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hkblogosphere

自卑的香港blogger 1

自卑的香港blogger

我對這個話題,說不上有多大的興趣。因為寫來寫去,也就是比誰吹牛皮比較牛而已,所謂的牛也僅僅是時間上的,就是看誰吹得比較久。別人都吹不下去了,你還在吹,那就是你勝利了。死磕就是勝利,其奧秘在於:說不過你,就惡心死你。有人神經特別脆弱,看到最近臺灣blogger搞了一個活動,風風火火的,於是又對香港blog圈的不濟感慨了一番。 此人用了一個俗不可耐的比喻,大意是說有人拿火藥來造火炮,而有人只會拿來放煙花娛樂。這比喻聽得太多了,所以俗不可耐。不過俗不可耐的事情多了去,我就自認俗人一個,所以這不是問題的重點。其實我也沒打算要和人家就此發生沒必要的沖突,因此只是多口說了一句「人人造火炮又如何?」可那位高人以為我把他那比桃花潭水還要深的比喻理解歪了。從他給我的回復看來,我幾乎就是一個智商不足只懂撒野的「暴民」。但是我怎麼反而覺得他比較像在撒野呢? 在高人看來,只有用來造火炮才足以體現火藥的價值。所以我很好奇,問他「人人造火炮又如何?」。其實火藥太落後了,寫個比喻也要與時俱進,所以火藥應該換成鈾,整個比喻可換成:有的國家拿鈾來造核彈,而有的國家卻只是用來發電。那我們是不是應該恥笑那些只用來發電的國家?所以該位高人的比喻不僅俗不可耐,而且很爛,經不起推敲。大概連高人自己也發現了這一點,所以對我的問題表現得比較「撒野」,比較有「火藥」味(看來高人不僅可以用火藥造火炮,還可以拿來當食物吃)。 中國人不會造火炮嗎?不是。火炮是蒙古發明的,蒙古人用火炮打到了歐洲,這一股「黃禍」把火炮帶到了西方。對中國文化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為什麼中國人並不熱衷於造火炮,所以我也就不多講了。我只是想補充一句,從另一個角度看,那也是中國人比較愛好和平的表現。火藥的價值不僅僅在於可以造火炮,而且造火炮也未必是它的最高價值。這句話用來形容blog時是什麼意思,已經顯而易見,我就不怕別人會誤解。如果真有人智商比我還低,那我也沒打算用「非黑即白」或是「你只是掃讀我的文章」之類的話來做反駁或解釋,盡管這幾句話已經成為包治百病的靈丹妙藥。現在不是流行一句話嗎:剽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這句話不僅包治百病,還可以把「非黑即白」病也給治好。 據我觀察,香港blog圈里的某些人骨子里比較自卑,看到美國blogger揭露了社會上的某些黑暗現象,就燃燒起一股「暗黑熱血」,不停感慨香港的blog圈沒有社會影響力;如今看到臺灣blogger也動起來了,又感慨香港的blog圈還停留在1.0時代。在我看來,香港的blog圈里并不缺乏這些,只是某些人把自己當成了標準而蒙蔽了雙眼,或者根本就是眼睛長在腦門上,什么東西都看不上眼。揭露社會黑暗的blog俯拾皆是,難道非得把某個政府官員拉下馬才叫有社會影響力?對於常常感慨香港blog圈沒有社會影響力的人,大概是這個社會越黑暗越好的,因為那樣才有機會表現影響力。香港blogger就沒有搞過類似臺灣blogger搞的公益活動嗎?那更不用我多說了。但我想從另一個角度來說。 不論是揭露社會黑暗,還是搞公益活動,都不是什麼2.0時代才有可能發生的事。在一個較為成熟的社會,揭露社會黑暗自會有相關監督機構或者媒體去做,blogger只是作為補充力量、後備軍,以免有漏網之魚;同樣,公益活動自然也有公益機構去辦,香港大大小小的公益活動多的是。blogger可以參與其中,但不必非要搞得像臺灣那樣風風火火才能證明blog的崇高價值。sidekick去年號召blogger參加盲俠行,敢問那位感慨特別多的高人有沒有積極響應? 看過高人的文章,就會知道:大炮不是造出來的,而是吹出來的。如果香港只有兩口大炮,那其中一口應該就是該位高人。我可能就是另一口,不過我不想和別人爭。高人的文章還有其他一些很高明的觀點堆砌在一起,留待有興趣的人去發揮吧。我沒火藥了,要去沖涼。 老毛當年搞大煉鋼,要人民砸了自己家里的鐵鍋用來煉鋼,他的想法大概也是一樣的:鐵的價值在於煉鋼,不在於炒菜。 [tags]blog,hkblogosphere,blogger,hkblogger[/tags] Technorati : blog, blogger, hkblogger, hkblogosp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