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facebook

1

器量

實在不敢說自己器量有多大,這一生與人絕交的次數,就和打飛機射過的精蟲一樣,數都數不過來,但因為政治立場而與人絕交,我倒是可以自豪地說:絕無一次--不過,最近的一次也許算唯一的例外。

6

一顆葡萄的懺悔書,兼感謝朗思

方潤兄說,如果「朗思製作」不是分享者眾,他實在覺得我寫文批判是浪費時間。這話沒錯,但倘若一個人取得了一定的名氣,你再去批判他,往往就會落得這樣一個評價:你是眼紅人家。而批判所針對的事,就被完全規避。

51

如何批判地使用「朗思製作」?

這個問題,其實是 Eric兄提出的。所謂「批判地使用」,其實也是一句玩笑話,因為「批判」和「使用」之間是存在矛盾的,將兩者結合的用法,演化自共產黨要觀賞資本主義文藝作品時,往往會以「供批判用」作為其觀賞理由。

36

facebook營銷新特色:消費別人的不幸

現代人愛心滿載,而身邊可供投放愛心的慘事太少,只好把愛心都傾注到虛擬空間,這和把愛射到牆上的行為大概沒甚麼分別。科技改變世界是顯而易見的事實,如今我看到的是,科技還徹底改變了慈善事業。過去的慈善事業,要投入財力人力,物質是不能缺少的;如今的慈善事業,卻只要投入精神力量,幾萬人通過facebook向一張圖片發射念力便可達成。

5

自由的互聯網,只有一個聲音在迴盪

你的 facebook 上,是不是每天都有很多朋友在分享一樣的資訊、一樣的圖片?而你是不是也在不斷重複like 和 share這些資訊和圖片?

洗腦這種事大概也不是只有共產黨在做,互聯網時代,所有資訊都來得容易,然而當資訊來得容易,便會如海嘯一般洶湧過來,淹死那些懶惰的腦袋。

12

胡椒噴霧與hypodermic needle effect

這張圖在facebook瘋傳,我也看到了,但因為英文差,所以不敢分享出去。blogger「肥醫生」發文指出,大家都中伏了,hypodermic needle effect 其實不是醫學概念,而是傳播學概念。看完肥醫生的文章,我就朝天拜了幾下:幸好我按耐住了Sharing Mania(這個也不是醫學概念),只是按了like,要是當初一衝動把圖share出去了,就徹底露了英文底了。

5

朋友的意義

現實中,朋友的意義是喝酒、談天、打東東。

有了社交網站後,朋友的意義是偷菜、收割、送禮物和打群架。

2

工具條就是google+的制勝武器吧

google推出了它的社交網站google+(其實google早就有一個社交網站叫orkut,我只知道巴西人民在上面玩得很歡樂),大家紛紛討論google+和facebook有甚麼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