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2010中史al題目

大學之門已關閉 2

大學之門已關閉

先讓我自夸一下:中六兩次大考,我的中史成績都排在班上第二,加上平時分就是第一。中七的平時分比中六時還有些許的提高。所以我一直以為,中史高考坐D望C應無問題。直到考完mock,我的信心動搖了。到了今天中午,合格成為了我的最高目標。 中午的時候和瘦雞、娜同學一起吃飯。她們都靜下心來溫書,把史一點點裝進自己的腦袋。可我卻一腦子的屎。以前溫過的已經忘記,沒有溫過的仍一片空白。我突然有種沖動想放棄,回家睡覺去。就像我以前在大陸經常逃學那樣。可我的退路在哪里。以前我不想退路,結果我的退路就是來香港重新來過。現在我想著退路,但已經沒有退路。 高考已進行一個多月了,到了中午還是沒有胃口吃東西。但還是勉勉強強吃了午餐,吃了之後更想嘔。就算我考得很好又如何,以我這種心理素質,我覺得自己很失敗。因為高考而沒胃口,這事情太沒性格了。 高考已完成了大半,今天是我第一次感覺到如此痛苦。考UE時,也很絕望,但未至於痛苦,總以為還有扳回來的可能。下午我就這么痛苦地回到了考場,坐下。梁省德中學禮堂的冷氣比上午更加冷了,這是真的,不是心理問題。風口直對著我,把我的左耳吹得通紅。我沒有向考官投訴,就讓它這么一直吹著。 我那裝滿屎的腦袋很快被吹醒了。吹醒了也沒用,我的腦袋里關于中國歷史的資料還是幾乎一片空白。考官叫我們檢查試題時,我打開,然後發呆,一直沒把試題合上,也沒人走過來說我。然後我又突然醒了,把試題合上。 第一部分的經濟史,只有一題是我們學校有教的,但我沒有溫。於是我跳過去,放到最後來做。其它部分沒有第一部分糟糕,但也差不多。最後回去做經濟史,我沒有選教過的明代一條鞭。我對一條鞭印象全無,只想到三鞭酒。我選了一道老師沒有講過而我也沒接觸過的題目,因為我覺得還能吹出點什么東西來。我居然真吹了四個點出來,真不賴。事實上,中午時,瘦雞還和我借一條鞭的筆記,我說沒有帶,然後給她一本書,也有一條鞭的。命運就這樣和我插肩而過。 在UE的考場,我覺得在場的每個人都比我強。今天,我又有了這種感覺。這次的中史考得比mock還要差。這是一門AL的科目。中史死了,整個高考就已經死了。就讓它這么死著吧,我發誓我不會重考中史,永遠不會。并不是有了心理陰影,而是我真的不喜歡目前這個制度下的中史教育。我只是在做一臺背書的工具,什么東西也沒學到。同樣是關於中國的,中化卻讓我學到很多,而我也不用像一臺機器那樣,把屎不斷灌進自己的腦袋,然後再從筆端排放出來–一天排放兩次,共六個小時。 我感謝那些曾經在blog上面或者在現實中鼓勵過我和看得起我的人。這個大家都看不起大家,只看得起偶像的時代,要看得起一個人,甚至陌生人,那是多么難能可貴。對不起,我讓你們失望了–當然我們也許素未謀面,說不上希望這回事。我希望,一個只有中七學歷沒有特長沒有工作經驗的人也能找到工作養活自己。我希望,明年這個時間,我的高考死亡一周年,我不會是一個雙失青年。我更希望,不要成為小奧所說的那種滿大街都有的人,因為我連成為那種人的資格也沒有。 不知香港的歷史上有沒有一個會考20分或以上的人到了高考卻一敗涂地的。如果沒有,那真好,我是第一個,第一個吃螃蟹被螃蟹咬到小弟弟的人。 [tags]高考,中史[/tags] Technorati : 中史, 高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