力吃到熱淚盈眶,這是她媽的怎麼回事! 那些年,你會把友情視為人生最寶貴的東西,珍而重之,而這些年,感情對於你大多只是遊戲。所以你可以今天和這個女的過聖誕節,明天又可以帶著另一個女的逛花市逛到深夜三點鐘;所以你的心可以今天為這個男人而跳動,而明天這個男人又不過是你的兵一個。 那天晚上,我還是攔到了的士。一路上和司機大哥聊天,他說尖沙咀放煙花,對他們開的士的影響很大--我自認,這話比在煙花下拍一張煙花照附上一句「花錢買汙染」要實在得多。下車時,因為高興,我說不用找錢了。 家明其實不是一個人,他象徵著一切天真美好的事物,這社會教導我們,如果要成長,就必須把「家明」吃掉,但我還沒打算把「他」吃掉,我決定吃完了這盒 M&M’s 再作決定。 盒子裡裝著的是甚麼?是回憶。或許也有寂寞--這正是「哥吃的不是朱古力,是寂寞」的道理所在吧。 注: 1,這個盒裝版 M&M’s 朱古力是press kit,數量極為有限,外面買不到,據說連大陸和台灣的 M&M’s 也從香港買了這個idea,準備推出。不過如果你真有興趣拿一份玩玩,並寫篇網誌的話,我或許可以幫你爭取一下。給我留言吧。 2,除了這個盒子,裡面還有好玩的東西(現在連朱古力都可以寫開箱文了),連 M&M’s 包裝也換成了粉紅色情人節特別包裝,上面還有「To」和「From」字樣,可以寫上名字。新包裝的 M&M’s 倒是可以在外面買到的。 相關閱讀: 暗黑熱血:那些年,從開始到現在…… ─ M&M’S情人節特別版 MY PACE TRAVEL:那些年的情人節,我們一起吃過的家明…..噢,不對,M&M’s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