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backstreetboys

8

豬歌不亮

世上太多歌唱組合,但真正唱得好的似乎寥寥無幾。大多數都如F4一般,幾個豬頭在哼哼唧唧而已,流行一時卻很快被人遺忘,如你所知,F4其實就是fool 4的簡寫。有時候不得不懷疑,音樂工廠不是制造音樂,而是制造豬頭的。而且很顯然,他們制造出來的豬頭比音樂要好得多。奇怪的是,豬肉居然漲價了。 事實上沒甚麼人關心音樂。好看的豬頭比好聽的音樂重要得多。 不過,我還是有喜歡的組合。華人組合,我最早喜歡的是Beyond,Beyond也是我迄今為止最喜歡的組合之一。我開始聽Beyond是黃家駒死後的事。他死那年,我還年幼,喜歡到處跑,上竄下跳,不太喜歡聽歌。當我第一次聽到這麼有力量的音樂,還不知道beyond的靈魂黃家駒已死。 在Beyond之前,我其實還知道有小虎隊、草莽。當年我的朋友很多都喜歡小虎隊和草莽,尤其是小虎隊。但我卻始終提不起興趣。那時候,學校舉行的聯歡會,跳舞節目忒喜歡用小虎隊、林志穎那些人的歌。他們說那種舞叫勁舞。後來街舞興起,他們開始覺得這些勁舞都很傻。我一直就覺得「勁舞」這個說法很土,所以連帶地也覺得「勁歌」也很土。沒想到「勁歌」原來是TVB的王牌。事實上,很多年前,小虎隊和草莽們唱的歌,也叫「勁歌」。現在想起來,我對他們的歌提不起興趣,可能有一部分原因是對「勁歌」兩個字的反感。 我不喜歡將Beyond稱之為組合,他們是一支樂隊。總之,一說到組合,我就容易想到四個豬頭。有些組合也會打著樂隊的名號,但其實也是豬頭,比如花兒樂隊。我在讀初中的時候開始喜歡上Beyond的音樂。初次接觸就感到他們是那麼地與眾不同,盡管我並不懂音樂。那個年代我們能聽到的歌幾乎都是靡靡之音,情情愛愛纏纏綿綿,他媽的煩死我了。年少時我就覺得音樂是個無聊的東西。我非常真誠地認為,我放屁的聲音都要那些所謂音樂要悅耳動聽得多。 Beyond不同,他們就算唱《真的愛你》,也不情情愛愛;他們唱《長城》,唱《農民》,唱《海闊天空》,甚至有諷刺娛樂圈的《俾面派對》。從此我知道音樂是有力量的。家駒離世多年,香港樂壇依然是多年前他批判的那個樂壇。 Beyond獲得了空前的成功,卻沒能夠改變香港樂壇的格局、格調,他們甚至也因此要遠赴日本尋找他們的樂之路,然後一次意外奪去了家駒的生命。後來又聽到《抗戰二十年》,是黃家駒的遺作,但他還沒來得及發表。每年黃家駒的忌日,我都會聽這首歌。聽著這首歌才會知道,黃家駒真的已不存在了。 至於國外的組合,我最喜歡的是BSB。BSB不是BSP。大陸叫後街男孩,台灣叫新好男孩。其實兩種叫法都不怎麼好聽,尤其是後者。BSB確實有個boys,我無可奈何,但是其他的幾個組合也被翻譯成甚麼甚麼男孩,我就覺得特別惡俗。 BSB在香港似乎沒甚麼歌迷。有時候和朋友說起,他們甚至不知道誰是Backstreet Boys。我也不打算多說了,聽聽《Imcomplete》吧。 豬頭少一點,音樂就會美妙一點。這是一個未完成的任務。 最喜歡或懷念的歌唱團體 [tags]Beyond,Backstreet Boys[/tags] Technorati : Backstreet Boys, Bey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