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黑社會

2

哥不僅是一個傳說

最上乘的武功,不需要兵器,手裡拿著甚麼,甚麼就是兵器。每天出門拿著一把劍或刀或斧或狼牙棒的人,霸氣外露,一看就知都是些功夫不到家的人。

陳牛與黑社會的關係 1

陳牛與黑社會的關係

1,陳牛多次冷嘲熱諷香港警察,具有重大嫌疑。 2,陳牛曾自稱是三合會成員,亦曾暗示自己與14k有關。 3,中山學會是研究孫中山的學會,孫中山當年是洪門幫主。陳牛曾獲得該學會徵文比賽獎項。 以上事實都來自互聯網,有據可查,至於桌面下,大家看不到的,只能想像了。 陳牛的粉絲多半是涉世未深的青少年,極易被蠱惑。你們要警惕。 (注:此文向世上所有故作客觀的偉大的陰毛論者致敬,同時亦向<舒克貝塔斯曼、韓寒、芙蓉樹下的關係>一文的作者鞠360度的躬。) [tags]黑社會,韓寒,陰毛論[/tags] Technorati : 陰毛論, 韓寒, 黑社會

報個平安 0

報個平安

又一個倒霉鬼被抓了。老實說,我一開始聽到這則新聞,著實嚇了一跳,警察叔叔的反應不會這麼快吧? 後來冷靜下來一想,沒道理,我人在這裡,怎麼可能被抓了。所以被抓的那個倒霉鬼不是我。關於那個倒霉鬼被抓的原因,我情愿理解為是他打著三合會的旗號招攬會員,而不是所謂的自稱三合會會員。 對於最近發生的事情,該概括為黑社會比較活躍還是警方比較活躍? [tags]黑社會,三合會,警察[/tags] Technorati : 三合會, 警察, 黑社會

松井之死 0

松井之死

松井是日本人的名字。以前内地的抗日電影,日軍的老大通常都叫做松井。所以我鄉下那個小鎮的黑道老大有個綽號就叫做”松井”。他的綽號鎮上無人不知,街上散步的小貓小狗聽到這個名字都會打幾個冷顫,以致他的真名卻沒有多少人知道。不僅松井,好像全世界的流氓都只有綽號,沒有真名。可見他們都怕死亡筆記。但死亡筆記自從從我手上丟了之後,便下落不明。 聽説松井有一把手槍,所以在小鎮上他是無敵的。在小鎮上有點名氣的流氓基本上都是他的手下,沒有名氣的則未成氣候。他控制了鎮上所有的地下活動。雖然我不知道這個經濟落後的小鎮能發展什麽狗屁地下活動,但至少我知道小鎮的娼業是他的,也就是說他是鎮上唯一的龜公。後來,也就是近兩年的事,小鎮政府無能,本來屬於他們的(即所謂公家資產)有綫電視事業也只好私營了。據説原因是,用戶拖欠月費情況嚴重。而把它承包下來的正是黑幫人物。也就是說從那一天開始,除了娼業,黑幫總算又多了一項生意。這項生意雖然賺的錢沒有賣白粉多,但它幾乎沒有風險,而且白粉不是誰都有資格可以賣的。據説,從此之後再無人敢拖欠費用。但我不清楚,松井那個時候還在不在這個世上。 是的,小鎮歷史上最牛逼的老大松井死了,大概死於兩三年前,據説死於癌症,而不是被人砍死的。我們小鎮的癌症生病率和死亡率是全市最高的,結果最牛逼的老大也栽在了這個病上。他的死法一點也不牛逼。而他的槍,下落不明。正確來説,不是下落不明,而只是我不知道它的下落而已。就算它還在,估計也沒什麽用了,因爲應該沒有多少子彈了吧。當然,塑料槍可以用來打劫,沒有子彈的槍還可以用來嚇人。不過能不能嚇人,還主要不是看槍長得嚇不嚇人,而要看拿槍的人長得嚇不嚇人。所以歸根到底,這把槍的確沒什麽用處了。 松井有一個兒子,小我兩三嵗,我認識。老爸是老大,但兒子不是。雖然大家都知道那是松井的兒子,也都有所畏懼,但他還是做不了老大。這説明一件事:黑社會是不能行世襲制的,所以只好走民主制。要知道,龍頭棍可以繼承,但地位無法繼承。江湖要靠自己一手一腳打下來。當然槍也可以傳給你,但是子彈從何而來?在某一年,有一位朋友告訴我松井的兒子幫城裏的一間迪士高看門。書沒有讀好,頭腦又不怎麼好使,就只能做這樣的工作。 事實上,松井死後,黑幫就幾乎解散了。流氓們紛紛外出打工,加入了社會主義建設的行列。他們終于知道,在這樣一個山區小鎮做蠱惑仔是很鬱悶的。他們開始懷疑,松井不是病死的,而是鬱悶死的。松井之死,就好像一道厲害的魔咒解開了,被這道魔咒鎖住的混混們終于解放出來,投奔美好新生活。 但黑幫的故事沒有因爲松井之死而完結。代代江山人才出。現在小鎮黑幫的老大是我多年前的一個同學。多年前,我長得很矮,而那個同學比我更矮。我估計他長到今天頂多也就曾志偉的身材。但人矮詭計多,所以可以做老大,長得高大的比較耐打,所以比較適合做手下。不記得是誰說過,做蠱惑仔是要用腦的。這話一點沒錯。但老實說,多年前我那位同學了除了有偷雞摸狗的聰明,其他智謀一概沒有。他父親是個屠夫,宰豬的,每當發現他偷了家裏的錢,就拿著豬刀在大街上追著他跑。這位宰豬為業的父親發現,他的兒子比豬跑得快。也許有朝一日他還會發現,宰豬並不是他一生的事業,宰了自己的兒子才是他的終身事業。 多年之後,我的這位同學成了一個老大。這個老大的後面再也沒有拿著豬刀的父親,而是他拿著豬刀追別人。多年後我回到鄉下,可以說我早已忘記他了。但是在和老朋友的交談中,老朋友提到了這樣一個人,一個新的老大,我馬上又想起了他的音容笑貌,還有他矮小的身材。我發現,其實很多人我都沒有真正忘記,當然這些人可能都已經變成另一個樣子了。老朋友還向我描述了新老大拿著豬刀帶著衆多兄弟在街上幹架的事,就這樣一戰成名。 生活很奇怪:有人的父親是老大,而且有槍,但最後只能幫人看門;有人的父親是個屠夫,只有豬刀,但他最後做了老大。每次聽到公安部的大官說,中國沒有黑社會。我就知道那些人撒了一個彌天大謊。這個謊言只能用來騙不知中國國情的老外和單純的國人。事實是,在我那個貧窮的鄉下都有黑社會存在,一個松井倒下了,還會有另一個松井千千萬萬個松井前仆(仆街)後繼,更何況諾大一個中國。所有不單純的人也都心中有數,我們國家最大的黑社會是誰。 [tags]松井,黑社會[/tags] Technorati : 松井, 黑社會