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blogger

13

我保證你會喜歡她

現在要給大家介紹一位辣妹。準備好紙巾了沒有?我作為一個負責任的男人,必須給大家提個醒:一包是不夠的,至少要一打--這說的還是即時所需,在往後的日子裡,風沒有吹雨也沒有打的日子裡,你坐在窗前或者床前,想起這位女孩,一種感覺就從你鼻孔裡慢慢蔓延開來。哦,媽的,你流鼻血了。不要怪你的鼻子,也不要怪天氣……怪我這位朋友吧,記住了,她叫Cherrie。其實我不能保證你喜歡她,因為你可能不喜歡流鼻血。 這位辣妹平時走在大街上的情形是這樣的:她的身後塵土飛揚,天上也是日月無光。其實在那飛揚的塵土裡,是一支軍隊,那些自願跟隨辣妹的志願軍。你說甚麼,觀音兵?你看過這麼辣的觀音嗎?據唐僧反映,觀音走的是清純路線。這群志願軍扛著土槍,拖著土炮,口中喊著「一二一」,雄赳赳氣昂昂,跨過了鴨綠江--這些當然是沒可能發生的,因為這裡只有深圳河可以跨過。關於她的火辣,就請大家自行想像吧。 常言道「流氓會武術,誰也擋不住」。如果換成一個女人,她既有火辣辣的身材,又有火辣辣的文筆,那她就等如會武術的流氓,也是誰也擋不住的。她的火辣是婉約豪放皆可,別看她十句有九句帶有髒話,要是生在宋朝她就是李清照。她說髒話,已到了順手捻來流暢自然的境界。對於那些「明明自己又講粗口,但又說因你講粗口而unfo你的」,她說「算鳩數吧」;對於那些罵愛迪生新歡應該多讀點書的虛偽女星,她罵她們是道德撚;看完《美國隊長》,她譏笑主角是「窮得只剩下肌肉」、「童顏巨乳」。去欣賞這位女生的時候,不要把重點放在她的身材;去欣賞她的文筆時,不要把重點放在她的粗口,然後你就發現她更多值得你欣賞的地方。 當一位女生美貌和智慧皆無的時候,也同樣可以贏得眾人的喜愛,只是我們會用另一個詞--可愛。在香港,可愛女人並不少見,但有趣的女人則和城中富豪一樣,比例大概是1%。如果有一天那些無趣階級認識到上帝很不公平地只把有趣分給了1%的人,那她們肯定會發動一個「佔領天堂」的行動--然後她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開會討論「有趣」的定義--當然,她們的嚴肅沒能讓她們認識到這就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甚麼是有趣? 「是咁的:阿蚊滿懷自信卯足勁飛撲出電梯,誰知最後一剎那電梯門關上,阿蚊睜大眼尖叫,然後嘭一聲,撞頭而亡,還要是個頭同前半身撞得陷了進去,下半身和腳腳在外面撐撐下~”丫屌”為阿蚊最後遺言」 這就是有趣。 好,你仍然不明白甚麼是有趣。你是一個文盲,你需要圖的輔助,好就給你一張圖--為了證明Cherrie的有趣,我願意答應你任何要求。如果要你給下面這張圖一個標題,你會想到甚麼? Cherrie給的是:「鋼製lin頭」。 這就是有趣。 我比很多人幸運的是我和這位辣妹吃過飯,然而不幸的是只和她吃過一次,但根據我對她全方位的觀察,再經我羅盤推演、掐指一算,我很確定,她不是一個普通的香港女孩,有朝一日她必然會成為……人妻的。 除了對她寫《有型朋友》寫的竟不是我心有不滿之外,我對她的評價是「AAA+」,比美國主權評級更高。 她的blog:http://www.cherrie.hk 相關閱讀: 她筆下的我

