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黨代會

為興寧乾杯 0

為興寧乾杯

拖了兩個月的黨代會終于在昨天順利召開。地點轉移到深圳東門附近的一間湛江海鮮酒樓裏,而以前的黨代會都在梅林的一家興寧餐館裏舉行,吃的是比較地道的興寧客家菜。真有點不習慣。海鮮的價錢當然也要比興寧家常菜要貴。 另一個遺憾是,主席有事,沒有出席。這帶來最嚴重的影響是,我們沒有了專車接送。上一次見主席是一年前的事情了。 今天看到一個女人,怎麽看都有點像我過去的一位女朋友。她屬於黨代會的新黨員或者列席者,因爲之前我並不認識她。後來黨代會結束了,我和她同坐一輛的士離開,坐(準確來説是擠)在我倆中間的是超級肥胖的老狼。老狼說,你們兩個要減肥了。我說,我和她兩個人的腿加起來都沒有你的腿大。直到現在我才發覺我這句話説得不好,因爲我的腿不應當和一個已婚女人的腿加起來呢,聼起來不符道德。 在黨代會未正式開始之前,我們坐在廂房裏等人。各人開始派送東西。小可送了我一包河源客家風味的死魚,及一件Adidas外套。我問小可,那包死魚還會不會游水的。小可說,還會游的。如果是香港的同學,一定又是不屑地說我又搞冷笑話。小可又說,你不是說你瘦了十幾斤嗎,現在擺明就是騙我送外套給你嘛。 我們總共喝了20瓶左右的啤酒,一開始喝的是雪花,他們說不好喝就換了青島。啤酒主要由六個男人搞掂。女人喝老祝從香港帶過去的兩瓶1999年的紅酒,像我前女友的那個女人應該喝了最多。這女人真厲害,啤酒、紅酒都喝,還抽煙,樣樣都行,而且還跟男人乾杯,連酒鬼老狼都怕了她。說起我那個前女友,我記得她也是樣樣都行的。不過有一次她作伴娘,喝醉了,要我照顧她。那時候我連自己都還不怎麽會照顧。 喝完酒後,我再次感覺到左臂在隱隱作痛。我是從今年春節發現這個毛病的,喝多了酒,左手臂就會痛。但這個毛病究竟是怎麽囘事我卻不清楚,因爲沒有去看醫生。我不想也不敢自殺,但我覺得突然犯病死掉是個不錯的主意。我熱愛思考,但至今還沒發現人生的意義。自己的生活不如意,為人類謀幸福又不太切實際。剛才看到一條新聞說,俄羅斯一個宇航員懷疑被外星人拐走了。我就在想,外星人爲什麽不把我拐走。別人喝完酒會心痛,我喝了酒卻是手痛,這就很值得外星人研究。 喝酒是件快樂的事。如果沒有酒的麻醉,我一定比現在痛苦得多。我在囘深圳之前,告訴我媽我今晚和朋友囘深圳。我媽告誡,別喝烈酒。別以爲我媽這是在關心我的身體,其實她是怕我喝醉酒干糊塗事。這是她說的。這件事又再次證明她不了解我,因爲我干過的糊塗事幾乎都是在我清醒的時候。我喝醉的時候不多,而我喝醉后幹過的最糊塗的事就是在大街上唱歌。這説明那時候我多麽開心。 也許你會覺得用酒精來麻醉自己的男人很墮落很討厭,但是我也沒有辦法。李白也沒有辦法。 黨代會的成員主要是興寧人,就算不是興寧人也是梅州人,就是説都是自己人。此文的題目雖説”為興寧乾杯”,但我們在酒席上從未有爲興寧乾過杯。不過至少我們是因爲興寧而在一起。黨代會結束后,已是將近12點。我本想囘港,但是同行的老祝好像有點醉,所以我們就留在深圳過夜。找了一個尚算便宜的地方住下,那個房間真夠差的,熱水器花灑壞掉了,電視機也開不了,服務員的態度還很差。但對著這樣的服務員,連講粗口的欲望都沒有。那裏的環境雖然比較差,但我還是夢見了她。我從未有這樣,連續數天夢見同一個女孩子,説明我真的很喜歡她。但我又不想太強調這一點,因爲這讓我更痛。 第二天的早餐要簡單得多,餃子加燉雞湯。老狼起得最早,自己先下去吃完再把我和老祝的帶上來。我們剛好洗刷完。吃早餐的時候,已基本上感覺不到左臂的疼痛了。吃完早餐,我們就離開。老狼囘珠海,我和老祝囘香港。 過關的時候,入境処職員催我早日辦好成人身份證。我最怕去入境処辦証,人山人海,漫長等待,我對它的記憶仍停留在我第一次去申請身份證的那一天。現在中七,讀書又很忙,所以很不想去辦証。網上預約又總是爆滿。我到達沙田等小巴的時候,接到阿平的電話。他叫我轉身。我轉身,沒發現什麽。他再叫再轉。我再轉,發現他就站在前面。他說他來這裡參加某位老師的婚禮。我和阿平現在是同校學生,並且老家都在興寧。 回到家,我媽先問我昨晚在哪裏住。我知道她總是胡思亂想,而且我昨天已向她交待清楚可能要在深圳過夜,所以沒有興趣答她。她又問,你昨晚11點幹什麽關手機。她明知道我去了深圳,手機是打不通的,還要問這樣的問題。再後來她又看到我的那一包死魚,竟然又問我是不是女朋友送的。 難道只有女朋友會送死魚給我嗎? [tag]黨代會[/tag] Technorati : 黨代會 Ice Rocket : 黨代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