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龍懷騫

她只是少了點光明 4

她只是少了點光明

當初在facebook上一看到「你是龍懷騫嗎?」這個應用,便在ping.fm上說製作這個東西的很不應該,沒想到經sidekick跟進後,引起了不小的反響。 失明不等於智障 龍懷騫的那個「我熱愛生命」廣告,是一個非常糟糕的廣告。失明被人誤當成智障,此廣告的製作人實在要負上些責任。為甚麼「熱愛生命」的廣告會被人曲解成「恥笑生命」?製作人,好好反思下吧。 youtube有個45秒版的「我熱愛生命」: 這個45秒的版本略好一點,至少可以看出龍懷騫一開始便「手舞足蹈」並不是「情難自禁」的表現,而只是在扮某種動物拍翅的動作,是十分正常的行為,但在電視上看到的那個版本就極容易讓人誤會。如果不是借助互聯網,誰知道龍懷騫是誰?誰又知道她除了少了點光明,其實和普通人無異? 至於「冇電視個隻就系日頭,做緊成龍個隻就系夜晚」,陳某也實在不知道這句話如何表現出了「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製作人大概以為這句話相當精闢吧。老子最討厭這些故作深沉卻不知所謂的東西。生命本來就很簡單,而且還有個活生生的人在那裡用心表現著生命,難道就不能用簡單一點的語言嗎? 現在我們知道龍懷騫並不是智障,那麼,是不是智障就應該被恥笑? 沒有人應該被恥笑 其實youtube上時有恥笑智障人士的短片出現,之前就有一個在地鐵上又唱又跳的學生被人拍了片被擺上youtube進行恥笑。 智障固然是一種缺陷,但如果一件事本來就沒有選擇的權利,全是上帝的錯,那究竟恥笑的是甚麼?恥笑高高在上的上帝?香港人的恥笑文化,根源於香港人的自我優越感,和對異類的接受力低。世上沒有完美的人,老實說,很多表面上沒有缺陷的人在智商上的表現並不比那些智障人士要高明。沒有人應該被恥笑,除了自以為是的人。 而且,往往是那些有殘缺的人能表現出常人所不具備的能耐。你有完整無缺的身體,但在芸芸眾生中也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人,你究竟憑甚麼恥笑人呢?請把你所有的力量都用來恥笑無能的政府--他們的無能不是天生的! 相關閱讀: sidekick:《過分》 [tags]龍懷騫[/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