4

入圍

台灣中時舉辦的華文部落格大賽已是第五屆,還有港人參加嗎?本來想低調點,入圍就入圍了,沒什麼大不了的,而且其實也沒什麼想說,但其規則如此,想要玩下去,就得寫一篇入圍感想。 這個比賽誕生於網誌還很潮的年代,現在網誌已經過時了,大家都忙著「偷菜」。要不是上個月台灣的vista在twitter上說「華文部落格大獎重見光明」,我也都忘了。從vista那句話可以猜測到,該大獎賽大概是曾被關進黑屋子的,但怎麼又被放出來了則無從猜測。今年報名者只有三千三百多人,是鼎盛期的大約三分之一吧,這也印證著網誌熱潮已過。如果這是最後一屆,那就當是為它完成一個不算盛大的葬禮吧。 散會了,大家偷完菜還是早點睡吧。最好別說恭喜,留待我金榜題名時洞房花燭夜再說。 [tags]blog,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賽[/tags]

又失去了一名blogger 1

又失去了一名blogger

在我的「五湖四海」裡,紫草和矽早前都說不再寫blog了,他們也許有朝一日還會回來,然而羊狼二世卻永遠不會再坐在電腦面前敲下她的文字。 我和羊狼二世沒有交情,甚至直到看到「失聰女教師自殺」的新聞,我還不知道那個飛墜落地的就是她。她的網名讓我一直以為他是男的。現在想來,在羊的軟弱和狼的強悍之間她究竟承受了多少的壓力,那大概是無法用文字描述的。我和她唯一算不上交情的來往都發生在網上,她在我的「主治楊偉」blog裡留過幾次言,對我有過讚賞,也有過批評。老實說,我沒訂閱她的「凝望」,她的死訊是twitter上收到的,她的故事是從新聞上看到的。 肥肥之死,很多人撰文悼念她,把她捧得很高很高,但是我感覺離我很遠很遠。羊狼二世是一名普通人,一名普通的blogger,我和她也沒有交情,但我仍要悼念她。她已在空中飛過,留下了飛過的痕跡,我們都看得到。她現在在天堂,終於不用再害怕寂靜,她一定能聽到每一位blogger對她的懷念。在天堂,她還可以好好地聽一聽音樂劇。 這個世界已徹底失去了她。blog未曾殺過一人,也未曾拯救過一人。 相關閱讀: <羊狼二世走好> [tags]blogger,blog[/tags]

2007的另一面 3

2007的另一面

2007年的主調是黑色的,黑色代表失敗。但失敗的另一面卻也有成功。 若我的2007年還有成功之處可言,那就是下面兩件事: 1,成功混了sidekick一頓飯。 2,成功混了五師兄的一杯啤酒和紅酒。 初次見面我就把sidekick說的「碧街」聽成了「仆街」,並把天佑當成了五師兄。後來我更發現五師兄很像《Once Upon a Time in Mexico》的吉他殺手Antonio。女影迷都喜歡Antonio,她們都希望自己就是Antonio手中的吉他。 事實上,去年我不僅認識了sidekick和五師兄,還有其他blogger。「五湖四海」上的blogger我已經見過過半,這對於不善交際的本人而言,可謂成績驕人。此事的意義在於我在香港的社交圈子擴大了,即使我們也許並不算好朋友,畢竟我們的世界太不相同。我們唯一的共同點就是我們都在blogging。 和他們在一起,雖然很多時候我插不上話,我的爛gag也無處發揮,但聽他們說話也不失為一種樂趣。至於在另一件尚不方便公開的事上,我原本滿懷熱情,但後來我感到壓力,於是退出了。兜來兜去,又回到我的失敗上了。但我也總算讓大家看到了我生活中的其他顏色。 感謝你。對了,是你是你就是你。 [tags]blog,blogger[/tags] Technorati : blog, blogger

光榮落選 8

光榮落選

臺灣中國時報舉辦的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賽又開鑼了,今天公布入圍名單,我落選了。去年我知道有幾個參選的香港blogger入圍了,今年呢? 今年的報名人數有7681人,可見規模之大。我不記得去年的人數,不過我相信比去年多了不少。像去年一樣,「生命記錄類」依然是最多人報名的,占了總人數的近一半。這說明華文blog大部分還是以記錄自己生活為主,也就是說我們雖然主張blog大於diary並等於everything,但又無法否定blog仍主要在發揮diary的作用。其實,很多網誌內容很雜,根本難以歸類,才選了「生命記錄類」。 比較奇怪的是,「幽默趣味類」今年的報名數竟然突破了一千。記得去年這個類別的報名數不是很多,事實上我們一直都知道中國人並不擅長幽默。今年居然有一千多人,占了大約是總人數的七分之一,太讓人驚訝了。於是我決定看看報名的blog究竟有多麼幽默。摘其中的幾個自我介紹出來: 「心情日記/食譜料理/心理測驗/手工藝/繪畫」 「生活趣事工作心得青春點滴感受心靈」 「加入自己的色彩,慣用淡泊平凡的文語,述說 一點心情」 「一些心情的反映提供一些心情小語給你們參考」 「日常生活紀事、與自己的圖」 上面的幾個blog介紹摘自「幽默趣味類」前兩頁。我沒時間往下看。官方對這個分類的說明是:「反映時代,嘻笑人生,解放苦悶。」所以我只能說,有不少blog報名參加幽默分類,這個行為本身就很「幽默」。 今年我報名的是「訊息/觀點類」。這個類別的說明是:「發掘傳統媒體忽視或未有效傳達之事件與議題,讓更多人可以察覺社會環境變化或國際局勢脈動,從而能瞭解、討論公共事務,並更能準確地判斷或行動。」是不是看上去很像對公民記者的描述呢?我對這個類別的理解,簡而言之就是評論。本人「純屬放屁」分類下的文章基本上都可以拿出來參賽。 「訊息/觀點類」共有三百多人報名,入圍的有五十一人。這五十一人中幾乎全是臺灣blogger,有個別一兩個是大陸和馬來西亞的;而他們自選的文章也是以臺灣話題為主,當然也有國際性話題,但鮮有臺灣之外的其他華人社會的話題。不知這是因為此大獎賽對其他華人地區的blogger吸引力有限,還是因為評委的視野有局限? 「全球華人部落格大獎賽」雖然宣稱是全球華人,但這個名稱本身就已有局限,因為「部落格」是臺灣的說法。名稱雖然不重要,但搞這個比賽的人應該清楚各地有不同的說法,應選擇一個比較通用的。名稱或多或少說明了它的文化局限或語言隔閡。這種文化局限或語言隔閡表現在,一個大陸人寫了一篇大陸人覺得很幽默的文章,但是臺灣人卻可能覺得很無聊。 其實,香港有沒有希望搞一個本土的blog比賽呢? [tags]blog,blogger,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賽[/tags] Technorati : blog, blogger, 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賽

勿借我刀殺仇敵 3

勿借我刀殺仇敵

香港可能沒幾個人認識和菜頭,但他是國內比較出名的blogger。他的文章在豆瓣九點經常排在前面,說明人氣很不錯。 幾天前,他的一篇《公民收費記者全記錄》全無自己的文字,只是收錄了別人的文章,都是批判佐拉的,其中一篇是我的《公民記者走啦》。好一個借刀殺人。沾他的光,我的blog那幾天的瀏覽量暴漲。 我知道和菜頭早在韓寒大戰白燁的時候,當時覺得他寫得還不錯。反正當時寫那兩人罵戰的不少,但我看得下去的不多,和菜頭卻是其中一個。第二次見到和菜頭時又是因為罵戰,只是戰場已變,角色已換。和菜頭終於做了主角,對手是出名火爆的老羅。我特喜歡看人掐架砸板磚,尤其是那種本是朋友後來翻臉的。和菜頭和老羅這一對原本稱兄道弟的爺們打起來了,主要是因為有第三個男人,那個男人是方舟子。 方舟子以前打假,我覺得他是一個英雄。後來他打假打到中醫身上,全盤否定了中醫,我覺得這是一個瘋子。我看了他出席鳳凰衛視關於偽科學的辯論,一臉傲慢的表情,但說話論據不充分,說服不了人。或許他根本不屑於說服他的對手,但是假若如此,你方舟子又何必出席?我最不喜歡方舟子的地方是,他開的新語絲論壇全是一己之見,容不得半點異己之見。老羅就為這麼一個男人和和菜頭打起來了,所以非常有趣。而且最有趣的是,另外又有兩幫男人為了這兩個男人打起來了。所以看老羅和和菜頭打架,不僅要看他們自己寫的文章,還要看後面的回覆。 我不否認在對方舟子的態度上,我是站在和菜頭一邊的。果然,後來老羅和方舟子也鬧翻了。老羅形容方舟子是娘們。整件事終於一清二楚,之前老羅和和菜頭打架不是為了一個男人,而是為了一個娘們。和菜頭看到這樣的結局,不知有何感想。 自從和菜頭和老羅打起來之後,我就一直在看和菜頭的「槽邊往事」。後來的國奧隊群毆事件,和菜頭罵足球記者馬德興不是一個合格的記者。我不認同,就在文章後面留言,不到半個小時就被和菜頭給刪了。和菜頭喜歡刪留言,我是早有耳聞,但也是第一次親身見識到。一次已夠,從此不再看和菜頭,直到我發現我的文章被他收錄了。所以和菜頭其實就和他的敵人方舟子是一副德性。所以我們從中知道,同一副德性的人往往是最容易咬起來的。 和菜頭和佐拉也有過節。和菜頭的google adsense帳號被封,於是佐拉譏笑他,並滿懷自信地挑逗和菜頭。他說,他的adsense就點不爆。和菜頭一怒之下號召眾粉絲很快就打破了佐拉的adsense點不爆的「神話」。老實說,這件事上佐拉是該死,誰叫你幸災樂禍呢。不過佐拉有點小聰明,當自己的adsense也被點爆了,就不再提當日自己是如何挖苦和菜頭的,而把矛頭直指google。可見,佐拉那種不認賬的性格早在之前已有所顯現,只是當時我並不怎麼反感,反而我支持他對撼強大的google。我認為他有權拿回未點爆之前的廣告收入。 我完全有理由相信和菜頭收錄我的《公民記者走啦》是出於他對佐拉的私仇。我也很記仇,不知貴人和菜頭可否記得曾經刪過我的留言?從對待異見的氣度來看,和菜頭不如佐拉。 [tags]和菜頭,佐拉,罵戰,blogger[/tags] Technorati : blogger, 佐拉, 和菜頭, 罵戰

已經廣播 9

已經廣播

1,很久以前,大腦電波邀請我做一個網絡電臺的節目。我給他的回答是沒空。事實上我很有空,有空到快瘋掉了。但是我特別害怕和陌生人說話,怕把他的節目搞砸了,把自己的形象也破壞了,所以撒了個小慌拒絕了。大腦電波別怪我,我那也是美麗的謊言。這次去港臺是豁出去了,真的猛士敢於面對淋漓的鮮血。 2,Jansen在gtalk上加我,我不覺得奇怪。但是他說要采訪我,我就特別驚訝。接著他說是香港電臺的節目,我要是心臟稍微不好,就當場驚訝死了。不過,我若是超級理性,理性到有點瘋的那種人,可能就會把Jansen當成騙子,不理他。就像以前在旺角走著走著突然會有「星探」對我說,先生,要不要做模特兒? 3,當然,我知道Jansen不是那樣的人。 4,但是直到昨天晚上,Jansen都還沒打電話過來。事情有點懸,我有點擔心。我都已經把我要上港臺的消息散布出去了,連我那些常年居住於火星的朋友都已經知道,這樣下去,我豈不成了謠言散布者、惡毒的炒作者,等等,諸如此類。後來Jansen的電話終於打了過來,我才放心。我是一個誠實的人。而且永遠都是。 5,去港臺有點波折。雖然我看到了港臺掛的橫幅,但是我不敢下車。因為我跟司機說了,到了港臺叫我下車。我相信司機。但事實證明,我果然不是「高分低能」,而是「低分低能」。我兜了一個圈,回到了原地。去年也是在這一帶,和同學過來參觀大學,我連的士上的安全帶也不會系。我承認,安全套比安全帶容易用得多。我也承認,我的確是個「低分低能」。但我不承認是「高分低能」,靚妹,你打死我我也不承認的,怕死的不是共產黨,除非你用美人計。 6,那個司機還挺好人的。兜了一個圈回來,我下了她的車,上了另一部車。她還向那車的司機打了照應。那車的司機好像不打算要我錢的,但我已經「嘟」了。天吶,我的三塊五。 7,這麼一折騰,就遲到了。 8,Jansen從錄音室出來,雖然我是背對著他,但他馬上就認出了我。當時大堂坐著兩個人,一男一女。我好像沒告訴Jansen我是男的。sidekick昨晚提醒我,千萬別在節目上講小雞雞,否則Jansen會割我小雞雞。我的回應相當勇敢,表示不擔心Jansen割我小雞雞。是男人都擔心小雞雞被割,所以Jansen有理由認為我是沒小雞雞的。至於我的聲音,應該有很多女性的聲音都比我雄壯。 9,三個主持人每人手中都有一疊資料,上面好像都是從我blog上打印下來的文章,果然做過功課。幸好我剛搬了blog,如果沒搬,大家想象一下……別傻了,他們絕對不會都打印下來的。 10,半個小時過得挺快,原來我以為是一個小時的節目,還擔心會因為我而冷場。但做完了感覺還好,這應該歸功於三位主持人,極為「溫柔」地撬開了我的嘴巴。我想,再加半個小時也應該沒問題的,如果聽眾們頂得住。如果他們準備點烈酒,邊喝邊聊,聊一個晚上都行。 11,再說寫blog對學中國文化有沒有好處的問題。只要肯思考,寫blog對學中國文化甚至其他科目都應該是有幫助的。寫blog唯一沒有幫助的是考試。也就是說,寫blog不會幫助你上大學,反而可能幫倒忙。你會發現考試是多麼俗不可耐多麼無聊透頂的事。我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而且blog寫得多了,你就極有可能變成「低分低能」的人。 12,公牛擠奶為甚麼不是母牛擠奶,還有一個原因。這個原因就是,我怕「母牛擠奶」四個字會挑起影視處職員的性欲。我情愿因為自稱黑社會成員而被警方送進監獄,也不要被那幫沒文化的人送進去。 13,在回程地鐵上,看到一個女人沒戴「眼鏡」,凸點了。我對此沒有興趣,除非美若天仙那種。我反而對周圍的反應有興趣。果然發現了有一個男人狠狠地盯著那里,目不轉睛。那個男人後來發現我也在看他,也目不轉睛。我給他的眼神是,我不是同道中人。而他的眼神給我的回應是,很失望。 14,有一件很遺憾的事。我打算通過大氣電波向某人示愛的,結果緊張到忘記了。麻煩哪位DJ再給我一個機會,我要示愛,不給廣告費的。 遲些時候,有可能的話我把錄音放上來。沒來得及被我聲音嚇著的可以在家里慢慢嚇了。對了,你可以上e個世界的網頁進行收聽:http://www.rthk.org.hk/rthk/radio2/eworld/20070728.html 如果你迫不及待想挑戰你的味覺承受能力,那你可以直接從30分鐘開始聽。 [tags]港臺,blog,blogger,e個世界[/tags]

0

歷史性時刻

這與歷史有關,與性也有關。所以,這是歷史性時刻。 我和旁邊的企鵝曾經互咬過,如今卻「同臺表演」。幾天前無意中翻到以前的一篇文章,後面就有企鵝同學的留言。那時我們還沒有咬起來。拍磚時代就是這樣,每個男性都把自己幻想成一名騎士。過多的雄性激素只能消耗在決鬥上。打架未必說明粗野。斯文人也打架,只是方式不同。 不禁聯想起以下這一幕。 我有時是很不要臉的。比如說,我曾在一個論壇上和另一個人互拍板磚,拍得頭破血流,可後來我又跑去他家做客,還喝了酒。他不是項羽,我不是劉邦,所以我也不怕項莊跳出來舞劍。 [tags]blog,blogger[/tags] Technorati : blog,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